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水井->正文
 专栏新作
 - 为杂草请命
 - 中国食文化的阴影
 - 妈呀,《妈呀,中国》
 - 士大夫的风骨 -- 悼
 - 比基尼与黑面纱
 - 老虎偷情,干卿底事
 - 引经据典的美国总统

 
 
妈呀,《妈呀,中国》

水井


日前上网,看到网友我爱微风和Timothy在湖南卫视演唱《妈呀,中国》的实况录像。看过之后,不禁心中暗叫一声“妈呀”。

 

《妈呀,中国》词、曲、唱俱佳,展示海外游子对祖国的情愫,以调侃语气表达爱恨交集之感,谑而不虐,是难得的网络佳作。然而,看我爱微风、Timothy在湖南卫视演唱这首歌,感觉很是异样。

 

湖南卫视是煽情高手,而且走火入魔,不煽情无以成节目,对我爱微风、Timothy自然也照例纳入煽情轨道。湖南卫视邀请我爱微风、Timothy回国演唱,事先精心安排,对两人严加隔离,务必将这两位网友的第一次见面放在舞台现场,以便做足效果。其实,网友之间只以神交,本是司空见惯之事,毋需大加渲染。再说,我爱微风、Timothy并非动辄涕泪横流的超女快男,而是成熟稳重的大老爷们儿,太过煽情,反觉别扭。

 

待到两位主持人引领的煽情单元结束,我爱微风、Timothy开始演唱。听过之后,感觉少了许多内容。好奇之下,对照歌词,再听一遍,这才发现删去八句歌词,而这八句正是精华所在。本来以为尽管内外有别,但在国内演唱《妈呀,中国》,只要删掉“八十二能娶二十八”一句,已可过关,结果还是低估了国内的审查尺度。批评词句既已删得一干二净,再唱“原谅我有时乱说话”、“当妈的根本不用怕”,便显得不知所云了:你没乱说话,为娘怕个啥?

 

对于删剪歌词,“官方”的说法是:节目时间不够。我爱微风、Timothy在舞台上总共站了十分钟,不着边际的煽情占去大半时间,而唱八句歌词不过几十秒而已。其实,八句歌词因何被删,人人心知肚明,何必解释。

 

现在各类歌曲不计其数,但歌多好的少。《妈呀,中国》就是一首好歌。《老鼠爱大米》、《两只蝴蝶》之类,流俗以至媚俗,原无不可,然而《妈呀,中国》本是牛虻之属,倘若去掉锋芒,向《祖国,慈祥的母亲》、《亲吻祖国》靠拢,便觉有些怪异,反不如老鼠、蝴蝶来得本色、爽利。

 

我爱微风、Timothy才气甚高,每作一歌,常能自出机杼而不同凡响。自网络加入主流,向有先例,然而得失之间,需要细加权衡。为上湖南卫视,删剪《妈呀,中国》这样的精品,似乎太过可惜,有所不值。当然,值与不值,作者自有判断,旁人说三道四,都是多余的话。

 

有朝一日,如能大大方方、不加修饰地在国内演唱《妈呀,中国》,那么,在呼唤祖国时,大约也不必再语意双关地先喊一声“妈呀”了。

 

 

《妈呀,中国》的歌词(划横线的是湖南卫视删掉的段落):

(T) - Timothy
(F) -

(C) -
合唱

(music)

(T)
我生在新中国,我旗下
(F)
我戴过红领巾,我国如
(T)
十年寒窗苦,我好不容易
(F)
我成不算差,(C)可我口落不下

(F)
差又阳,我出国象出家
(T)
家糊口,我得赶紧办绿
(F)
出国拿,回国却偏要VISA
(C)
入了外国籍,但我做梦都中国

(T)
我的大中国,(F)我的大
(T)
尽管我在外泊,(F)是把你
(T)
我的大中国,(F)我的大
(C)
里雨里同度,我只

(F)
我曾经爱闯荡在却很想家
(T)
爸爸已去世,家里就剩妈妈
(F)
我很想做海,怕你嫌我年
(T)
可是你看那,他八十二能娶二十八

(music)

(T)
在国外住得越久,我心里就越放不下
(F)
好不容易了假,我冲冲地回家 (T)北京迎你
(T)
看着立交桥发傻,我迷失在高楼大厦
(F)
江河流着黑水,天空下着黄沙 (T)呀,也算是晴天啊

(T)
老同学一面,感觉亲如一家 (F),喝酒!
(F)
可陌生人我,有冷眼有时骂 (T)嘿!你眼啊
(T)
纽约还多,路比敦要大 (F)那当然
(F)
,坐去那真叫害怕 (F)找死啊你!

(C)
不管怎么样,是你把我
即使跑遍了全世界,也忘不了个家
只希望你更好,原我有说话
儿女点牢,当的根本不用怕

(F)
我的大中国,(T)我的大
(F)
尽管我在外泊,(T)是把你
(C)
我的大中国,我的大
里雨里同度,我只
里雨里同度,我只
里雨里同度(F)我只(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