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正文
 专栏新作
 - 习近平玩儿微博 引外
 - 深度报道:令完成案与
 - 深度报道:令完成案与
 - 深度报道:令完成案与
 - “习马会” 西方媒体
 - 中美南海军事对峙:外
 - 习近平为何遭拒绝?!

 
 
谢盛友:中国人为什么这样吃饭?

谢盛友


 

谢盛友:中国人为什么这样吃饭?

细细的两根筷子,搦在手上,运动自如,能戳、能夹、能撮、能扒、神乎其技。我也是中国人,你是否与我一样也想过,我们中国人为什么用筷子吃饭?当然,因为我们的祖祖辈辈用筷子,所以我们也用筷子,习惯了,就不用问了。但是,为什么形成习惯呢?这个习惯能否被打破呢?思考这个问题,我绝对没有反对用筷子的意思。但是,如果从卫生和环保的角度来讲,我的确反对用筷子吃饭。木质筷子与金属刀叉相比,金属容易洗干净,而筷子容易隐藏细菌,再说,用木质筷子,尤其是一次性筷子,一年要花费多少木材?

梁实秋先生在《吃相》一文中说“他们都是自食其力的人,心里坦荡荡的,饿来吃饭,取其充腹,管什么吃相!”
如果在家里,当然没有人管你的吃相。但是,在公共场合,你尽管自食其力,若吃相难堪,你心里就无法坦荡荡。

日前上海公布了迎世博公民道德调查报告,首次将餐饮文明列为调查内容,很遗憾,“使用公筷公勺”在此次调查中的中选率排在最末位,这说明现代文明餐饮行为在上海还未被普遍接受。

大家在一起吃饭,我们中国人不太愿意用公筷公勺。一家老小,还有客人,不管在家,还是在餐馆,一人一双筷,要吃什么菜肉只管伸筷子去夹。如果客人客气,主人还会替客人夹菜。我们的祖祖辈辈告诉我们,用公筷,会让人“见外”。

我们喝汤,当然用碗,吃饭也用碗,但是,碗比较小,哪怕用公筷公勺添菜加汤,不慎或动作不灵敏,偶尔会有汤汁肉汁掉到桌子上。倒是西方人一人一碟,不容易发生意外。
西方人比较讲究,进口的东西是不能随便吐出来的。随便吐,不但不卫生,而且不雅观。我们中国人尽管都是自食其力,但是,我们的口味特殊,吃的猪肉最好带些骨头,吃的大虾最好带壳,骨壳是不能随便吞咽下去的,当然会给餐桌制造很多垃圾。

二十年前我当学生时,在中餐馆做跑堂,每年春季纽伦堡举行国际玩具博览会,来自中国的参展者特别多,博览会期间,国内同胞每天晚上蜂拥而上。
 “怎么搞的,你们上菜为什么这样慢,一点做生意的规矩都没有!”国内大款发话。  

 西方人是吃多少点多少,国内同胞喜欢点很多菜,而且每碟菜都要剩一些,更加糟糕的是,同胞用餐过后,桌布十分肮脏,不仅仅桌面桌布要换,底层垫布也要换,加再多的的漂白粉也洗不干净。

那位大款同胞,不知道中哪门邪,抽完大中华,烟头不入烟灰缸,而是将之往地毯上扔,而且用脚踩,使得地毯出现一个不大不小的黑洞。同胞客人走了,地毯上的那个黑洞还在,我每次看到它时,就想起那位伟大的客人。

小波是我二十多年的朋友的弟弟,他带团,电话里说,要我的餐馆给他们三十个人提供午餐。我说,我没有单独房间,无法接待。小波不解,天下哪有送上门的生意不要的?我说,凡事有得有失,我不太愿意接纳国内来的代表团用餐,根据我十几年经营餐馆的经验,国内同胞来用餐的那天,营业额是减少,不是增多,因为德国那些老客户,进门一看到中国人在那里喧闹,就走了。这就是我拒绝小波的理由。但是小波的哥哥亲自给我打电话,说这些都是国内来的高级人才,用餐时不会大声喧哗。我只好答应。匆匆忙忙把 “安静用餐”四个中文字贴好后,小波与那些高级人才出现,个个西装笔挺、有模有样。用餐时是“安静”了一些,但是,这些自食其力的高级人才,心里当然坦荡荡的,管什么吃相?怎么样用筷子的都有,喝汤时“咕噜咕噜”,吃菜时嘴里“叭叭”作响,一边吃饭,一边和人聊天。
他们走了,桌子上面留下的垃圾挺多。与二十年前相同的是,他们用过的桌布十分肮脏,不仅仅桌面桌布要换,底层垫布也要换,加再多的的漂白粉也洗不干净。与二十年前不同的是,他们不在餐厅里抽烟,只能在外面,因为如今德国法律规定,餐馆等公共场合禁止抽烟。

我也曾陪同国内来的高级人才吃西餐,他们在德国人餐馆里就比较规矩,尽管使用刀叉笨拙,但毕竟是一人一叠,不至于把桌布弄肮脏,在欧洲人面前,更不敢大声喧哗。

有人说,欧洲人的祖先喜欢打仗,所以他们喜欢使用刀叉,为什么他们这样的喜欢,慢慢地变成一种习惯?这样的习惯很好,至少不容易弄脏桌布。为什么他们能从野蛮变成文明呢?有人说,我们中国人的祖先比较含蓄,所以我们喜欢用筷子,因为用筷子比较灵活,能左能右,能上能下,轻便自如。使用筷子的人,再灵活做人,在别人那里还是很尊重别人的规定的。灵活自己,恐怕是自己不喜欢用自己的法律来规定自己,也很可能是喜欢用自己的规定去规定别人。

为什么我们中国人吃饭是这个样子?为什么我们中国人在自己人这里吃饭是这个样子,而在欧洲白人那里吃饭是另一个样子?

    写于2010 年 3月29日,德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