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茉莉->正文
 专栏新作
 - 茉莉:她把那双男人
 - (图文)茉莉: 诗人王
 - 茉莉:绝对坦诚-也
 - 茉莉:读《寻找现代
 - 茉莉:打起火把照亮
 - 茉莉:在中国革命幻
 - 茉莉:倾听淮生:农

 
 
茉莉:以传统非洲的正义

茉莉


 

 

           以传统非洲的正义

 

       ---读图图自述<<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

 

                            茉莉

 

 

    记得几年前在瑞典电视上看到温妮·曼德拉接受采访,穿着雍容华贵的她态度坚定地说,她要继续为贫苦的黑人而战斗。最富平等意识的瑞典记者便把镜头对准她那豪华住宅、珠光宝气的衣饰,不无讽刺地问:「你就住在这样的房子里为穷人战斗?」

 

    那位南非前总统曼德拉的前夫人似乎不认为这个问题是个问题,正如她涉嫌刑求并

谋杀一些被怀疑为叛徒的年轻黑人,对于一些黑人解放运动的参与者来说,不应该算是一项罪行。在南非长期的种族歧视和种族隔离制度下,极端的压迫导致奋勇的反抗,制度性的犯罪使得被压迫者也和压迫他们的人一样,视暴力为理所当然。

 

    从被剥夺者那里并不能必然地生长出正义和真理,受难的经历并不能自然打开通向智慧之门。那么,我们从那里去寻找真理、正义和智慧?在经历过比任何殖民地都更为严酷的种族专制后,从长期梦魇中醒来的南非黑人与白人,他们如何找到和平共存的可能性?

 

    南非前开普顿大主教、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图图(Desmond Tutu)在他的新书<<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中,以热情感人、泥土般令人亲近的语调,叙述了他作为南非「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主席的三年经历。1994年,黑人终于从种族隔离制度下解放出来,而后,南非走上一条寻求种族和解的道路,昔日你死我活的各党派,组成了一个新的民主政府。他们为世界创造了一个令人瞩目的奇迹--挣脱锁链的不只是被压迫的黑人,同时,还有与他们长久地铐在一起的、被视为压迫者的白人。

 

    图图告诉我们:南非成功地进行了一个相对和平的转型,他们的精神资源来自非洲传统的正义观--宽恕与和谐。在传统精神的支持下,南非人用一种新的方式,告别血腥恐怖的过去--从仇恨、压迫走向相对稳定的民主。这个奇特的现象,无论对世界还是对中国,都不能被认为是毫无意义的。

 

    此书不同寻常之处,即它就像是一个神学性的思辨,探讨善、恶和上帝的意图;

它同时也是一个政治性的历史撰述,叙述那些最艰难、最具戏剧性的政治冲突事件;它几乎还可以成为一本介绍有关解决争执的方法指南;它当然更是一本私人性的自传;……这么多特殊的内容,全都包含在一本书中。它例举了许多人性无法想象的罪行,但仍然令人感到希望和力量。

 

       

            一,揭开真相为了一个新的南非

 

 

    作为一个黑人,图图在62岁的时候才第一次获得自己国家的选举权。多年来的企盼,无数次向上帝祈祷,南非黑人终于在1994年4月27日参与选举。那一天好象一个初醒的梦--他们获得一个没有种族隔离的南非,一切都变得美丽无比,黑人们载歌载舞,相互亲吻时止不住泪水。

 

    自从1975年成为约翰内斯堡的主教,图图即开始为将黑人和白人一起从种族歧视制度下解放出来,不懈地进行他的高层抗争。他在1976年写信给当时任南非总理的Vorster,警告他种族歧视政策导致黑人的愤怒日益增长,然而他的警告只得到轻蔑的回答。这之后几个星期,即发生了震惊世界的索维托爆炸事件,从此南非黑人抗争发展成激烈的武装斗争--南非再也没有安宁之日。

 

    在聚光灯下抗争二十余年,图图终于看到了祖国的民主化与正常化。当他和太太正准备享受退休的闲暇时,突然,在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他被总统曼德拉任命为「真相与和解委员会」主席。

