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凡凡->正文
 专栏新作
 - 凡凡:我来解读“路
 - 凡凡:为吃讴歌(4)
 - 为吃讴歌(3)广东老
 - 凡凡:(加)法语新
 - 凡凡:为吃讴歌(2)
 - 凡凡:为吃讴歌(1)
 - 凡凡:熬夜读CBC“拉

 
 
凡凡:为吃讴歌(1)引子

凡凡


 感谢上帝,我投胎到了中国

 

还是一句老话,自己对自己重复千万遍:吃是我活着最大的激情和乐趣,几乎已经超越任何一件附庸风雅的事情。好久没有动笔,因为不想再输出。一动笔,还是写写“口腹之欲”吧,写这文字的时候,我都做着吃的美梦,梦见自己坐在餐桌前大块剁云、风卷残叶。

 

我对自己说:将来老了,想吃也吃不动了!人生的最大悲哀之一就是没了胃口,或者有胃口却要把口水往肚里咽,扯远了,那是走天桥的模特。上帝真是公平啊,给她们一副好身材,万众瞩目,却要忍受吃的煎熬。要我在好身材和好口福之间选择,我宁愿做个肥妹算了,我就这点出息。

 

一说到吃,我要再次感谢上帝,主啊!您让我投胎到了中国,真是英明之举。想当初在京城求学,读的也是西方美食大国的语言,到头来,却为了一张馋嘴,放弃了当外交官的宏图之志,就奔着广州的海鲜烧腊去也。这辈子不成大事,心事大概也费在味蕾细胞上了。写文字是输出,有厌倦的时候,唯有这胃口从未罢工。突然,想把最近吃来吃去的几家饭馆写一写,等于再回味一遍精神的吃的意境。

                                                         

 

在中国,够得上动笔写的餐厅,一定不是温哥华的小饭馆。谁让我们是少数族裔呢?饭馆开得多,除了Richmond几家可以办结婚喜宴的豪华中餐厅(其实,这豪华放到中国,都是小八辣子)其余都是小打小闹的小饭馆。我在这些小饭馆之间穿梭着人生的酸甜苦辣,有吃得喜笑颜开的时候,也有吃得骂骂咧咧的时候。

 

我的人生对于两件事物绝对是英明开放的,一是学语言,二是吃东西。我对任何语言都没有抵触,可能的话,任何语言都想学。这不切实际,咱就改成“方便的话,中国的任何方言都想学”。关于吃东西,我本身具备大无畏精神,但因为出生在基督教家庭,所以,从小不吃血,不吃内脏,不吃所有长得怪头怪脑的东西。比如,那个甲鱼,黑鱼,黄鳝,濑尿虾,更不必提两广地区吃的飞禽走兽。其实,有好多戒我都破了,广州的猪红汤我照吃不误,盐水鸭胗,脆皮大肠的美味又如何抵挡?还有,还有,多了去了,所以,我的气节时常有短的时候,有些事情,跟吃沾上了关系,英雄难过嘴巴关,我就被迅速收买了,气节啊、志向啊,前程啊,统统抛在了脑后,吃了再说,请我吃饭的都是可爱的人。庆幸没有在中国做官,要不,我一定是个吃得油脑肥肠的贪官,很容易被美味佳肴攻克。

 

 

写了那么多YY的吃的文字,到底吃了什么,还没有动静。其实,这是,吃的第一境界。梦想,是最美的人生幸福的甘泉,所有的到达和成功不就是一个追求的过程吗?吃也一样。吃的向往是最激动人心的乐章。13年前,我孕育生命,每天做梦,都是梦见食物,每夜变更食物的花样。深更半夜从床上起身,眼前摇晃的是北大三食堂的馅饼,后又看到自己的头埋在天津的煎饼果子碓里,踏遍广州,都找不出这两样食物。后来,时间倒流,未经实现的梦很失落,于是告别大学时代的食堂饭,开始踏上童年的旅程。这下更不得了,我8岁前的食物通通排队出列,余姚的鸡羹糊,菜葒汤,宁波的黄鱼鲞烧肉,绍兴的霉千张,虾油鸡,我一遍一遍祥林嫂叙阿毛般向人描述。为了吃而发点神经的事,大概就是如此光景吧?

 

上大三时,1988年的冬天,我去了趟武汉,是被我的武汉上铺程新宇拐骗去的。她用足足一个学期的时间向我渲染武汉的美食,我终于没能抵抗住汤包的魅力,大雪纷飞的冬日,我带着一个饥肠辘辘的肚子,和熊熊燃烧的胃火来到了武汉。

 

如今,我叨叨了整整19年,我依然记得老通城的豆皮,四季美的汤包,街头随处可见的热干面摊子。这几个字号还在武汉存在吗?我不知道。19年的记忆是如此清晰,我的记忆有选择性,但凡和吃有关的,我的脑子比电脑还好使。他们的名字在我脑子里,他们的味道留存着19年的芳香,固执地在我的嘴巴里立了碑。我为了这几口吃食,两只手冻成了红萝卜,满脚的冻疮。武汉的冷,永生难忘。 

我可以讲一口流利的粤语,要不是借着吃的名义,从京城赴广州,我大概也学不地道如此鸟语花香的语言。我去武汉的前一站是广州,住广外的院长楼,黃迅宇是广外的院长千金,又是我的北外同学,我在她家吃吃喝喝。黄院长每天清晨总是买好了港式西饼屋的面包,或者请我们饮茶。这饮茶的习惯我至今没改,一路保留到了巴黎,保留到了温哥华。全世界的地方我都可以去定居,但有一点,没有“饮茶”的地方咱不去定居。

 

 

所以,青春的选择如果在国外铺设,那我选择的城市就是:纽约、旧金山、洛杉矶,多伦多,温哥华。他们全在北美洲,欧洲的城市我一个没选。看来,我假惺惺地叹息文化啊,情调啊,建筑的优美啊,全是不顾口腹之欲的虚伪意识。我把巴黎都排除出去了,法餐再好吃,咱天天享受,也消受不起啊!巴黎13区是华人区,那个规模岂能和温哥华的中餐厅比试。法包是好吃啊,但要天天吃的那一顿还得是米饭!我想,北美的这几个城市是适合全世界“以吃为大”的人好好地活着的。我是一个知道自己要什么的女人,我兜兜转转,出了国门,还是来到了海外中餐第一美食圣地:温哥华。(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