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茉莉->正文
 专栏新作
 - (图文) 茉莉:《诗从
 - 茉莉:撑藏语-孩子
 - 西方人怎样解读西藏
 - 茉莉:仿苏格拉底追
 - 茉莉:藏族精英的反
 - 茉莉:西方人为什么
 - 茉莉: “农奴曲”老

 
 
(图文) 茉莉:《诗从雪域来》读后

茉莉


 

 

 

    《诗从雪域来》读后


       茉莉

   

 携带着古旧的木碗和念珠--藏传佛教的导航图,被迫离乡背井的西藏流亡者,自雪域迁徙到佛陀的故乡印度,已将近半个世纪了。一首古老的西藏寓言诗,早就预示了这个民族的命运: “当铁鸟在空中飞翔、铁马在大地奔驰时,西藏人将如蝼蚁般星散世界各地,佛法也将传播到红人的领域。”

 在佛法流传世界的同时,无法改变宿命的西藏流亡诗人,也将沉重的乡愁和悲剧精神,结晶为一朵朵诗歌奇葩。1998年我在印度达兰萨拉访问时,曾问过藏族诗人霍藏久美:“流亡是你们民族的一个特殊时期,这段时期的诗歌,其内容主要是什么?”他的回答非常简短:“哀歌。”

 四十余年来,我们中国人只知道“翻身农奴把歌唱”一类的藏族文学艺术,却从未聆听过真正的雪域诗歌和流亡者的哀哭。近年来,身为汉族流亡者的傅正明,成了采撷西藏流亡诗歌奇葩、并追溯其根系的有心人。曾专攻过“文艺美学”的他,被藏族流亡诗之美——一种揉杂着痛感的悲剧性美感震撼了。

 一埋头下去就是七、八年,傅正明广泛接触以藏语、中文和英语写作的藏族诗人,并前去印度流亡藏人社区采风,搜集和翻译大量诗作并进行评论,终于在这个基础上完成了《诗从雪域来--- 西藏流亡诗人的诗情 》(台湾允晨文化出版社,2006年)一书。


   

  ◎ 达赖喇嘛作序特别动情


 为傅正明此书作序的达赖喇嘛说:“我特别动情地读到一位同样流亡的中国兄弟在某种感召下,编撰和即将出版的诗集《雪域歌声——西藏自由诗选》,以及撰写的富有诗意的著作《诗从雪域来——西藏流亡诗人的诗情》。我觉得,这种同情、尊重和倾慕,是极为令人鼓舞的源泉。”

 至今为止,中文世界里尚未有一本书,像《诗从雪域来》这样系统地、多角度地介绍和评述当代西藏流亡诗歌,透视藏人真实的思想和情感,把读者带入一种独特的审美境界。在当代汉藏文化冲突和交融、西藏诗歌与世界文学合流的广阔背景上,此书生动地描述和剖析了大量优秀诗作。读者从中可以看到西藏人流亡的艰难,分享他们流亡中的自在,体会他们的痛苦和欢乐。

 达赖喇嘛谈到这位中国兄弟获得了“某种感召”,对傅正明来说,这种感召即美之召唤。在当代汉语诗歌变得轻浮萎靡之际,藏族流亡诗歌却流光溢彩、美不胜收,这是什么原因呢?雪莱认为:“我们最甜美的歌,是那些倾诉最忧伤的思绪的。”

 在几十年的大汉族主义的统治之下,这个原本乐天知命的佛教民族,经受了深重的苦难,他们的诗人因此无法浅薄,他们的哀歌无法不触动人心。“唯有歌声是自己的。”“我带着孤苦的灵魂浪迹天涯 / 我怀着瞳朦的希冀漂泊四海。”(旦真旺青《 高原孤狼 》)

 

    ◎ 奥德赛大漂流融合异质文明


 令西藏流亡诗歌美不胜收的另一个原因是,由于不幸的流亡,西藏诗人把他们随身携带的民族文化融入西方文明,同时接受异质文明的碰撞和滋养,这样,多种文化的融合,酿成流亡诗歌异同寻常的丰美。

 诗人创巴仁波切曾将西藏民族的流亡比况为“奥德赛大漂流”。傅正明认为,两千多年之后藏人的流亡,与奥德赛有所不同,它不是希腊人征服特洛伊之后的那种回归家园的漂泊,而是一个民族被桎梏之后向异域迁徙。

