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赵碧霞->正文
 专栏新作
 - 湖南卫视节目俗不可
 - 走进姜克美
 - 寒江冰钓缘慕鱼 收获
 - 寒江冰钓缘慕鱼 收获
 - 寒江冰钓缘慕鱼
 - 言必行,行必果---我
 - "湘江"浩

 
 
今夜星光灿烂2007 9 20——26 9 (2)

赵碧霞


2早上,7:40叫女儿起床; 和往常一样,女儿在床上眠了十分钟,一直到7:50才起来,快速地梳洗完毕,匆匆吃了早餐就由我丈夫送去上学了。没有机会与女儿交流,也不知道她的心态,但我心里却十分紧张。虽然我知道,女儿不会让我失望,但作为母亲,总希望将事情做得完美一些, 更希望利用这次机会,让一些观众记住她的名字。整整一天, 我都在比较、思考和焦灼中度过,急切地盼着女儿回家。到下午四点整,女儿像往常一样,准时从学校回来了。见她的情绪还不错,只是显得精疲力竭, 我巧妙地提到练歌一事,女儿没有反对,放下书包,就到电脑前开始练歌。

我则利用这个机会开始准备晚饭,女儿的歌声从楼上飘下来,可那歌声断断续续,完全没有连续性,我知道,她一点也不专注, 她的聊天窗口开着,她正和众多的网友在聊天,那飞快的打字速度,已经证明她在一心多用。常言道,知女莫如母,她那样的快速敲键, 一定是同时在与十个以上的人聊着。尽管我心里十分着急,但也无可奈何,所谓“皇帝不急太监急”,我强压住火气,好言好语地告诉她,不要再浪费时间去聊天,要认真学这首歌。其实我知道,在这种情形下,是女儿的自由支配时间,我不便干涉太多,以防她有抵触情绪,只要她能跟着旋律哼,我就要感谢上帝了。

匆匆吃完饭,女儿又坐在电脑旁边,一边做作业,一边哼着“红旗飘飘”,她没有抱怨,没有牢骚,但那哼出的歌,却显得生涩,显得勉强。

到了晚上七点,我要女儿赶紧准备回中国的行李,女儿说要到七点半她才能做完作业。她应付着我,网上聊天的速度却没有减,嘴里心不在焉地哼着的正要学的歌也没落下,她同时还告诉我,她正在搜寻一些歌,下载到“随身听”里,以便在旅行途中及在中国期间听。我可以想象,她当时多么忙,可是,我却无可奈何,心里着急,却不能发泄,只得婉转地叫她停止聊天,要她好好练歌。还好,女儿没有跟我急,只是疲倦地转个头, 冲我笑了一下, 然后闭上眼睛,开始比较用心地练唱。可是,她每唱到第三句,总会卡在那儿,然后抱歉地笑笑,又从新开始,不断地反复:“妈妈,你看,我连歌词都记不住,你可以想象,我是多么不喜欢这首歌呀!”听了这话,我真是有点恨铁不成钢,多么大气磅礴的一首歌,怎么她偏偏就不喜欢呢?要是她专注地学,认真地体会,也许,就会从中找到感觉,就会突然喜欢上了呢。我心里这样想,却不便说出来,只好采取迂回战术,叫她停止练习,以缓解她的压力。

八点钟时,本来正在电脑上做作业的女儿突然急忙忙地对我说,她的一门功课现在无法完成,原因是她两天前去超市准备这门功课时,抄录了各种食品的基本数据,但价格却忘了抄。她刚才在网上疯狂地查找,但都无济于事。这件事急急如火,女儿无法按时完成作业, 这会影响她的成绩,没办法,我只好开车带她去超市。

回到家里,已临近九点,正巧两个邻居好朋友来看我们,一来为我们送行,二也是想听听我女儿唱“红旗飘飘”。原来,当我昨天得知女儿必须唱这首歌时,就向这两位朋友提及,她俩很为我们担心,认为这首歌的难度相当大,对于一个在国外出身、长大的孩子来说,很有挑战性。但我知道,只要女儿答应了的事,她一定会好好地完成。我们在一边讨论女儿这首歌以及怎样让女儿去把握等等,一边听着女儿一遍又一遍的练唱,感觉她每重复一遍,都有小小的进步。我们只是不时地提醒她,告诉她要先记住歌词,旋律的感受可以稍缓一步。

时间已经不早了,两位客人起身告别,但临行前想听听女儿通唱一遍,女儿本来还未准备好,但不愿拂逆我们的请求,只得无可奈何地试唱。她没有放开嗓音,而是用气声哼唱,我听得出来,她已将其中的意境与思想表达了七、八分。我们大家听后都比较满意。至此,我相信,只要稍微多给女儿一点是时间,她会唱好这首歌的。

当一切似乎都已完成,女儿应该睡觉的时候,她的好朋友又打来电话与她神聊。时间本来已经很晚了,我不得不中止她俩的海阔天空, 叫她早点休息。女儿应声听了我的劝说, 可实际上,我最终也不知道她是几点睡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