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谢盛友->正文
 专栏新作
 - 中国的“国母”是不
 - 谢盛友:龙应台与亨
 - 平安夜话题:生与死
 - 苏青的背影
 - 谢盛友:中国人有忏
 - 何与怀:沉沦神州的
 - 谢盛友:从孔庆东想

 
 
婚姻是什么?

谢盛友


 

婚姻是什么?


作者:谢盛友


有一个德国朋友,他是西门子的工程师,退休前一直在国外任职工作,中国刚刚开放的时候,他就在中国的内蒙古安装调试设备,一干就是八年。他的工作时间几乎在国外,只有每年圣诞节的时候在德国过年。由于这样的状况,他一辈子耽误了一辈子的终身大事,现在找个女朋友,与女伴在乡下度晚年。

那天闲聊,他用半生不熟的中文好奇地问:“我一辈子没有结婚,小谢,婚姻到底是什么?”
我用半生不熟的德语回答:“婚姻是钱钟书!”

这话什么意思?只怪你中文不够好,我告诉你吧,婚姻是围城。钱钟书先生的《围城》好像说明了什么,又没有说明什么。现代社会,婚姻有时说明了什么,有时候也没说明什么。没有的,舍身要进去;有了,拼命要出来。

“噢,你和你太太是在里面的人,那我和我女朋友呢?”

“只怪你中文不够好,我告诉你吧,你们是骑墙难下的人,不在里面也不在外面!”

“我中文很好,没见过骑墙难下的人,只见过骑虎难下的人。”

“正确!加十分!不在里面也不在外面的人就是骑虎难下的人。骑虎难下并没有什么不好,你看,你们看到里面好,就算是里面的人;看到外面好,就算外面的人。不是吗?你们像夫妻一样,年终在税务局办理,该减免的减免。想离婚,不用到法院,说声拜拜就行了。”

我跟我老婆快银婚了,儿子也上大学了,头发越来越银,脑子却越来越昏,至今还真的不懂婚姻到底是什么。看到老婆带有油污的围裙,擦窗子的抹布,想起在上海生活时的乌北菜市场,迷迷糊糊中我不知不觉地进入状况:啊!婚姻是穿衣、婚姻是吃饭、婚姻是数钱、婚姻是睡觉,婚姻就是这些实实在在的生活。

婚姻可能不是1+1=2,可能应该是0.5+0.5=1,可能应该是两个相爱的人各自削去自己的个性和缺点,居家过日子。婚姻就像一个储蓄爱情的银行,这个银行是否蒸蒸日上,还是破产倒闭,关键就要看两个人如何经营。如今金融海啸,有的银行破产,有的银行还是蒸蒸日上的,主要看你如何经营。

蒙台涅(Michel Eyquem de Montaigne,1533-1592,一译蒙田)有一句名言:“一桩完美的婚姻存在于瞎眼妻子和耳聋丈夫之中。”婚姻最难容忍的是日复一日的平淡,最可贵的却是经得起平淡的流年。

迷迷糊糊中我似乎懂了一些:啊!婚姻是过日子。日子有长日子,有短日子,有好日子,也有坏日子。好的日子,快乐时嫌短;坏的日子,痛苦时嫌长。啊!婚姻是好日子要过,坏日子也要过;长日子要过,短日子也要过。

按照蒙老爷的逻辑,我们这些健康人,平时过日子都“残疾”,不是“瞎眼”就得“耳聋”, 如果不是“瞎眼”“耳聋”,平时过日子也得装“瞎眼”或“耳聋”,这才是健康人的健康婚姻。


写于2008年11月30日,德国班贝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