 

    「真相与和解委员会」这个名字指明了这个机构所肩负的重大责任:它不仅仅是关系到披露所有的内幕,打开过去的刑讯室,曝光那些令人发指的罪行;不仅仅关系到给受难者平反,使作恶者承认其罪行并请求宽恕,--上述的内容只是和解进程的一个基础,更重要的是,它将促使全体南非人手牵手,一起为建立一个新的南非而工作。

 

    1995年9月,「真相与和解委员会」正式成立。委员会由16位成员组成,其中包括这

个多民族国家的每一个种族的代表,有黑人、印度人、阿非利卡人(荷兰裔布尔人)、白人(英裔),甚至还选进一位犹太人。委员会成员的政治倾向从左派到右派全都包括,不同的宗教信仰如基督教、穆斯林、印度教及其他宗教都有其代表。委员们的职业有反对党议员、著名律师、法官、妇女运动领导人和心理学医生。

 

    之所以这样精心选择委员会成员名单,特别照顾到各个地区、不同性别、不同的政治和宗教属性,为的是打开一切真相的窗口。委员会直接由总统任命,总统赋予他们不受任何干涉、独立做出决定的权利。

 

    为什么不是选择一个法官,而是任命一位主教来担任众所瞩目的主席职务?委员会的工作显然是属于法律范围,但是,它具有一种超越法律的精神目的:抛弃通常的政治丛林哲学--以尸还尸、吃人或者被吃,主张宽恕认罪者并与其和解。因此,它更多地具有宗教的意味。

 

    图图在书中幽默地说,他甚至不希望自己最可恨的敌人接受这一艰难的使命。这个巨大而实际的工程开始的时候,他们除了自己的意志之外两手空空。而且,长期的种族仇恨以不同的方式,影响到这个制度下生活过的每一个人,刚开始工作的委员会,其不同背景的委员们之间很难建立起互信和共识。在头半年里,他们甚至做不出一个共同的决议。

 

    然而,来自不同种族不同背景的委员们却必须合作,那么,他们从哪里去寻找共同的精神资源?图图带领他们环游旅行,去到昔日关押政治犯的监狱。从一个囚室到一个囚室,委员们被冷酷的历史触动了,他们重新认识到,为了使他们各种肤色的人走到一起,南非人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委员们因此接受了图图的一个特殊建议,在每一次会议召开前和会议结束后,都用几分钟时间来静默祈祷,以纪念那些在斗争中死去的人们。就是这种诉诸人心宗教情感的祈祷,帮助委员会在后来完成了艰巨的历史性任务。

 

    当「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委员们开始工作时,曾经接受过一个心理学家的指导,专家建议他们尽可能地与家人以及亲朋好友团聚,以分担其工作重压。委员们都听取了这一心理学的建议。但在他们在承担这一历史性的调查工作中,间接地经历到受难者的深重痛苦,他们还是受到了强烈的震撼,每一个委员都差点被心理重压所击垮。他们依靠安眠药镇静自己,一位女性委员的婚姻仍然因此破裂。

 

    1997年,图图被诊断出患了摄护腺癌。自己的患病使他增添了紧迫感,他因此加速了疗救受难者的工作速度。在生命随时都面临危险之际,他获得一个新的透视人生的角度:承认自己将死,深深感谢上帝赐予他的一切恩惠--妻子的支持,孙子的笑脸,落日的余晖,以及自己有机会为南非自由抗争并参加「真相与和解委员会」。

 

  

            二,在纽伦堡与无条件赦免之间

 

 

    面对历史留下的沉重阴影,怎样才能有效地治愈过去了的、但仍然流血的伤口,从而完成新的南非有次序的转型?

