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施化->正文
 专栏新作
 - “人民”,一个邪恶
 - 国家强大就好了
 - 权责必须相符,功过
 - 施化: 一开枪,就分
 - 施化:什么人才是公
 - 施化:大难启发良知
 - 施化:民主是个好东

 
 
施化:什么人才是公民?

施化


2008年还未过半,就已经被证明是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最多难的一年。旧历新年间,中南多省的冻雪灾害,食品价格的持续攀升,接着“3.14”西藏拉萨的骚乱,随后奥运圣火传递在西方数国受到藏独支持者的干扰,然后是列车相撞,公车爆炸,手足口疫蔓延,直至数十年未见的四川大地震。可以预见的下半年,即便不发生新的灾难,这些已经发生的难以承受之痛也已足矣。一国总理温家宝积千言万语说出一句:“多难兴邦”。在这里,“难”是已经确定了的,“兴”却还毫无头绪。

 

毫无疑问,中国需要兴邦。毫无疑问,这不靠某个英明的个人,某个开明的党派或政治力量。兴邦靠的是每一个中国公民。一个国家,只有当生活在里面的每一个公民都有足够的体力智力和能力,独立创造出一份属于自己的富足家业,国家才能谈得上兴旺。家旺则国兴,家难则国衰。否则,国家平时任其聚积多少财富,到了灾难当头的时候,经不起几次散撒,也就见底了。尤其是这个十几亿人口的大国。大自然做事情是不和人商量的,计划得再周密也没有用。可是,只要有公民,公民们多少都有些家底,不靠救济残喘一辈子,国家就几乎无忧虑。

 

公民是一个中国人较为陌生的概念,近代从西方引进。虽然引进了多年,可是伴随着无数曲解。公民不仅仅是简单的“某国公民”这样的国籍身份,而具有更深刻含义。(参见:《公民概念在我国的发展》http://www.chinalawedu.com/news/15300/157/2004/7/ma445143834157400286088_122314.htm),用一句话概括,公民是参与公权力行使,影响公共决策,关注公共利益,富有公共责任感的那部分人。公民不是国家的附属物,而是与国家权力对等的独立人。用亚里士多德的话,“……那些人们如果一旦参加城邦政体,享有了政治权利,他们就的确是公民了”。

 

中国有这样的公民吗?有多少?

 

鉴于目前的制度,在中国生活得最安逸稳定的,是拿国家津贴吃国家财政的这些人,主要是国家公务员和国营企事业管理者,还有一些靠国家包养下来科研学术文化界的成功人士,也许再加上待遇优厚的离休干部。这些人严格讲,算不上公民,因为他们不独立,如离开国家就一天也生存不下去。这些人随国家的鼻息而俯仰,虽然牢固地维护国家权威,但是只会掏空国家钱库,不会创造财富。

 

还有一些非常有钱的人,大多借改革开放的机遇,捞到了第一桶金。这些人比吃国家饭的人要独立一些,他们多拥有自己名下的房地产,企业事业或各种证券,但是和国家还没有建立契约关系。由于中国坚持社会主义特色,任一个再有钱的人,也跳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他们的几乎所有好处都是国家政策给的,也会随着国家政策改变失去。当他们的利益和国家发生冲突时,没有别的选择,只有认输,再打官司也没用。所以,国家说一就说就是一,说二就说是二。如果无力和国家对等协商,帮助国家出谋划策,这样的人算不得公民。

 

那么,那些几乎一无所有的农民和艰难度日的底层工薪阶层就是公民了?他们很有可能成为公民,只取决于是不是放开他们的手脚,给他们自由,包括思想上的自由和物业上的自由。如果不,他们中间很可能出现两种极端,一种是毫无主心骨,完全乞赖于国家的准难民;另一种是极端仇视现存制度的潜在暴民。前者虽然平时供养着国家,灾难的时候情形会很悲惨,无法自我生存;后者则是政权的心病,国家花大量财力人力组成的公安武警,主要是用来防范他们的。

 

