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谢盛友->正文
 专栏新作
 - 谢盛友竞选班贝格市
 - 记录我在家园的心路
 - 如何融入德国社会
 - 中国的“国母”是不
 - 刘少奇前妻谢飞生命
 - 没有国父,哪来国母
 - 德文著作《留德岁月

 
 
谢盛友:啊,上海女人!

谢盛友


 
谢盛友:啊,上海女人!



那年在波恩,请龙应台来与大家座谈,由于她在上海文汇报刚刚发表《啊,上海男人》,显然,在座谈会上龙应台被来自上海的男人围攻。

  上海男人自辩:不可能!上海男人在家都做饭?龙应台胡扯,至少是以偏概全。

  我来“以偏概全”一下:我有一个朋友,上海男人,在德国某大公司任工程师,他太太也是上海人,家庭主妇,而每次下班回家后,他亲自下厨炒菜。每当人家问他,是否你们上海人都是男的煮饭时,他否认:“我之所以炒菜,是因为我炒菜比我太太炒的好吃。”

  根据我的观察,这个朋友倒是从来不洗碗、不洗菜,不干这些“低级别”的劳动。

  本来嘛,男人不做家务,至少可以找出一百种理由。

  北京男人在那里乐呵呵:“我们北京男人可不是这样!”

  之后不久,龙应台又送我一本书《我的不安》。有啥好不安的,因为有上海女人,才有上海男人。我告诉龙应台,上海女人有上海母亲,上海母亲有上海外婆。上海外婆教育上海母亲,新娘结婚后最要紧的第一功课是,学会赖床,丈夫会早起床到市场买菜。下班后,回家路上,哪怕没钱买任何东西,也要顺便逛一会儿商店,到家后,丈夫肯定已经把饭烧好了。

  黄浦江水先一代一代养育上海女人,才有龙应台笔下的“上海男人”下班后提着带鱼回家,系着围裙,站在炉灶前。

  上海女人是天下比较精明的女人,而且是你永远猜不透的女人。女人嘛,如果你能猜得透,女人就不神秘,就失去价值了。

  在维也纳开会,一个欧洲文友不解地问:“上海的水质并不好,为什么上海女性,个个皮肤白皙?”

  上海女人的精明,主要是她们懂得如何保护自己,然后才是保护自己的皮肤。

  上海女人穿着打扮,懂得用心。上海女人买服装的地点也很讲究,碰上熟人,她们会说:“阿拉去淮海路买么子……”等熟人走远了,一转眼就拐进茂名南路买假名牌去了。

  上海女人天生都是戈培尔(Paul Joseph Goebbels,1897-1945)的崇拜者,“谎言重复一千次就成为真理”(德文:Man muss eine Luege nur oft genug wiederholen, damit sie zur Wahrheit wird. )。她明明穿的是假名牌,但是她逢人就说,这多么名贵。上海女人的气质,也不知道从哪来,假名牌穿在她身上,没有人怀疑是假货,这就是上海女人的本事。

  上海女人另外一种本事,她们不但说“谎”,而且善于说“谎”。陪她到香水专卖店,她根本就没有钱买高级香水,或者不准备现在买,但是,闻到了香奈儿5 号的味道,她说:“阿拉不是太喜欢香奈儿5号这个味道。”售者和听者被折服,她的“谎言”提示一个事实:她是名牌香水的老用户,差不多可以当鉴定专家啦。

  我说上海女人的精明,她们不但“精”,而且“明”。这个明,是她们明白自己份内的权利和义务,她们的确要追求自己的最大权益,但是她们一般不会伤害无辜。

  上海女人的另一本事是,用“更有尊严”的办法找回自己的“尊严”。在豪华酒家用餐,买单时问能不能打折,餐厅服务员当然不肯。座中一位上海女人饭前翻阅过报架上的旅游杂志,她听到服务员不肯打折,灵机一动,立刻拿来杂志,熟稔地翻到其中一页,当着服务员的面撕下一角给服务员,服务员还没反应过来,上海女人已经发问了:“这下可以打折了吧?”餐厅服务员不情愿地点头。上海女人撕下的杂志一角,就是这个酒家的打折券,害得餐厅服务员立刻从报架上撤下所有杂志。

  上海女人这种“有尊严”的生活之道,其实她们传承了她们的母亲甚至她们的外婆的精髓。

  困难时期,上海女人发明“假领子”,其实是真领子,假衣服,她们的发明令外地人错觉,上海女人的衣服没有一件是重样的。

  上海女人一般都会自己动手,还会套裁,于是就可以省下三四寸布料。在布店,连营业员都觉得不可能的时候,上海女人有那么点得意扬扬,对营业员说:“师傅,我晓得格,侬剪好了。”上海女人还会跟营业切磋如何套裁,营业员也算得有经验算得精怪了,但是被上海女人套裁的方案一说,还真服了她。营业员哗哗哗地抖开布匹,尺一量,裁缝剪刀顺势滑过去。上海女人看得很清爽,自己到底是面熟的老客人,营业员量好尺寸,还放了一码,大约是拇指的宽。当然更让上海女人沾沾自喜的是,打折的零头布。上海女人眼明手快脑子灵,眼珠一转就算到了自己的利益。几天之后穿在身上,逢人便炫耀自己的巧夺天工。

  三十年前,上海市场上生的切面是2角1分1斤,精明的上海女人只买4两,按照四舍五入的计算法4两就是8分,然后再跑一家粮店买4两,再跑一家买2 两,那么1斤切面就省下1分钱。

  上海女人走向国际,有一次在饭局中,湖南女人对着上海女人说:“看你,真的不像上海人。”湘气湖南人认为,这话是对个别上海人的一种褒义,可是湖南人已经偏见在先:上海人个个斤斤计较、个个吝啬。在场的上海女人当仁不让:“这是什么话?!你别以为上海人个个都是吝啬鬼?”她的发怒回答,已经给出一个回答,那就是多数上海人早已经接受了多数人的偏见。

  精打细算的上海女人,历代如此,其实并不是吝啬。

  维也纳文友一时不解,上海女人的皮肤为何白皙。

  我永远的不解,为什么上海能让每一个在上海生活的女人都不知不觉地变成“上海女人”。

  写于2010年5月5日,德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