 

    这里有一个纽伦堡模式可供借鉴。二战后,胜利的列强在纽伦堡大审纳粹头目,以「戕害人类罪」的罪名起诉战犯。虽然是大快人心,但有人认为,纽伦堡大审只是「战胜者的片面正义」。因为在这种「胜利者的正义」下,被起诉者几乎无话可说,而盟军胜利者一方,如当时的苏联领导人斯大林,也犯下了同样侵犯人权的暴行,却无人敢去追究。

 

    像二战后盟军把所有的战犯送上法庭,这个方案对于南非的稳定与发展,显然是很不适合的。图图说,如果使用纽伦堡模式,那么,治愈南非民族的创伤将成为不可能。因为,如果那些被确认为失败者的白人都被审判惩罚,让他们参与南非的重建就会非常困难。那些决定纽伦堡审判的同盟国成员,在审判完毕后收拾行李回家走人就是了,而南非人--无论白人还是黑人,都必须在一个国家共同生活下去--这里没有简单的解决办法。

 

    图图解释说,南非人确实没有能力像犹太人那样,对纳粹案件的每一个当事人穷追不舍五十余年。有人抱怨新政权没有把所有的罪犯送上法庭,图图认为这种抱怨太奢侈了。将犯罪者绳之以法,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只有正视历史创伤,用赦免去医治它。南非选择的第三条道路,是换取和平稳定的必要妥协。让步是力量的象征,不是由于软弱。有时,输一张牌是为了赢得全局的胜利。

 

    那么是否应该对过去实行一笔勾销的普遍性大赦呢?图图认为,不问是非的无条件

大赦,对于受难者和他们的家庭,势必制造巨大的痛苦,因为这意味着整个民族失去记忆--忘却过去意味着一切罪恶将可能会重复。

 

    为了在正义、责任、稳定、和平与宽恕之间取得平衡,也为了不让事情变得更复杂难办,图图和他的同事们独创出第三条道路--既不是纽伦堡审判模式,也不是无条件地大赦,而是选择这样一条寻求种族和解的道路--由南非最高法院制定了有关赦免的法令。「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做出一个决议:只要那些在旧制度下犯罪的人坦白自己所有的罪行,并真诚地请求宽恕,他们将得到赦免。

 

    将「胡萝卜」给予那些真诚忏悔的人,对顽固不化分子则以长期刑期的「大棒」来惩罚。赦免绝不是无条件的,首先是犯罪者自己必须申请特殊的赦免,再由一个独立的专家小组按照他们严格的尺度,决定是否批准某人的赦免申请。当时,有7000以上的旧政权支持者向委员会寻求赦免。许多寻求赦免的白人,都充满悔意地向受害者请求原谅。图图在书中特意以较长的篇幅,公布了一位白人警察的太太的信,那位太太叙说其夫在执行屠杀黑人的任务后所经受的心理折磨,以及自己目睹丈夫痛苦的难受心情,其真诚感人至深。

 

    在调查过去的罪行中,委员会发现,一些犯下恐怖罪行的人,其内心深处往往怀有病态的恶意,一般人往往因此视他们为恶魔。但图图说,宗教理论教导人们区分行为与人,在判决犯罪行为的同时,人们应该对犯罪者怀有同情。不管犯罪者如何令人憎恨,但作为上帝的孩子,相信他们有认罪和改变自己的能力。这是委员会工作的一个前提:相信人们可以改变自己,永远不放弃拯救。

 

    一切大宗教,无论是西方的耶稣还是东方的释迦牟尼,都提出人类最高的境界是「以德报怨」。而在现实中,比较实际的作法则是「以直报怨」,即面对多年的怨恨,报以公平和正直。南非方式中最难得的是上述的宗教救赎精神,使得他们面对昔日的作恶者时,能克服种族和个人的怨恨,在处理历史遗留问题时坚持公道宽容。笔者在为此文收集资料的过程中,发现中国国内出版的<<殖民主义史>>和<<非洲史>>都闭口不提图图主教的长期抗争,可见专制政权多么忌讳宗教的力量。

 

 

            三,非洲哲学说:「我与他人分享」

 

 

    在自述中,图图特别指出,这充满赦免意味的第三条道路,其理念来自非洲传统的一个特殊观点,即在当地语言中叫做「ubuntu」的一个词。当非洲人以他们的标准称赞某人是ubuntu的,这意味着此人是慷慨好客、友好谨慎、充满同情心并愿意与他人分享一切所有。

 

