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谢盛友->正文
 专栏新作
 - 刘少奇前妻谢飞生命
 - 谢盛友:30年前的大
 - 谢盛友:康乐园歌(
 - 谢盛友:回忆长沙(
 - 谢盛友:文革是什么
 - 谢盛友:回忆在上海
 - 谢盛友:父亲给我留

 
 
老婆是最好的裁缝(图)

谢盛友


 

老婆是最好的裁缝


作者:谢盛友


这件衣服对我、对我的家庭来说意义非凡。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在广州中山大学读书的时候,省吃俭用,我有一个奇怪的想法和做法,即每次我使用剩下的硬币,扔进一个铁罐,积存到我毕业时,罐子满了。
有一天,我带着沉沉的铁罐子和甜甜的张申华(那时的女朋友、现在的妻子)上街,到广州的南方大厦。用这些硬币我给申华买了一双黑色皮鞋,给自己买了一块布。南方大厦卖布柜台的阿姨看着我傻呼呼的样子,一边数硬币一边责骂我:“你干吗积存到现在?这么多硬币,要我数到何时?”
阿姨再次看一下申华,她似乎悟出:这小伙子不错,积存硬币给女朋友买布做衣服。
“嘿,我有女儿,嫁你这样的小伙子,不错!”阿姨笑着继续数钱。
阿姨错了,我不是好心人,这布料是给我自己买的,而且还得麻烦女朋友亲自为我裁缝制作成衣服。

老婆最了解老公的身体,不管哪个部位,所以,老婆亲自裁缝制作的衣服自然合身,合身得十分自然。自然合身的衣服穿上去就很自然、很舒服。申华说,男人的衣服领子要挺、袖子要直,这样男人穿起来看上去具有雄心壮志、魅力无限。

将近三十年了,这件衣服一直伴随着我,过去在中山大学天天穿,现在不舍得穿。我走南闯北、从亚洲到欧洲,不知道搬家多少次,该扔的都扔了,不该扔了也扔了,可是,这件衣服一直紧紧地贴身贴心,直至永远。

年青的时候,老婆最了解老公的身体,是量身裁衣;人到中年,老婆最了解老公的身体,是量身裁食。现在经济条件好了,老婆不用大热天冒汗为我裁缝衣服了,可以到商店买。人到中年,肚子不该大的,慢慢地大起来了;智慧应该高的,不高,倒是血脂慢慢地高、血压偷偷地高。天下最好的裁缝这回换岗位了,不裁衣服,裁粮食:每天中午给我安排一小块黄瓜、一些芹菜、一小片面包。

“这饭盒怎么这么轻?”
“因为你的身体太重!”

一个家庭,不管再小,从恋爱到结婚,从成家到事业,夫妻两人肯定磨合出一个核心价值系统。再小的家庭也是一个系统,我以前说过,老公是无限公司的老板,责任无限。一般来说,家庭无限公司这个老板制定家庭总方针,也就是塑造家庭核心价值。

我的家庭核心价值比较强调传统:父子有情、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但是,我们又加入现代化的价值观。我们夫妻绝对平等,我们父子绝对平等。在我儿子十八岁以前,我们父子可能80%是“朋友关系”,只有20%是“父子关系”。儿子十八岁以后,我们父子更多的是“朋友关系”。我很喜欢做儿子的朋友,既交换苹果也交换思想(注1)。我更喜欢做老婆的衣服,为老婆挡寒、给老婆温暖。

家庭成员越磨合,家庭核心价值就越明显。老婆不但最了解老公的身体,也很了解自己老公的思想,所以,老婆这个裁缝要裁老公的“身体”,更要裁自己老公的思想,时不时要敲老公的脑袋,让老公紧跟形势、与时俱进,传统与现代价值不能割裂。人,不能闭门造车。

帕斯卡( Blaise Pascal 1623-1662,法国著名的数学家、物理学家、哲学家和散文家)曾说:人是什么?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野兽。
的确,人有可能进化成天使,也有可能堕落为野兽。我们知道,每个家庭有自己的核心价值,每个社会当然也形成了一整套的价值体系,我们每个人都意识到自己人生的责任,我们于是不知不觉地推动着社会的文明进化。

在此意义上,老婆这个裁缝,责任无限大,这个裁缝要全方位提供服务,不但要裁衣、裁食、裁思想,还要“裁人”。

当下流行: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为了少奋斗20年,一定要抢到某某董事长夫人、某某教授夫人、某某校长夫人的位置。

若男人51%以上是野兽,…… 。
当心!这时的男人已经不是老公了,女人也不是裁缝了。

(注1):英国人乔治•萧伯纳 ( George Bernard Shaw 1856-1950) 说 :“你有一个苹果,我有一个苹果,交换之后,还是一人一个苹果。你有一种想法,我有一种想法,彼此交换之后,我们每个人就有了两种想法。”


写于2008年7月6日,德国班贝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