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水井->正文
 专栏新作
 - 士大夫的风骨 -- 悼
 - 为杂草请命
 - 保姆和谷歌,黑暗与
 - 天主教士=牧羊人=狼
 - 中美角力:是套路表
 - 中国食文化的阴影
 - 妈呀,《妈呀,中国》

 
 
为杂草请命

水井


晚冬,大雪一场接一场,几番胆战心惊之后,终于又是一年春草绿。

 

暖风吹拂之下,万物生机萌动,不分高低贵贱,无论三六九等。屋前屋后,草绿了 -- 好草、杂草一起绿了。清晨,如歌中所唱,“露珠儿撒满了青草地”。露珠儿挂在草叶上,晶莹澄彻。不管是好草,还是杂草,有了露珠儿的滋润点缀,立刻平添了几分精神。

 

在我眼里,好草、杂草没有太大区别,只要院中一片绿色就好。然而,既已入乡,总要随俗,于是又开始了每年一度的除草大运动。先是赶在迎春花开之前,普施针对马唐草的除草剂,然后再撒专杀宽叶杂草的weed & feed之类。遇到顽强抵抗、拒不纳命的杂草,便使出据说当年先是反对派对付革命党、后是革命党对付反对派的手段,“宁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动用roundup,不分良莠,格杀勿论,然后再补种好草。

 

每年杀杂草,干归干,心里总是不服。树林中百鸟争鸣,才有意思;您把乌鸦、麻雀都除了灭了,单留喜鹊,不就没意思了吗?可是,牢骚归牢骚,杂草还是照杀不误。

 

上世纪六十年代,一幅国画非常有名。画上一位小姑娘,跪在地上,手拈一枝蒲公英,鼓起腮帮,轻吹蒲公英伞,小小白伞在空中飘荡。画面简单,笔触洗练,小姑娘的天真憨态跃然纸上,非常动人。此时此刻,对一位小姑娘来说,春天的全部妙处都在这枝蒲公英上了。

 

可惜,蒲公英被列入杂草黑名单。一位同事勤于园事,对杂草深恶痛绝,说起蒲公英,更是恨恨连声:这玩意儿最烦人,根儿扎得贼深,哪怕就除一棵,就得费老鼻子劲儿了;用药杀吧,这玩意儿的叶子还摊得贼大,它倒是死了,可留下一块疤瘌,还得补草,烦!

 

有家邻居或因生性懒惰,或因宅心仁厚,不动翦除之念,放蒲公英一马,于是每年雪消蕙草初长之时,便有满院黄花开放,全然不顾邻人嘲笑的眼光,迎风摇曳,展示着属于自己的一片春色。在那位同事家的院里,在我家院里,都看不到这片春色。

 

没有蒲公英的春色,不知是否还算得完整的春色?

 

纯为观赏而种好草、除杂草,似乎并不见于中国传统。农夫“锄禾日当午”,隐士“晨兴理荒秽”,虽是除草,但都是为生计,才要锄去田间莠草,而非为了美观。“西宫南内多秋草,落叶满阶红不扫”,可见即使皇家庭院,似乎也不清除杂草。

 

为了院中草坪整齐划一,抛却自然景观的丰饶意趣,费神费力,费时费钱,何苦呢。

 

蒲公英 - 杂草?

 

 

传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