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谢盛友->正文
 专栏新作
 - 谢盛友竞选班贝格市
 - 记录我在家园的心路
 - 如何融入德国社会
 - 德文著作《留德岁月
 - 谢盛友:2012回顾
 - 谢盛友:交通灯遐想
 - 谢盛友:当儒道佛遇到

 
 
回首来时路:找房

谢盛友


 

回首来时路:找房


作者:谢盛友


刚到德国时,碰到两个疑难:找工难、找房难。而外国人找房更难,外国留学生则难上加难。不幸,我既是外国人又是留学生。难度可想而知。

我妻子比我先到达班贝克,她在大学的食堂里看到一张条子:有一间小房子出租,每月冷租五十马克。

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天下真的有这么好的事情!妻子租了下来,是什么样的房子?现在不敢想象:大约九平方米,顶楼,尽管我们个子矮小,但是,房子的左部分,你根本无法站立,因为是斜顶,一个洗脸盆,没有厕所,公共厕所在二楼。

当年的第一夜晚,我要上厕所,到了二楼,我想,若我便后冲水,发出声音会影响我妻子和邻居们睡觉,为了不打扰他们,我跑到底楼院子里使用厕所,离开他们远一些,发出声音不至于影响他们睡眠。

有惊无险:
万万没有想到,我从房子出来进入院子里,大门自动弹回,我被锁住在院子里面,我没有院子门的钥匙,我怎样回去房间睡觉呢?三更半夜喊妻子开门?那不就更影响她睡觉吗?也影响邻居们。不行!不喊!留在院子里到天亮?不行,那我也得睡觉!第二方案被否决!

我看到下水管道,二楼离它半米的地方,窗户敞开着,想起小时候在家乡爬椰子树,办法来了:

顺着下水管道往上爬,到二楼的地方,右手抓住窗板,使劲用力把自己的身体引进去,我终于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时想着,当年在广州跟邱建国(六届中国南拳冠军)没有白练南拳,不然,爬到一半或者抓住窗板没有劲,掉下来骨折,那该怎么办?!

到德国后的第三个月,妻子的例假该来的不来了,夫妻惊慌,找医生检查,果真喜忧参半。怎么办?我总不能让儿子出生在九平方米的斜顶房子里,不行! 我这当爸爸的一定想办法,至少换上两室一厅。

该看的报纸都看了,该找的地方都找了,该托的人都托了,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就是没有找到房子。

天无绝人之路:
一位老太婆刊登广告:两室一厅、八十平方米、厨房、厕所、浴室,寻:稳定收入的夫妇。

我们找到她,给她我万里遥遥带来的中国花瓶作为见面礼。她收下,我暗喜。
她:今天看房的人很多,明天你们亲自再来,我将告诉你们我的决定。
我:是否又没有希望了,我这段时间来听到这样的回复很多?
她:明天你们来了再说。

她的房子有三层,自己居住三楼,二楼是一个老住户W,一楼就是现在要出租的房子。出门时正好看见老住户W,我脑子一下子反应过来,我来德国时需要担保书,看来现在租房子也需要担保书。
我:老住户W,你明天能否陪伴我们一起跟房东谈?你看我们是好人吗?会是不支付房租的人吗?

老住户W见到我们老实,第二天果真下来与我们一起跟房东谈判。

会后房东说:“房子给你们住,可是,你们要自己装修自己打扫干净,第一个月房租减免,抵消你们装修的劳务费,我人老了,干不动。需要省事。”

我把第一个月的房租,抵押在老住户W那里。我说:“若我们不来装修,那个月的房租归你!”

与老住户W和老太婆做邻居十年,直至我们自己购买自己的房子为止。

回首来时路,搬家很害怕,找房子更害怕,所以,买了自己的房子,省得害怕。

写于2008年10月28日,德国班贝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