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谢盛友->正文
 专栏新作
 - 谢盛友:马英九这一
 - 谢盛友:台湾共识对
 - 谢盛友:专制是一湾
 - 谢盛友:请宋楚瑜回
 - 谢盛友:民国百年土
 - 谢盛友:中华民国不
 - 谢盛友:宋楚瑜,成

 
 
陈水扁是个好东西

谢盛友


 

陈水扁是个好东西


作者:谢盛友


当下北京流行:民主是个好东西。
借用这句话,我可以这么说:“陈水扁是个好东西”。说陈水扁是个好东西,绝对不是说陈水扁本人是个好东西,我是说陈水扁这门功课是个好东西。说陈水扁不是个东西,不是我说的,是台湾前总统李登辉说的。号称“台湾之父”的李登辉呼吁说,陈水扁不要老讲政治话,哪有政治迫害,自己做错了,不要怪罪全世界。

一路提携陈水扁的李登辉可以说是“台湾之子”陈水扁的“政治父亲”,李登辉认为台湾的司法很认真,检察官起码做了多少该做的事。记者追问“陈水扁声称被羁押是政治迫害、是被冤枉的”、“检察官侦办此案是否有魄力?”李回应:“让政治归政治、司法归司法”。

在台湾2008年大选之前,台湾蓝绿互杠,陈水扁曾一度说出要严肃思考宣布戒严、紧急命令、延期选举、选举无效、撤换地方选监人员,等等等等。陈水扁进行以上的步骤,都受到许多法律的限制,没有得到立法院的同意,陈水扁全然不顾台湾的整体利益,以免下台后身陷囹圄,阿扁不择手段企图弄翻整条台湾船。可是,如今台湾这条船没有翻,而陈水扁被捕入狱。

陈水扁是个好东西,我们应该如何上陈水扁这堂课,也就是说,我们应该如何学习民主,所以说民主是个好东西,陈水扁当然是个好东西。

大陆有民众自问自答:
“阿扁上台,你们说是台湾自由民主的胜利;阿扁入狱,你们还是说台湾自由民主的胜利。到底哪个是台湾自由民主的胜利?”
回答:
都是民主的胜利!阿扁上台,是民主,是体现了民意;阿扁下台、入狱也正是民主!刻舟求剑的故事你也不明白吗?所谓此一时彼一时!别拿这个为那些独夫民贼做幌子,混淆是非。我们的大陆表面上冠冕堂皇,永远光荣伟大正确,自封为人民当然的代表,实际上肮脏透顶了!睁开眼看看一个个逃到外国去的贪官吧!再看看华南虎的闹剧、看看奶粉事件、不断的矿难........听听在房价飞涨时的调控声,听听在房价滞涨时要稳定房价的声嘶力竭就不难明白xxx党是代表什么的了。(百姓 广州)

(引文 完)

“民主”,即“人民当家做主”,但是,到底谁是“人民”,是你还是我?凭什么是你而不是我?是“你做主”还是“我做主”?

民主政治制度并不能天然地遏止腐败。纵观当今世界政坛,贪污腐败问题已具有全球性、普遍性,陈水扁腐败的迅速,再度证明民主政治制度并非防腐的万金油、百灵丹。美国历史学家彼得‧盖伊(Peter Gay)曾指出,19世纪欧美的普遍民主初期,就充斥着煽动政客及政党,利用矛盾而切割人群,使得价值标准错乱,甚至出现双重或多重标准,因而成了常态。喜欢玩弄“政治迫害”游戏的陈水扁,其实就是一个得满分的煽动政客。

台湾社会给大陆人的整体印象就是一个字:乱。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访问台湾,在街上看到台湾什么样开车的都有,无孔不入,交通混乱得很,可是,每次都有惊无险,奇怪的是台北的交通事故很少。我跟同行的台大教授开玩笑:“看来我们中国人需要一种乱,在乱中寻找秩序。”台大教授说我的“台北交通感悟值得玩味”。

台湾蓝绿恶斗,社会极度政治化与分化,看到台湾的乱象,作为一个大陆学人感到心寒,毕竟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大陆人总希望,台湾的这部分民主经验能够给大陆有借鉴的意义。面对台湾的乱象,我们大陆人仍然有一种期待:期待台湾的司法独立;期待台湾的社会是乱中有序,而不是乱中无序。

司法不独立的社会就会乱中无序,在这样的社会里,陈水扁就会堕落成北京的陈希同、上海的陈良宇。若乱中添乱,陈水扁将与杨佳一样,享受同等待遇。

司法独立还不一定能保证社会乱中有序;司法不独立,社会肯定乱中无序。

独立司法首先需要独立人格,而独立人格则需要人们有信心、信念、信仰。这就是一门很艰难的功课。

李登辉说的很多话我都不爱听,可是,“让政治归政治、司法归司法。”这可是一个“好东西”。


写于2008年11月20日星期四, 德国班贝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