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湘君->正文
 专栏新作
 - 湘君:周恩来--千古
 - 湘君:作为正人君子
 - 湘君:纪念一个“阴
 - 湘君:张爱玲与张中
 - 湘君:陈粟关系中的
 - 湘君:人之将死,其
 - 贫民总理温家宝

 
 
湘君:周恩来--千古艰难惟一忍

湘君


                               周恩来--千古艰难惟一忍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读书笔记之三

毛泽东和周恩来是中国现代史上的两个传奇人物,从个性上讲,这两人差不多在每个方面都截然相反:一个高扬,一个低调;一个无法无天,一个循规蹈矩;一个浪漫,好大喜功,一个现实,注重实际;一个在私生活上喜新厌旧,换女人如换衣服,一个则从一而终,堪称道德典范;一个生活中不修边幅,疲塌懒散,一个则时刻整洁持重,勤勉严谨。就是这样的两个人,却在一起共事,合作了半辈子,也算得上是一桩奇迹了。也许,正因为两人性格迥异,才能形成互补,才能在一起合作共事。

张戎在书中对周恩来臣服于毛多有微词,我却觉得张女士对周公有些过于苛责了,如果象周恩来这样的人物都要过于苛责的话,那么中国的历史人物可观者就实在太少太少了。别的不说,以周公堂堂美男子,守着一个其貌不扬的邓颖超过了一辈子,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到的。周恩来不是圣人,如果以圣人的标准来要求他,他当然不合格,然而这个世界上那里有什么圣人呢,都是与你我一样的有七情六欲,有喜怒哀乐的普通人,从这个角度来看周恩来,我对他有着许多理解和同情。

其实,周恩来听命于毛,一直是心甘情愿的时候少,迫于无奈的时候多。在差不多所有历史的紧要关头,周恩来都不曾主动站出来积极支持毛。遵义会议将毛顶上去的是张闻天,王家祥,不是周恩来;延安整风时帮着毛整人的是康生,不是周恩来;后来发明毛泽东思想概念并将其写入党章的是王家祥,刘少奇,不是周恩来;庐山会议批判彭德怀以后代表军队支持毛的是林彪,也不是周恩来。在这样的时刻,周恩来都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周恩来听命于毛,不是出于敬仰,而是出于畏惧,一是因为老毛刚愎霸道的个性,二是因为伍豪事件。伍豪事件就象一枚捆绑在周恩来身上随时可以引爆的炸弹,而导火索却操在老毛手里。好几次有人拿伍豪事件说事要整倒周恩来,都被老毛压了下去,老毛看周恩来不顺眼时也拿伍豪事件来敲打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是老毛的行事方式,朝三暮四,出尔反尔对老毛来说也是家常便饭,只要他高兴,完全可以翻案伍豪事件将周恩来置于死地。所以周恩来只能时时小心,如履薄冰,即使在私生活上也是谨小慎微,守身如玉,不能让人抓住一点把柄。

周恩来不能不如此,他看过太多的身败名裂,他不想做王明,张国焘,高岗,刘少奇或者林彪,他就只能如此。毛时代的政治斗争就是如此,成王败寇,相当严酷。邓以后逐渐有所改变,相比之下,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就比刘少奇们要幸运得多。

周恩来是个彻底的现实主义者,他尊重既成事实,做事为人,都是从现实出发,不空想,不冒险。当时的实际情况是,老毛是当时中国不戴冠冕的皇帝,老毛的话甚至胜过过去帝王的圣旨,他的权威无人能够撼动。彭德怀曾经冲击过,撞得头破血流,刘少奇曾经挑战过,赔上了老命,林彪曾起过反抗的念头,以至败亡他乡。也许还是周恩来的策略最为聪明实际,在不触怒老毛,尊崇老毛权威的前提下,尽量按照良心办事,尽一切可能诱导发挥毛人性中善的一面而压抑其恶的一面,最大限度地减少老毛一意孤行造成的损失。同毛和周都打过交道的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在《领袖们》一书中则有这样的总结:“如果没有毛泽东,中国革命之火可能不会燃烧起来;如果没有周恩来,中国的革命可能被烧毁,只剩下一堆灰烬。”确是的言。

周恩来多次说起,他能力不够,只能当副手,辅助老毛,不能也不想当一把手。这个,只是他自己谦虚低调的说法,为了让老毛放心。其实,他主持的任何领域的工作--无论是外交部还是国务院--都相当出色,可以说,如果没有老毛,他一定会成为一个杰出的务实的大国领袖。即使老毛巨大的身影也无法遮挡他的光芒,这就是为什么尼克松在《领袖们》一书中会给周恩来留下一席之地,并对其赞誉有加。不知道周恩来自己在夜深人静,午夜梦回时,会不会有“既生周,何生毛”这样的感慨? 如果天假其年,让他死在老毛之后,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就极有可能姓周,而不姓邓了。

很多人批评周恩来过于明哲保身,贪恋权位。然而,我觉得他实在有不得已的苦衷。说实话,周恩来的处境,并无多少权势可言,要有,最多也是操劳权,辛苦权。周恩来是世界上最辛苦的总理,作为这个东方大国的大管家,身处一个极不健全的政治体制当中,他不得不事无巨细,事必躬亲。我在国内机关工作的时候,我的顶头上司在文革期间曾是某个红卫兵保皇组织的小头目,他告诉我,文革中他参加过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各派红卫兵代表的大辩论,各派剑拔弩张,情势十分严峻。为了缓和事态,周恩来自始至终参加了那次辩论。大辩论通宵达旦,年近七十的周恩来一刻也没有离开,困了,就让工作人员用毛巾沾上凉水让他擦把脸,硬是坚持到最后事情圆满解决。按照我那个上司的说法,周恩来其实是被活活累死的。对这样的权力,将心比心,我自己是不会贪恋的。

逞一时之勇是痛快的,也是容易的,大不了不做官了,当个普通老百姓,也落得轻松愉快。可是,这之后呢,谁来当总理,谁来管理中国?是张春桥,还是姚文元?也许,对周恩来来说,只有一个人能接替他来打理这个国家,那就是邓小平。实际上他也是在邓小平接手了他的日常工作之后才最后住进医院治病休息的。这就象《赵氏孤儿》里公孙杵臼对程婴说的,死是容易的,忍辱负重地活着,才是最难的。忍常人所难忍,已经很难,还要一忍再忍,便是难上加难,而大半辈子都要为顾全大局而忍辱负重,任劳任怨,那简直就是难乎其难了。能够做到这一点,即使还算不得大圣大贤,那也可以称得上是非常之人了,而周恩来,正是这样的非常之人。

总之,在我看来,后半辈子的周恩来就如同一根蜡烛,在老毛巨大的阴影之下燃烧自己,照亮别人。


二00八年四月三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