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水井->正文
 专栏新作
 - 士大夫的风骨 -- 悼
 - 为杂草请命
 - 保姆和谷歌,黑暗与
 - 天主教士=牧羊人=狼
 - 中美角力:是套路表
 - 中国食文化的阴影
 - 妈呀,《妈呀,中国》

 
 
保姆和谷歌,黑暗与光明

水井


亲戚家有一位保姆,中国大陆有一个谷歌,本来风马牛不相及,但这位保姆似乎不贪图钱财,而谷歌似乎坚守原则,于是就有了一点联想。

先说保姆。北京亲戚家的奶奶年逾九旬,患有帕金森综合症,生活不能自理,于是儿女们为她请来保姆小张照料日常起居,因为工作辛苦,所以报酬自然要高些。小张是四川人,年纪在四十左右,性情快活,手脚勤快麻利,还做得一手好菜。打扫卫生,买菜,做饭,喂饭,槌背揉腿,每夜数次接痰、照顾起夜。做好这些日常工作,已不容易,而小张还自做主张,执意督促奶奶锻炼身体,搀着,扶着,架着,每天必须完成几百步的定额。为了给奶奶鼓劲儿,小张编出各种歌谣,边走边唱。奶奶懒动,小张便使出各种手段,连哄带劝,连蒙带骗,不完成定额,绝不罢休。老人家有病在身,心情烦躁,难免时不时骂小张几句,而小张只当做耳边风,毫不在意。骂归骂,奶奶离不开小张。每年春节,小张回乡探亲,对奶奶都是一个大关口。

家里人都明白,有了小张,实在是奶奶的福气。

奶奶的儿女们对小张的工作无可挑剔,但对她这样卖力的动机早有定论:还不是为了那份工钱?

在全国各地,保姆的名声似乎都不大好。工作偷奸耍猾,买东西克扣斤两,为了多拿几块工钱,不管雇主家死活,编个借口,拔脚就走,将跳槽进行到底。尽管家政服务公司多如牛毛,但几乎家家户户都在大叹“找保姆难”的苦经。话说回来,无利不起早,已是深植人心的行为准则。世人皆浊,要求保姆们独清,似乎也不公平。

小张背井离乡,到北京打工,当然是为了挣钱。然而,她对奶奶的照料如此体贴入微,为了奶奶好,她不仅不怕多受累,而且情愿忍受委屈。只有生性善良,才能做到这一点。然而,人们看到的唯利是图太多太多,看到的善良太少太少,所以不相信小张的善良。

再说谷歌。谷歌退出中国大陆市场,引来爱国同胞们骂声一片。对于谷歌此举的动机,同胞们提供了许多版本。有的说,谷歌竞争不过百度,只好败走香港。有的说,谷歌与美国政府串通一气,以退为进,向中国施压,妄图以商业手段干预中国内政。有的说,谷歌充当反华急先锋,希望引起在华外国公司的连锁反应。最温和的说法是:谷歌太过天真,对政治一窍不通,损己不利人。

各种说法都有,唯独不相信谷歌自己的说法。谷歌的“不做恶”信条,只招来聪明的同胞们不屑的冷笑。“学习雷锋好榜样”,“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三个代表”,“无私奉献”,如此等等,漂亮话我们听得多了 -- “不做恶”?这话骗得了别人,想骗心明眼亮的广大中国人民,没门儿。

其实,对谷歌两位创建者的一贯言行,对谷歌的发展轨迹,对谷歌的经营理念和经营方式,只消稍做了解,就会知道,谷歌坚守“不做恶”原则,并非挂羊头卖狗肉。然而,在一个高擎“为人民服务”大旗、其实信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国度,只有傻瓜才挂羊头卖羊肉。因此,“不做恶”只能被认作欺世盗名的假话。假作真时真亦假,信哉斯言。

顾城说: “黑暗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遗憾的是,习惯于黑暗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是光明,因此也就不再相信光明的存在。不相信光明,心理就会阴暗。心理一旦变得阴暗,即使看到光明,也不相信那就是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