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谢盛友->正文
 专栏新作
 - 谢盛友竞选班贝格市
 - 记录我在家园的心路
 - 如何融入德国社会
 - 德文著作《留德岁月
 - 谢盛友:2012回顾
 - 谢盛友:交通灯遐想
 - 谢盛友:当儒道佛遇到

 
 
如何对付无赖官员

谢盛友


 

如何对付无赖官员


作者:谢盛友


2002年:
检查卫生的政府官员到我的快餐店来:“老板,我们是市政府检查卫生的,请给我们看看,你们快餐店使用的豆芽,我们要拿去一些作样本,进行化验,因为你们中国人使用的豆芽,不符合我们德意志的饮食标准。”以上是德国官员对我的礼貌用语。

我翻开我的裤子口袋,为德国政府官员找豆芽:“没有啊,豆芽在哪里,您看到了我的豆芽了吗?我怎么找不到我的豆芽了。”

又是一段最不高兴的对话,怎么搞的,中国餐馆老板见到德国官员犹如老鼠见猫。
“我有头发,您要不要拿去化验?”
“中国餐馆不用豆芽,那绝对是不可能的。”官员有些武断。

“谢盛友的快餐店没有使用谢盛友自己的头发,这是不辩即明的事实。”官员指责我天花乱坠。
到底谁天花乱坠,我反驳。

1998年:
上次您要检查珠江酱油,我没有给您样品吗?再上次,您要检查亚洲饮料,我没有给样品吗?再再上次,您检查味精,我没有与您配合吗?……

德国政府官员需要检查珠江酱油,送去化验,取样后离开前让我签字。官员准备走了,我叫他们站住:根据德国BGB(民事法则)第65条和839条的规定,我有反证权利(Gegenprobe)。不好意思,可爱的政府官员,请您在反证样品上签字。

官员问:“您要拿去哪里化验?”
我回答:“第三者的专业权威机构!”

官员走了,我心里发窝囊气:1995年的“狗肉事件”,起因不一定只是简单的柏林劳工局,我至今仍怀疑,那一定有更深的背景。抽查酱油、抽查味精、抽查豆芽,也不一定是简简单单的卫生检查行为。
中国菜的灵魂是什么?我虽书生半路出家,也懂大概:第一是酱油,第二是味精,第三是豆芽。那么要打击中国餐馆,要卡死中国人的喉咙,不问就清楚,先置中国人的酱油、味精、豆芽于死地。

酱油炒米饭,我们中国人已经炒了几千年,吃了几千年,就这样世世代代炒下去,吃下去。 主客观原因都阻碍着我们的中餐事业在欧洲的发展,现在雪上加霜,德国人既查酱油,又查味精,再查豆芽,我们还是老老实实保持自己的本色吧。

我们的头发是黑的,酱油也是黑的。

写于2002年6月,修改于2008年7月26日,德国班贝克


后记:
由于我们的多次抗争,现在德国中餐馆允许使用珠江牌酱油、豆芽、味精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