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谢盛友->正文
 专栏新作
 - 儿子,我们一起放风
 - 父与子(6):毕业
 - 父与子(5):玩沙
 - 父与子(4):散步
 - 父与子(3):练摊
  
  

 
 
父与子(5):玩沙

谢盛友



父与子(5):玩沙


作者: 谢盛友 
 

1992年,儿子3岁,那时我和太太都是大学硕士班的学生,下午我们上课去了,我先回来,妻子还有两个小时的课。我回家了很长时间,还没有看见儿子的影子。两个小时过后妻子回来了,我问儿子的妈妈,是否送于骅到别的朋友家里玩去了。
“没有!”妻子回答得很干脆。

再过半个小时儿子还没有回来,我心里真的着急了。

在我们这代留学移民中,肯定不止我们家造就过“钥匙小孩”, 即父母不在家时子女出去时把钥匙挂在脖子上。我们没有时间,我儿子从小就是一个“钥匙小孩”,于他我没有愧疚。心里自我安慰:可以从小就锻炼他的自理能力。不过,我希望看到儿子的时候,没有看见他,我不但伤心,更多的是担心。

况且那年班贝克发生Tobia男孩被拐骗的事件,轰动整个德国。担心开始发酵,变成痛心。我和妻子该打的电话都打了,该问的人都问了,该找的地方都找了,就是没有看到儿子的影子。我们只有一条路,去报警。警察接纳了案子,说再过6个小时若还没有看到儿子,案子就进入广播电台,发布寻人启事。

还不到6个小时,儿子回来了。

满脸的沙子,衣服鞋子全是泥巴。管不了这么多啦,满脸泥巴的儿子也是自己的儿子,先紧紧地拥抱再说:“乖乖,你刚才,不,你整个时间在哪里?爸爸妈妈害怕了。”
“我在自然公园另外的一个角落,又发现了一个更好玩的地方,我在那里玩沙,建造水坝,那里也有水。明天带你去看我的水坝,那是我的山峡水坝。”

儿子的山峡水坝我当天就去看了,他说,他整整花费6个小时的功夫。那次有惊无险后,我跟儿子约法三章:父亲一定要知道儿子在哪里;父亲一定要知道儿子是平安的;父亲一定要知道儿子什么时候回家。

有惊无险后,儿子从小开始直至现在(儿子19岁了)严格遵守我们父子的约法三章。比如,他出门之前,肯定事先电话报告,若电话找不到我,他一定给我在家里留张纸条。妻子经常嘲笑我:“你不像严父,更像儿子的婆婆妈妈。”

那天,作家们到布拉格开会,我一到旅馆,就给家里打电话:“老妈(我叫我妻子老妈),你好吗?儿子好吗,儿子在哪里?......”

旁边的赵(淑侠)大姐听见了,赵(淑侠)大姐嘲笑我:“小谢,你真的不像严父,更像儿子的妈妈。”


写于2008年6月24日,德国班贝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