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谢盛友->正文
 专栏新作
 - 谢盛友竞选班贝格市
 - 记录我在家园的心路
 - 如何融入德国社会
 - 中国的“国母”是不
 - 刘少奇前妻谢飞生命
 - 没有国父,哪来国母
 - 德文著作《留德岁月

 
 
人在德国

谢盛友


 

人在德国

作者: 谢盛友


老友开了一家蒙古风味餐馆,开张时,我们一家大小前往祝贺。他的房东也许是喝醉了,也许像他这样的德国人本来就是这样子,但是,我还是宁肯相信他是喝醉了。这位房东先生年逾花甲,带着年轻又漂亮的第三任太太,从老远的汉堡到慕尼黑来,买了一栋房子,经建筑局许可,将楼面改成小餐馆,自己动手装修一新,想长期租出去,赚大钱。


酒足饭饱,大房东得意忘形,他好象认为,我们后悔不租他这家店,他红着脸对我说:“我问过您太太的呀,你们当时犹豫不决。”我说,我想找一个靠近大学的位置。“那当然好,大学生很有钱。要是我盖大学的房子,我就在大门入口的一侧,给你们留下一个位置。”他滔滔不绝地讲,也不管我们听还是不听。他建议我们,到大学附近的房子,逐个敲门,想方设法租到一套房子,然后将底层改成餐馆。“那也得经过建筑局批准才行。”我提醒他。“你可以先递交申请,若建筑局不批,你可以陈述你自己的理由,一层一层地上诉打官司,一直打到联邦最高行政法院。”


唉,多么地道的德国人,不但说话有板有眼,做事也是一板一眼,他不就是这样做出来的吗?妻子佩服他言之有理。她以为我不懂得德国这些规章或规范,然而,我是在纳闷:等你官司打赢了,我早绕过另外一种弯子,租用别的店面,可能钱都赚够了,可以离开德国回去中国养老啦。日耳曼人就爱动真格,是我的权利,就必须属于我。难怪,我驾驶执照路考四次才通过。你有优先行驶权,考试时,遇十字路口或丁字路口,若你放慢车速,左看右瞧,对不起,考官认为你没有充分掌握你自己的权利,考试没通过,回家哭了也没用。


那个夜晚,大家谈得很多,话题是从我的感叹开始的。我说:“中文如此繁难,我们中国的小孩,上小学四五年级才能懂阅读简单的中文杂志,而德国的小孩,小学二三年级就能阅读简单的德文杂志。在吸收知识和吸收信息方面,我们中国小孩比欧洲的小孩,足足亏了两年的时间。”
我此言一出,激了在座的所有老朋。有的说,我们中国人没有亏,中文方块文字的确繁难,但是,我们从小训练这种边旁的组合,无意中,在我们的脑子里训练了一种逻辑,所以,通用方块字的中国人的脑子,比通用印欧语系的人的脑子,要聪明得多,智慧超越白种人。我们中国人也有赚的地方。

六七十年代留学欧洲的中国人,处处抬不起头,因为中国贫穷落后,谁会看得起我们中国人。他们认为,中国人不论在语言或做事上,都没有逻辑。可以承认,中国人从小缺少方法论的训练,但硬要强迫说,中国人脑子里没有逻辑,我想,很多中国人会告诉白种洋人:我们中国人的逻辑,你们不懂。
西方人不会承认中国人有逻辑,但他们很看重经济成绩。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四小龙的兴起,中国大陆的经济改革逐步深入,慢见成效,亚洲华人经济的成绩令欧洲人刮目相看,他们开始从新认识亚洲,从新认识中国,欧洲人半信半疑:也许中国人脑子里有他另一种逻辑。


东南亚金融危机,欧洲人高兴了,他们用不着怀疑了,很清楚:亚洲儒家、易经那套东西最终还是不管用,彻底破产了。按照德国人的逻辑:逻辑不能只存于脑子,也应规范于纸上,公开示众,让识者共同享用。


在西班牙开会,与会的一对夫妇,他们的老家在湖南,旅居法国已经三十多年了,当然已入了法国籍,但一口湖南湘音怎么也改不了。与他们散步的一个多小时里,那湘音女士至少向我说过六次:我的大女儿嫁给一个中国人。她反复讲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后来我才弄明白:好不容易变了,为什么女儿又要变回去?


每每想起马德里的那个小时的散步,我心里黯然得很。

写于 1998年 9月,德国班贝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