    在非洲传统哲学里,人们不像欧洲人一样说「我思故我在」,而宁愿说:「因为我属于某个家园,所以我是人性的。我是某地的一部分,我与他人分享。」「我的人性与你的人性不可分割地连接在一起。」换言之:「个人通过他人的存在而存在。」

 

    在图图主持委员会有关法律问题的讨论时,他复还了传统非洲的这一哲学概念。他因此遭到许多批评。因为「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制定有时间和目的限制的赦免措施,有人指责他们忽略了正义。为此图图说:「我们认为这里存在着另一种形式的正义--一个恢复性的、强大的正义,它具有我们非洲传统中主持正义的特征。在这样另一种正义观念中,最重要的目标是医治那些破碎的心灵,使被损坏的关系回归平衡,而且,试图给予犯罪者与受难者同样的恢复的机会,使他们重新适应这个他们曾经损害的社会。」

 

    图图例举一些放弃ubuntu传统的非洲国家所遭受的灾难:肯尼亚由于恣意地报复,

因而成为白人移民的坟墓;六十年代的比属刚果、九十年代的卢旺达都发生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在图图写作此书时,正好是北约轰炸南斯拉夫之际,图图也谈到塞族对科索沃的种族清洗是如何难以描述的残忍。因此,图图例举非洲古老智者的话:「剥夺他人的人生,即意味自己不成其为人。」他一再告诫南非人:社会和谐具有最大的价值。他坚信这个世界存在着一种更为强大的正义,ubuntu的重要使命是医治被旧制度残害的人,使社会重建平衡。

 

    「真相与和解委员会」不是法庭,他们的工作宗旨是恢复受难者的人性价值与公民价值。一个法庭只会使受害的证人惶惑,甚至会再次受到伤害。但如果给受难者叙说自己的历史的机会,让受害者用自己的语言叙说他们的历史--那被撕裂了的个人生命的真实,叙说便成为医治创伤的一种有效方式,并对他们意味着恢复名誉。许多到「真相与和解委员会」诉说的人,其长期不能解脱的心理痛苦,都因为倾诉和被人亲切地聆听而感到如释重负。图图写道:「我们在委员会里看到,那些受难者在叙述历史之后,获得了一种多么有效的治愈和恢复。」

 

    追求公正的一个需要解决的实际问题是,是否给苦难以赔偿?图图和同事们商量,

是给予个人以补偿,还是仅仅只给予集体性的赔偿。他心中「经常充满巨大的谦卑,看到许多受难者带着羞怯的表情,带着期待和希望前来找委员会」。图图得解决那些叫人心酸的问题,诸如:「我可以给我的孩子设立一个墓碑吗?」「你们委员会可以帮助我寻找我丈夫的遗物吗?哪怕是一条腿也行,这样我们就可以帮他举行葬礼了。」「你们可以帮我的孩子获得受教育的机会吗?」

 

    哪怕是一个小小的象征性的姿态,都可以使深重的创伤得以康复,图图一而再,再而三地证明这一点。他强调在宽恕过程中给予受难者经济赔偿的意义。巨大的贫富差距仍然是今天南非稳定的最大危险,图图因此警告人们应努力去改善穷人的生活:如果那大多数黑人仍然居住在茅棚破屋里,如果黑人仍然得不到饮水、电力和医疗,仍然不能获得受教育的机会、工作和安全的环境--这一切长久以来是白人夺走了的,那么,他们也同样愿意告别「和解进程」。

 

 

            四,审讯温妮--最激动人心的一刻

 

 

    南非样板中无与伦比的,即:不仅仅是前压迫者被送上法庭,而且,作为胜利者的

解放运动参与者自己,也不免除法律的追究。在图图报告中详细叙述了有关温妮·曼德拉的审讯。追究解放运动参与者的罪行,是否侮辱了那些曾经勇敢地反抗旧制度的人?图图坚持说:「一个严重的侵犯罪行就是罪行,不管是谁犯下的,也不管其动机如何。」他认为,我们生存在一个道德的宇宙,这即是说,「如果我们不遵守法律去生活,那么我们必须为此付出代价。」南非是一个「充斥受害者的国家」。

