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湘君->正文
 专栏新作
 - 湘君:会哭的孩子有
 - 湘君:杨开慧与毛润之
 - 美国--体育造就的国
 - 湘君:福尔摩斯的帐
 - 湘君:我来给吴官正
 - 湘君:故国故园,今
 - 湘君:美国中国 --

 
 
湘君:杨开慧与毛润之的爱情

湘君


               杨开慧与毛润之的爱情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读书笔记之二

她,大家闺秀,美丽聪颖,且知书达理;他,那个时候大家都叫他润之,是志存高远的青年才俊,丰神俊朗,玉树临风,不象将来成为大救星之后那样体态臃肿,满口黑牙。

那时候,他爱上了她,给她写情书,也写情诗,其中的一首虞美人写尽了他对她的思念:

        堆来枕上愁何状?
        江海翻波浪。
        夜长天色怎难明?
        奈披衣起坐薄寒中。

        晓来百念皆灰烬,
        倦极身无凭。
        一钩残月向西流,
        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

看看,他也是个人,也有相恋相思,也不仅仅只会写“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而且,他实在是这个世界上少有的幸运人,抛开后来在政治上每每逢凶化吉不说,爱情上他也是个幸运儿。在这个世界上,两情相悦的爱情本来就可遇而不可求,他却偏偏就能遇到。他爱她,而她偏偏也爱他。她的爱情,由她自己用文字记录下来:

        我是十分的爱他;自从听到他的许多事,看见了他许多文章日记,
        我就爱他了,不过我没有希望过会同他结婚,(因为我不要人家的
        被动爱,我虽然爱他,我决不表示,我认定爱的权柄是操在自然手
        里,我决不妄去希求 ......)

        一直到他有许多的信给我,表示他的爱意,我还不敢相信我有这样
        的幸运! ......我觉得我为母亲而生之外,是为他而生的,我想象着,
        假如一天他死去了,我的母亲也不在了,我也一定要跟著他去死!

她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后来,她竟然真的毅然为爱而献身。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她的爱,热烈,执著,让人感动。这样的爱,如果编成戏剧,大概决不会比过去任何的才子佳人戏逊色。

我觉得,他对她的爱也是真的,这至少应该是他的初恋,很多年以后,他还给她写过一首著名的蝶恋花。只是他的爱太短暂,短暂得如同男人的性高潮。自古痴情女子负心汉,对于爱,男子总不如女子那样纯情而专一。他辜负了她,在离开她之后不久,他就有了新欢,说他是负心汉,陈世美,都没有错,在道德这个关卡,他是过不去的。或许,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月,他也有他的苦衷。

男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何处不青山。他是怀抱宏伟志向离开家乡的,而且,那也是个乱世出英雄的年月。在国共合作的国民政府,他本来干得不错,可后来遇到了老蒋清党。老蒋要清党就清呗,可还要大开杀戒,扯起了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人的大旗,一时间血雨腥风,恐怖阴森。于是,他没了退路,只好拉起队伍上山落草。他这一走,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也改变了她的命运,甚至改变了这个国家的命运。从此,他离开了爱他的人,离开了属于自己的家,也离开了爱;从此,他不再属于爱,不再属于家庭,也不再属于某一个女人;从此以后,他为着阴谋,野心与权势而生。

她的死,与他有关,但却不能由他负责。起因是他率军围攻长沙,守卫长沙的军阀何健却把她捉了去,逼迫她声明与他脱离夫妻关系,她宁死不从,何健就真的将她枪杀,她也竟然真的以死殉情了。

没有任何史料表明何健曾派人前去通告他,如果他不撤兵,就杀了他老婆(这时应该是前妻)。其实,即使何健真的派人前去通告了又能怎样?古时楚汉相争,刘邦项羽对阵,流氓项羽打不过刘邦,就派人把刘邦的老爷子捉来,放在油锅里,对刘邦说,你要不退兵,我就把你老爹煮了吃。没想到这刘邦更流氓,回答说,你我二人当年跟定怀王闹革命时就结为兄弟,既然是兄弟,那么我的老爹也就是你的老爹,你想煮自己的老爹你就煮吧,煮熟了记得分我一杯汤喝。大流氓刘邦几句话,说得小流氓项羽进退两难。两军阵前儿女情长,乃妇人之仁,乃兵家之大忌。作为军人的何健,不去用心防守城池,却拿一个弱女子出气,只能算一个比项羽更等而下之的末流的小流氓,难怪成不了大器。无论如何,她的死,罪在何健。

当然,说起来,她的死,他也有责任,张戎女士就责怪他没能在围攻长沙前让她搬走。这样的责怪当然有道理,可是,在那样的年代里,他自己已经被国民政府满世界悬赏首级,有家归不得,他又能让她往哪搬呢?是搬到偏远的乡村去种地,还是拖家带口地跟他一起上山落草做压寨夫人?其实,以他的心胸,恐怕根本就没想到小流氓何健会有如此下作的伎俩。当然,极为可能的情形是,他在生存的压力下,在为了野心与权势的争斗中,根本就没有想到过她,根本从来就没有考虑过她的安危与祸福。

她的结局是不幸的,不幸得让人同情。她死时,大概并不知道他已另有新欢,假如她知道,她还会宁死不屈吗?不知真情,毅然以身殉情;知道了真情,保全生命,却要从此象他后来的新欢一样郁郁寡欢,以至抑郁而终,两种情形,如果让她选择,她会选择哪一种呢。这是个艰难的选择,对她来说,无论选择哪一种,都是十分残忍的。

如果她有在天之灵,知道了后来发生的事,她会悲伤悔恨吗?悲伤是肯定的,毕竟他辜负了她,也没有善待她的孩子。悔恨吗?认为她对他的爱与付出都不值得吗?我看未必。人生并非一桩生意,很难用值与不值来衡量。如今,就算是最正统的主流经济学家也会承认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百分之百的经济人,生命中的许多东西,无法用经济学的眼光来衡量,比如爱与生命的产生。真正的爱与生命的产生,是生命之眼,乃是无价的,二者都不是索取,而是奉献,是生命中的无怨无悔。她爱他,这就够了。况且,他也并不是普通人,是人中之杰,是二十世纪中国之一代枭雄。她因为爱他,已经在青史中留下了不朽芳名。也许,作为女人,青史留名本不是她的初衷,她只希望能有一个爱自己的丈夫,有几个儿女,有一个幸福的家,平平安安度过一生。然而,人世无常,能够求仁而得义,也不枉度一生。这个,也许是她不幸之中的大幸吧。

谨以此贴,纪念为爱而献身的烈女子--杨开慧。

二00八年四月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