 在傅正明此前的著作《百年桂冠---诺贝尔文学奖世纪评说》中,曾揭示了一个富于文化意味的隐喻:一种文化不管它如何辉煌灿烂包容万象,它的陈疴痼疾,只有在另一种文化的氛围或语境中,才能真正得到治愈。

 这一见解,是根据爱尔兰诗人席慕·希尼改编的一部希腊戏剧总结概括出来的。在剧中,远征特洛伊的希腊神箭手菲罗克特忒斯在途中被蛇咬伤,伤口化脓疼痛不已,因此被遗弃在荒岛上。后来希腊勇士攻城不克,派人到荒岛把神箭手接到特洛伊战场。只有在这个异域的战场上,这位勇士才真正治愈了他的蛇伤,恢复了英雄本色。

 西藏文明自五十年代以来遭遇的创伤,尤其是文化大革命中遭遇“人类杀劫”(唯色语)的惨痛,远远甚于菲罗克特忒斯的蛇伤,但其古老文化的辉煌,藏传佛教的圣境,由于包括达赖喇嘛在内的流亡诗人的发扬光大,而得以彰显于世。

 西藏流亡者首先在印度寻找精神家园。丹真崔利在诗里吟诵道:“印度,我觉得我会很快离开它 / 这片富于诱惑力的土地 / 我们在这里寻找祖先的足迹 / 拾回童年的记忆 / 
峡谷和草原上的记忆 / 钟声缭绕歌曲飞扬的记忆 / 我们在这里开始阅读我们的历史 / 恢复我们根植心底的自豪 / 重申我们对自由的许诺。”


   ◎ 西方西藏诗人相互迷恋


 在该书中,傅正明介绍了一批用英语写作的西藏诗人。他指出:“使藏人的英语诗成为一种特殊艺术品的,不是他们把玩英语语言的本领,而是从他们血管里流出来的西藏性格。”西方人对流亡诗人英语诗中的西藏性格如醉如痴,例如藏传佛教噶举派大师创巴仁波切,他的英语诗曾经迷倒了以艾伦·金斯堡为代表的一代美国人。

 与此同时,西藏流亡诗人也为美国诗人着迷。创巴曾在他的英文诗集《初念最佳》的自序中,谈到他和许多美国诗人接触后所留下的印象:他们“或如珊瑚蛇,或如嬉戏的鹿,或如成熟的苹果,或如一听到声响就会匆促判断的德国牧师,或如小心翼翼留心自己的松鼠,或如羽毛脱落却仍然喜欢炫耀的孔雀,或如只会学舌却佯装为阐释者的鹦鹉,或如啃书本哪怕撑死自己的书虫,或如庄严却偶尔发生雪崩的山峰,或如把天地连为一体的浩瀚的海洋,或如自由地飞翔宏观地鸟瞰世界的鸟儿,或如既尖刻又善意的值得信赖的狮子。我与这些美国诗人相遇,一起工作,向他们学习。”

 初到美国的西藏流亡者,就像诗人萨卡巴吟诵的:“惊醒在一个国家破碎的梦中 / 生活在另一个国家的阳光下。”惠特曼的精神感染了一代流亡诗人。学习欧洲文化的西藏诗人还发现,希腊精神的本质,即对于崇高、坚忍和静穆的崇尚,也是藏传佛教的题中之义,他们的诗作因此体现出东西方文明的交融。

 傅正明指出,在对异域文明采取开放接纳态度的同时,西藏流亡诗人仍然固守本民族的传统和信念。正如女诗人松秀吉《阿尼玛沁雪山》一诗中写到的:“祖孙三法王的陵墓在我内心深处扎根 / 雪域盛衰的创伤在我的血液中跳跃”。他们的乡愁里有深刻的文化内涵和集体意识,具有一种神圣性。

 

    ◎ 将散金碎玉缀成艺术整体


 如前所述,由于深重的苦难和异质文明的滋养,西藏流亡诗歌在颓废的时代一支独秀、光彩照人。但这些美丽的诗歌却以各种语言散落在世界各国,鲜有文学研究者去挖掘研究,更不为广大中文读者所知晓。

 《诗从雪域来》一书出版的意义就在这里。该书记录了西藏流亡诗人的吟唱、诘问和呐喊,讲述了他们带着血泪而又刚健的故事,表达他们求真、受难而不屈的精神。作者把从各处采集来的散金碎玉,缀成一个富于哲理、充满美感的艺术整体,并把它置于可资比较的文化景观旁边给予分析,其独特价值是不言而喻的。

原载《开放》杂志2006年6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