 

    温妮·曼德拉的足球俱乐部,于1988年开始在索维托活动。作为温妮保镖的一批黑人青年,被人们传说为一伙恐怖主义匪帮。他们刑求并处死那些被白人收买的黑人,并烧毁其房屋。人们说,温妮不仅仅是积极鼓励和支持这些恐怖行为,而且直接指挥这些暴行的实施。针对温妮的一个最重要的控诉案件,是她涉嫌绑架14岁的斯托比尔。这个黑人少年被怀疑与白人警察合作,1989年1月,他的尸体被人发现,已经腐烂在草原上。

 

    这是委员会最棘手、最难以做出决定的一个案件,也是图图本人的一个恶梦。此案之特殊,在于它的被告是一位著名的政治领导人。其他类似的案件,其审讯过程一般都不对外公开,而温妮却自己要求进行公开审讯。对温妮的传讯进行了九天。一个接一个的证人,证实了温妮参与谋杀的罪责。过去的保镖作证叙述,温妮「妈妈」曾经怎样观赏他们用酷刑虐待「警察线人」,当孩子们报告「妈妈」说,他们已经执行了谋杀的命令,于是他们获得「妈妈」的亲切拥抱和夸奖。

 

    这是一位激进的、不平凡的黑人女性。在她的前夫曼德拉被判取终身监禁时,她也曾遭受过各种严酷的迫害--被监禁、被隔离。当其他反抗种族隔离运动领导人不是入狱、就是被逼逃亡时,她成为一个坚强的富有吸引力的黑人运动发言人。她精干并深具草根性,富有魅力,善于赢得人们的支持。黑人们热爱她,甚至授予她「国母」的称号。

 

    在温妮被隔离居住的那些岁月里,图图经常去探望她,为她做神圣的晚祈祷。图图在书中承认,他很喜欢温妮以及温妮的两个女儿。但审讯温妮的案子,给图图上了生平最难忘的一堂课。他因此悟出:「我们的智慧与能力不足以真正了解他人。」尽管图图承认温妮为黑人解放运动所做出的巨大贡献,但他不愿意帮助温妮推卸那些令人发指的罪行的责任。

 

    1997年,委员会对温妮公开听讯。会场被各国媒体所包围,温妮没有让人们失望--她身穿设计高雅的时装,一副神闲气定的样子。她的支持者在会场外面嘶着嗓子为她歌舞打气。不顾委员会有关做伪证的人将被法律惩处的三申五令,温妮在听讯会上面不改色地说谎,矢口否认所有对她的指控,并反过来指责那些证人证言如何荒唐可笑。

 

    就在这严峻的时刻,就在委员会必须对温妮及其足球俱乐部的案件做出裁决之前,图图痛彻肺腑地对温妮做出了一番公开呼吁。他深情地回顾自己与曼德拉一家长期的亲密关系,回顾他们共同经历过的旧制度的压迫,赞美温妮永不屈服的精神与贡献,最后,他一次又一次地重复说:

 

    「我们长期的奋斗,是为了建立一个新的不同已往的次序,这个次序将包含新的道德,真理与责任是这个时代的特征。……我们感到心碎,因为我们最杰出的领导人在这里受审。……」「我们必须显示,这个新次序有着质量的道德的不同,我们必须敢于为善、真理与同情而奋斗,而不是逃避。」

 

    他直接面对温妮,无比诚恳地说:

 

    「我告诉你--你是我挚爱的人,我爱你的一家也是这样深沉。我想说的是:让我们正式面对这一切,在这个会场上,请你告诉我们,有一些事情你做错了,而你不知道为什么错了。在这个会场外有许多人想拥抱你,我也想拥抱你,这个国家有许多人像我一样深深爱着你,他们在等待着你--如果你能说:请原谅,宽恕我的那些错误。」

 

    「我请求你,我真诚地请求你,--我还没有对这些发生的事情做出决定。你是一个大人物,你不知道,如果你能说:『我道歉,我做错了,请原谅我!』这只会增加你的尊严。」

 

