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施化->正文
 专栏新作
 - “人民”,一个邪恶
 - 国家强大就好了
 - 权责必须相符,功过
 - 施化: 一开枪,就分
 - 施化:什么人才是公
 - 施化:大难启发良知
 - 施化:民主是个好东

 
 
“人民”,一个邪恶的概念

施化


 

 

 

 

 

经过上个世纪的共产主义大劫难,世界多数国家都陆续放弃了从共产主义理念派生出来的词语概念,但是中国直到现在还没有,比如“人民”。“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名称还没有变。所以有人乐观地说,中国已经放弃了共产主义,而我持保留态度。

 

人民是从哪里开始的,一时无法细考。但是很明显,汉语的古词典上没有“人民”一词。如果碰巧有,也不是同一个意思。现代汉语词典对人民主要有三条解释,一,人(People);二,作为社会基本成员主体的劳动大众;三,一个国家除特权者以外的普通人。可是这三条解释都很勉强。

 

如果第一条成立,那么第二第三条有伪。反之亦然。因为非劳动大众和特权者也是人。如果不是人民,他们是什么呢?非人民?人民的敌人?

 

我说“人民”是一个邪恶的概念,是因为自从“人民”词汇被使用以来,受到伤害的人太多了,如果没有上亿,至少也有几千万。人民是一个政治和意识形态词汇,是从前苏共那里继承来的政治斗争的工具。“人民”的反义词很少,如果有,都是贬意的。人民的对立面,不是反动分子,就是社会渣滓,总之,都是坏蛋,敌人。这样一来,凡是使用人民词汇的国家,都被分裂成敌对阵营,正面的是人民,人民以外的,都是不可信任的斗争对象,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歧视和迫害,并可能为此无辜丧失生命。并且,最可怕的是,谁也无权决定他自己是不是人民。谁是人民谁不是人民,不是由法律决定,而是由最有权力最据暴力的那些人决定的。

 

不知道列宁是不是首先使用“人民”这个词汇,向无辜者开刀的。他的右手食指对天一指,“以人民的名义”,杀戮就开始了。俄国革命凡八十年,不知道有多少英才和妇孺惨死在镇压之下。没有人问过列宁,他是不是人民,或者哪一个人民授权让他专政和杀人的。一切手续都免了,只要“以人民的名义”就可以,人民就是真理,就是法律。

 

五十多年前,毛伟人在天安门城楼上登高一呼,“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他这里说的人民,一定不包括撤离到台湾和大陆残留的前政府人员,以及他们的亲属社会关系。至于说台湾人有没有和大陆人的同样权利,到大陆来镇压共党分子和他们的家属呢?没有人问过。反正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量你台湾两千三百万人全部参军,也打不过大陆十三亿人。因此,大陆有人民的镇压权利,台湾就没有。

 

从文革开始,我就对“人民”持有怀疑。几个腰缠武装带,盛气凌人打砸抢封资修的红色小将,口口声声地代表人民。第二天老子倒台了,一转眼就成了可怜兮兮的狗崽子。人民和非人民之间质的转换,几乎不需要条件,比化学反应还要神奇。那时候商品很紧俏,商店里恶狠狠的营业员对我说,我为人民服务,不为你服务。我无言以对,只有乖乖低头。

 

人民,不是你,不是我,不是他,是一个看不见摸不着,却能扫荡一切,颠倒一切的力量。这个力量是一种话语权。很多时候,哪怕没有实际权力,只要掌握了话语权,从而掌握了多数,权力就自天而降。一个人,一当自己的话语权被别人掌握了,命运也随之被人掌握。利用“人民”这个政治术语掌握话语权继而掌握多数的人,多非善类。常常把“人民”挂在嘴边颐指气使的,一般都是痞子,无赖,政客,野心家,而不是普通有良知的老百姓。

 

一个靠“人民”支撑的政权,一般来说都是多数暴政的政权。他的权力基础不是来自独立的个人,而是模糊的多数。只要稳固了多数,也就稳固了政权。如果与时俱进,想变多数暴政为民主宪政,请把“人民”这个词汇丢掉。有人说,“人民万岁”。我说,人民,见鬼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