现代国家的概念不同于封建制的天下国家。现代国家必须具有的要素,第一位是公民。公民是独立于国家存在的人,他们有着自己的精神世界和权利范围,用不着靠谁的恩赐就能成功地创造出自己喜爱的一切。国家是根据他们的需要组建起来的管理机构,平衡协调他们之间的矛盾冲突。国家本身不创造任何物质或精神财富,但是公民创造。公民的创造动力或者说创造基础在于公民的独立性和自由意愿。

 

如果一个国家或者说代表国家的这一群人,拒绝公民社会的出现、形成和壮大,这个国家就是一个空洞。一个没有公民存在的国家是假国家,名义上的国家。这样的“国家”可以叫江湖,圈子,青帮红帮,黑社会,就是不符合国家的条件,称不上国家。即便有一统天下,只是封建帝王的家天下,不是现代意义上的国家。现代国家不养奴才,只集合众多不同才华,不同志趣,不同利益的独立公民。

 

只要社会由公民组成,国家机器就自然处于被监督、被改进的状态,几乎用不着讨论要不要三权分立的民主制度问题,公民就自然参预政治,着手改良一切不利于公民生存和发展的弊端,建立公正合理的制度。难道国家的管理者自己不会建立制度,非要请公民来建立吗?的确不会。孙悟空的紧箍咒不会被他主动套到自己头上,这个规则适用于法力无边的国家机构。美国的华盛顿林肯杰佛逊们,为什么能设立出一套相对成功的制度,因为他们首先不是国家代表,而是独立公民的佼佼者。

 

很多人承认,权势者只有在受到极大压力的环境下,才会思过从善,他们永远不会在一片赞扬声中反思自己。可是也有人担心,万一给当局施加的压力过大,很有可能激出民变。更有一些人利用这种担心,用尽浑身解数,随时随刻站出来给政权解围说项,厚着脸皮也不在乎说的歪理有没有人相信。

 

比如四川大地震以后,有不止一个民间传闻,披露地震在不同程度上实际被预测到,但是没有受到有关部门的注意,也有可能被故意隐瞒。有的政府部门在地震前几天还严正辟谣,然后又悄悄把辟谣的网页删掉。这些披露一出现,立刻就引来了大量口水,不但把同样是传闻的东西当成确证,还诬蔑所有披露都是“造谣”,“没良心”。

 

稍有辨别能力的人不用多想都会明白,尽管地震预测是一个未知的领域,但是对任何形式早期预警的重视和无视,两者的是非如黑白一样分明。对政府的无视行为提出追问,比帮政府打圆场开脱责任,远远有利于百姓,有利于国家,有利于将来。即便当事者逃过了这一次,也不敢侥幸下一次。恶狠狠把质疑的声音统统打消,实际上就是为无视地震预警的人帮凶卸责,把国家的命运交给撒旦,把自己送上千古罪人的审判台。

 

这些帮凶邦闲们是不是公民呢?一定不是。公民从来不和政府穿连裆裤,只会毫不留情地驳政府的面子。这不是造反吗?恰恰相反,这是在防止造反。一个天天挨批的政府,一定比一个天天受表扬的政府更谨慎,更敬业,更有作为。一个天天挨批的政府,永远不会激出民变,因为民愤从不积压。而一个被捧到天上去的政府,才最有可能忘乎所以,一不当心从高处摔下来,就摔出一个乱世。中央高层不是天天担心,腐败要亡党亡国吗?把各级领导交给公民就可以了,保证比中央的腐败管制有效一万倍。

 

2003年萨斯袭击中国之后,我写过一篇《中国,发展到哪里去?》(原文在此:http://www.ah.xinhuanet.com/xinwen/2003-05/15/content_495185.htm),不久,就有人提出“科学发展观”,这也许是巧合。希望今天在大地震后所写的这篇《什么人才是公民?》,也能引起某种巧合,将会有人提出建设中国的公民社会。这是一个真正的世纪工程。一旦完成,中国就正式进入现代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