    一直说谎面不改色的温妮,也被图图这番话触动了,她终于向受难者的母亲说:

「我真诚地请求原谅!」尽管人们普遍认为这只是一个半心半意的道歉,但这却是温妮--一个非常骄傲的女人,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请求宽恕。

 

    图图在传讯会上对温妮的呼吁,引起了广泛的反响。即使那些爱挑剔的白人,他们虽然怀疑图图这番话是有意给温妮提供出路,但他们也不能不承认,那是最令人紧张与激动的一刻,委员会的努力是成功的。而图图本人则感谢上帝的恩惠。如果对温妮的审讯结果不是这样,其后果将不堪设想。而温妮的悔过,不但给黑人激进分子提供了宽恕之途,而且帮助整个受害的南非民族,更进一步地从仇恨走向和解。

 

 

            五,南非成为一个和解的样板

 

 

    图图说,委员会的工作显然有很多不足,但却是南非令人绝望的局势中,所能找到的一个处理问题的最好工具。他们的工作,也给这个争执不休的疲惫世界,给仍然在痛苦中的人们一线希望。作为虔诚的基督徒,图图把这个疗治整个民族心灵的进程,归结为「上帝的一个梦」,而教会则是宽恕的象征。虽然人类毫无疑问地存在许多邪恶,但图图发现人类有一种奇妙的能力使自己变得更好。正是这种体验,使图图在最困难的时候,仍然不肯绝望。由于图图主教本人的宗教境界达到了不凡的高度,南非人相信他的「上帝因为我们宽恕而贴近我们」这一结论。

 

    在三年的调查工作中,委员会接见了2万多个证人,一系列开馆验尸的现场,其悲惨图景将伴随图图终生。图图说:「我们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人,我们自己也是一再受到伤害的。长久以来,整个南非的国家命运就是这样自我戕害。」

 

    深思一个剥夺人的种族歧视制度之所以存在,图图认识到,这是由于,许多白人在这个对他们来说非常舒服的制度下成长,他们因此不觉得有改变的必要。而那些反对旧制度的黑人,也变得像对手一样野蛮,从而把自己降低到与对手同样的道德水平。产生这个悲剧的原因是,受害者在潜意识里不知不觉地接受了统治阶级的价值观,因而自我仇恨、自我作贱,给自己塑造了负面的形象。图图告诫说:「社会和谐是每一个南非人的任务,是整个民族必须努力完成的进程。每一个南非人都有义务,通过学习他民族的语言文化、去除陈腐的观念,尊重人权,学习宽容,来促进这个和谐进程。」

 

    由于有了宽恕,南非才有了未来。南非成为一个和解的样板。对于世界各地陷入苦苦争执中的人们,对于那些习惯性地用传统思路考虑问题的人们,南非这样一个样板有别于那些使用暴力的途径,它让人们重新思考:怎样用和解的方式处理种族问题。

 

    作为非洲基督教会的一位著名领袖,图图曾访问过大屠杀之后的卢旺达--那里尸首遍地,连教堂也成了可怖的停尸房。现代非洲历史的一幕幕内战惨景,在尼日利亚、利比亚、安哥拉以及其他国家一再发生。以牙还牙、以怨报怨,形成了巨大的恶性循环。图图在各国一再呼吁:恢复非洲传统中的宽容与正义,改变野蛮的复仇方式。

 

    人类的历史总是在寻求和谐与友谊。图图去了耶路沙冷,去了北爱尔兰,到处演说:「被伤害的人们不要拒绝宽恕对方。」各国人民聆听他,仿佛他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天真的人,但图图例举不少例子证明其可能性。他所说的「宽恕」,并不是来自个人天性中的情感,他认为「宽恕」真正的含义是:解放受难者。为了说明这一点,图图在书中引用了这样一个故事:

 

    曾经有三位前美军士兵站在华盛顿的越战纪念碑前,其中一个问道:「你已经宽恕了那些抓你做俘虏的人吗?」第二个士兵回答:「我永远不会宽恕他们。」第三个士兵评论说:「这样,你仍然是一个囚徒!」

 

2000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