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一娴->正文
 专栏新作
 - 地震和神仙
 - 一只颠覆常识的兔子
 - 雨夜微思
 - 在NBA现场感受美国文
 - 想起布拉格春天的小
 - 端午的沉思
  

 
 
雨夜微思

一娴


安谧的夜晚,窗外是细无声的小雨。

今年LA的雨水很多,据说是二十年来罕见的。有一个星期,天天都是大雨或暴雨,间或有冰雹,海边还有龙卷风,晚上的温度降到了接近零度。

门前先生种的一株红梅,正是暗香浮动的时候,被花生米大的冰雹打得七零八落,花坛里的四季海棠,翠绿的叶子也已支离破碎,小小柔柔的红花却还都一簇簇地开着。不禁想起李清照的那句词,不同的时空,飘渺的那里“应是绿肥红瘦”,这里却是实实在在的红肥绿瘦了。

那些雨夜 ,温馨而安宁。吃过晚饭,把碗筷放进洗碗机。一杯葡萄酒,一本书,在壁炉边把自己舒舒服服地塞进椅子里。

窗外的雨声,时而沙沙如低低的絮语,时而叮当如跳珠落下木盘。壁炉的火熊熊燃烧着,一种醉人的温暖混合着酒香,慢慢弥漫开来。这样的夜晚,心灵深处最柔软的地方,最容易苏醒。那些逝去的往事,悄然飘落,又在炉火照不见的阴影里淡淡起舞~

今夜的炉火依然温暖。突然想起爱尔兰诗人叶芝,那首有名的《当你老了》,一个多世纪来,那些诗句不知感动了多少人。当你老了,如果仍然有人爱你“圣洁的灵魂”,爱你“饱经风霜哀戚的面容”,你的生命又怎能不像婆娑的绿树那样永远歌唱着呢!

想起叶芝的诗,因为炉火唤起了叶芝的诗所特有的梦幻般氛围的感觉,诗的开头写道:当你老了/头发花白/睡意朦胧/在炉前打盹/取下这本诗集/慢慢吟诵/梦想你曾经柔柔的眼神/晕影深深....../ 我也取下一本诗集,也在熊熊的炉火旁阅读,伴着屋外的寒风冷雨。我对自己说,幸好,你没有在炉火边打盹,说明你还不老。

但是每个人终究都会老去。这也是一种宿命。在叶芝,这种宿命由悲天悯人的精神和对理想和爱情的执着追求所构成。叶芝的《当你老了》是一首爱情的绝唱,绝唱的背后却是令人叹息的爱情悲剧。没有贯穿叶芝一生的这种痛苦,我们就不会读到这样的爱情绝唱。

讴歌得不到的爱情,最后,抖落一生的枝叶和花朵,在枯萎中进入真理,这就是叶芝,一个伟大诗人的宿命。

夜深了,炉火渐渐熄灭。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临入梦乡的时候,我想着,宿命之所以是宿命,在于它的无可选择。可是如果可以选择,我会选择做一个平凡的人,享受浪漫的爱情,享受平淡的生活,享受在寒冷的雨夜里,伴着温暖的炉火阅读,“…… 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