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谢盛友->正文
 专栏新作
 - 谢盛友竞选班贝格市
 - 记录我在家园的心路
 - 如何融入德国社会
 - 德文著作《留德岁月
 - 谢盛友:2012回顾
 - 谢盛友:交通灯遐想
 - 谢盛友:当儒道佛遇到

 
 
在捷克的中国人

谢盛友


 

在捷克的中国人

                           
作者 : 谢盛友


1993年:
他们的确很有钱,很多很多的钱。他们花钱时,绝对不在意多少,只求个痛快,钱花得潇洒。然而,我在捷克“挥金如土”时,其感觉是极端痛苦的。在布拉格的中国人,东北帮和北京帮最有种。他们订有帮规,彼此之间划分区域,各自都有后台。听说北京帮有秘密警察作为自己的安全部队,而东北帮则结合当地的流氓地痞。东北帮搞不过北京帮,东北人只会拦路抢劫,干那些粗重的活。而北京人善于勒索。北京人与捷克人一起狼狈为奸,专门勒索从西方发达国家去的商人,乃至西方国家的驻捷克使馆人员。他们勒索的办法很简单,认定你的汽车号码,让你给你就得给,不满足要求,下次把炸弹放到你的汽
车里。贪生怕死的西方有钱商人或外交官,见到这些亡命徒,都要低头三分。据说,去年东北人和北京人在布拉格大干一场,机枪手榴弹都用上了,死伤无数。

北京帮垄断了捷克所有紧俏商品的市场,比如格戎服在捷克最好卖,则被北京人死死的控制着,谁未经过他们的同意,随便进货或在市场卖格戎服,那只能自认倒霉。有一次一个浙江商人开车到市场卖格戎服,不到十分钟,北京帮就派人来了。问为什么卖格戎服,浙江人说没卖。北京人用石头砸毁他的汽车,并威胁说,下次若再敢,石头不砸汽车,砸你的脑袋。然后将格戎服通通带走,并甩下一叠钱。北京人不干那些小偷小摸的行为,凡事都是做大的。连中国驻捷克使馆官员见到他们,都要低头三分。捷克的警察更是站在北京人那边。“不让卖货?那不是很好吗!捷克没有法律惩罚禁止卖货的人。再说,谁不让你卖货?那是你自己说的。我们警察管不着!”

到目前为止,据不完全统计,在捷克的华人至少有三万人。中国人到捷克,无非有两个目的:在捷克投资组织公司当股东,以取得正式居留权,以便将来可以自由进出大陆;在捷克联络“蛇头”,安排偷渡到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西方国家。而有些人开设的所谓有限公司,实际上是“人蛇”公司,老板就是最大的“ 蛇头” ,专门从事人口贩卖生意。

在捷克,只要有5000美元(最多5个股东),就可以注册开设一家有限公司。两年前只需缴付200美元的律师费,而后来必须付2000美元的律师费。至于警察局的手续费,是无底洞的,看他高兴收多少就收多少。成为有限公司的股东后,可获居留权。但是,在布拉格的中国人的处境并不好,前不久布拉格警察局做出规定,对在捷克的外国人开设的有限公司(尤其是中国人的有限公司)作彻底的检查,不合格的公司,给予取消。很多人都知道,捷克90%以上的华人有限公司,是专为居留而开设的,公司实际上没什么运转。布拉格警察开始清查华人的有限公司,首先检查华人的身份证,有身份证者再检查他的居留证。既没有身份证而又没有居留的华人,面临的命运是,限制多少天内离境。有身份证和居留的华人的命运也不佳,警察还要检查他们的营业执照,甚至进货单或税单。警察局一旦确定,某华人有限公司半年以上是“空转”的,那么该股东的命运与“黑人”相同,也是被限期多少天内离境,警察局将在其身份证、居留证和营业执照上盖上“注销”两个字。“黑人”一旦被警察抓住,将被送到监狱,然后遣送出境。

笔者认识的一个中国人,已经在捷克生活过六年多,他也开设有限公司,但几年来只从大陆进过两个集装箱,面对警察对华人的检查,他害怕得只好东躲西藏,简直不敢回家睡觉,生怕被警察发现变成“黑人”,而被遣送离境。有些大胆的中国人,就在捷克“黑”着,接受警察局官员肆意的搜查和敲诈。有些华人上街购物,竟被警察敲诈了好几次,不给钱,就在你的护照上盖一个黑章,限你多少天内离境。花钱消灾,只好忍痛被宰。那些家中仍有少量货物的华人,只好悄悄地拿着货物到自由市场上低价出手,就象做贼一样。

早就听说,布拉格的赌场是黑社会的据点,但我们这些不怕死的人还是决定进去,一饱眼福。卡西诺的门口有安全人员站岗,进去的人必须接受象上飞机时的安全检查,通过监控器,确认无携带武器或危险物品者,才能够进入赌场。入场券是十五美元,里面的饮料很贵,一杯啤酒五美元。服务小姐个个都长得很漂亮,当中有一个是中国人,十八岁来自中国东北,她不会捷克语,但懂几句英语。不敢与她多聊天,不然保安人员会上来,我倒霉,她往后的日子一定不好过。

我们中国人,也真会赌。在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阳光和雨水,哪里就有人;哪里有人,哪里就有卡西诺;哪里有卡西诺,哪里就有中国人。在布拉格的卡西诺,有很多中国小姐在作服务工作,哪怕是捷克的工作人员,他们也会用汉语与你打招呼。进来时,他们会用中文跟你说,“欢迎光临!”“祝您好运!”走时,他们会用中文告别,“再见!”“欢迎再来!”光从卡西诺工作人员的汉语程度,就足以看出,中国人的赌瘾,也足以说明,卡西诺的老板经营有方。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出,中国同胞给赌场丢了多少捷克克郎、或美元、或马克、或人民币。

王民以前是吉林大学的一个讲师,八九年底跟着出国潮,“抛妻弃子”到布拉格闯天下。靠他的聪明和才智,在布拉格果真发达了。开了一家贸易公司,自命总裁,人们都称他“王总”。“王总”在布拉格既做货的贸易,也做人的贸易,而且生意越做越火红。他在布拉格有房子,有BMW,也有女朋友。他的第一任女朋友是一位十八岁布拉格姑娘,专门为他管理房产。第二任女朋友是从北京来的“李姐”。 “李姐”原是北京某单位的科科长,其丈夫在国内。“李姐”到布拉格后,“王总”聘用她任助理,工作很卖命。“王总”还有一个蒙古小姐,是他的第三任女朋友。“王总”有三个女人,各自分工管理房产,管理业务和管理家务,天下男人哪有象“王总”这样有福气的?谁会料到,去年“王总”回北京“背货”(取货)时,三位女友互相勾结,带走“王总”的所有存款和财产,逃之夭夭。等到“ 王总” 返回布拉格时,他叫天不灵,叫地不应。


写于 1993年4月 , 修改于2008年7月26日  ,  德国班贝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