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捷夫->正文
 专栏新作
 - 习近平玩儿微博 引外
 - 深度报道:令完成案与
 - 深度报道:令完成案与
 - 深度报道:令完成案与
 - 躲北京阅兵 中国民众
 - 中国举行阅兵 美国表
 - 审判周永康 美英媒体

 
 
美国记者:“亲历中国猪流感检疫隔离”

捷夫


美国记者:“亲历中国猪流感检疫隔离”

译者:捷夫

美联社记者维尔·维瑟特(Will Weissert)近日从中国临港发出了一篇有关大陆猪流感和疾病防疫的特别报道,令欧美各大报系纷纷转载。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2009518日报道,维瑟特与夫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南方参加老同学的婚礼,不想一下飞机就让他们大吃一惊。

“中国方面共有四个人正等着我们呢,我们立即被带到为猪流感检疫而专门设立的隔离旅馆。在从政府卫生防疫部门的中巴上下来之前,翻译从车窗外问了我和我太太一个问题,‘你们想分开住还是住一块儿?

“‘我们已经结婚了。’

“‘这我知道,’他略显焦虑不安,声音继续从他戴着的塑料口罩中传出来,‘想分开住还是住一块儿

?

“我和我太太身体从未感到不适,但是我们显然来的不是时候,仍被中国当局要求在一家偏僻的旅馆进行检疫隔离。他们给我们的唯一解释,就是我们的飞机从我们古巴哈瓦那的家起飞后途中曾于墨西哥的坎昆做过短暂停留,而现在中国政府决心严防一切可能的猪流感病毒入境。

“我们辩解说,其实在坎昆我们只待了两个小时,根本就没有离开机场,况且墨西哥的医生对所有旅客都用电子温度计做了体温测试;当我们改换美国大陆航空公司的航班从纽约飞往上海之前,所有乘客都被禁止离开座椅,直到美国的检疫人员为我们做完检查。这些都没用,中国卫生官员不管这么多。

“我们就这样被强制进行猪流感检疫隔离,也戴上口罩,呆呆地看着医护人员跑来跑去忙碌着。我是美国公民,太太是智利人,我们护照上墨西哥海关的大印说明了一切,也给了中国当局足够的理由把我们与外界分开。

“三个半小时之后,一个被中国人称之为‘领导’的人正式确认我和太太将在这里逗留7天。我们赶快说我们可以乘原航班返回,但他说‘那根本不可能’。

“这引起我太太的反弹。她也是一个记者,受雇于智利的新闻机构。她认为美国的猪流感病例多于墨西哥,而我可能是少数几个受到这种隔离‘待遇’的美国人之一。

“‘为什么美国至今没有采取任何隔离措施?

“大夫回答说,‘这也是别的许多人问我的问题。’“我们所居住的旅馆位于临港,是上海南部一座新开发的工业区。我们得到了一间比较高级的旅馆套房,原因是匆忙之中中国人弄错了,以为我们是来‘度蜜月’而不是参加老同学的婚礼。

“这有点像是在住院,只是我们的的确确没有任何病痛。房间里的电视共有25个频道,外加CNN和中国官方的英文台。我们看了不少羽毛球比赛,另外还有几个中国学生模仿“后街男孩(the Backstreet Boys)”演唱。看烦了拉里·(Larry King)的脱口秀,又转到中国的英文台,那里的圆桌会议正不厌其烦地谈论垃圾收集,然后又是两岸关系专题。

“全身捂得严严实实的医护人员每天都要来到我们房间给我们查体温,第一次是早上7点,第二次是中午12点。当我试着用普通话与她们交谈时,她们发出轻松的笑声。好像她们每次人都不同,但从厚厚的工作服和头罩口罩外,也真的很难区分。

“‘试表了,试表了’,她们每次都这么说。试完了,她们又每次都说‘正常’。旅馆内部的检疫工作有条不紊,许多垃圾桶都贴有警告。

“隔离期间的饮食真还不坏。我们的饮品一般是瓶装水和绿茶。三餐则包括猪肉、牛肉、鱼类、米饭、汤、酸奶和水果。我们可以选择中餐或西餐,尽管其实两者差别并不很大。我尽可能把盘子中的食品吃完,因为我不想让他们觉得我有病。

“工作人员把三餐推倒走廊供我们自取,而他们立刻就离开----显然是怕‘传染’上猪流感。就这样,我们看报、看电视、吃饭、睡觉、偶尔打打扑克 虽然大门没有警卫,但是如果我们企图离开还是会被立即发现。

“我们的绝大多数‘邻居’都是中国人,他们在这里是因为接触过墨西哥的旅游者或来自其他被中国政府认为有疫情的国家。我见到了Ivan Rojas,一个在华居住和工作了四年的墨西哥汽车配件工程师。他去墨西哥老家度假,一回到中国就被带到这儿来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osted on www.creaders.net: 2009-05-19 00:20:59
http://news.creaders.net/headline/subject_details.php?nid=389747&id=452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