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一娴->正文
 专栏新作
 - 要从历史感高度看中
 - 美国很多人认同 时间
 - 对台军售是一把双刃
 - 白宫高官为何大秀中
 - 现阶段中美军事战略
 - 2011年,美国心目中
 - 从胡奥通话看中美关

 
 
美国为何急于再次用汇率施压中国

一娴


奥巴马结束亚洲行,甫一回国,美国白宫官员就放出硬话,“限期”中国在明年一月胡锦涛主席访美时就人民币汇率问题拿出成绩。笔者认为,这是奥巴马面对国内的舆论批评,为亚洲之行的外交挫败,寻找一个台阶。

  奥巴马这趟长达十天,一路风风火火却最后两手空空的亚洲之行目前已经招致美国国内一片非议。《华尔街日报》载文批评说,参加两次峰会而空手而返,在美国历届总统中十分罕见。美国商会则警告说,未能和韩国的协定,美国可能将流失34万个工作机会。这让奥巴马和刚刚经历中期选举伤痛的民主党进一步感受到了来自国内的强大压力。

  奥巴马此次亚洲之行,是在美国高调重返亚洲的背景下开展的。对于奥巴马而言,当前最头疼的问题是经济。由于国内失业率长期居高不下,经济复苏进展缓慢,在本月初举行的美国中期选举中,民主党失去了对众议院的控制权。因此,奥巴马对于这趟包括对印度、印尼、韩国、日本和G20APEC峰会在内的行程的重点放在经贸领域。

  但不知道是不是应了“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这句老话,从两印到韩日,绕着中国划了一道美妙的弧线后,除了在印度为美国人“找到”5万个工作机会,以及与印尼达成一些合作协议以外,其它的似乎都空空如也。就连和铁杆盟友——韩国的自由贸易协定也功败垂成。

  特别是对于在韩国召开的G20峰会,按照美国的原计划,这将是一次“围剿”行动。美国将以人民币升值加上稀土问题联合其他国家对中国施压,并以贸易失衡为由,提议为各国的经常项目采取强制性设限。但从实际情况看,各国对此并不感冒,反而因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致使全球热钱泛滥,而纷纷向美国开炮。就这样,一场“围剿”变成了“反围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师西蒙约翰逊也表示,参加两场峰会,却无功而返,对美国的经济和奥巴马总统来说,实在难以想象。

  奥巴马亚洲之行的失败是否有中国因素,应该说,中国的影响是与日俱增,但主要还是美国自己的影响下降的结果。日韩是美国的铁杆盟友,对印度、印尼,中国并不存在多大的影响力,而G20APEC的主导权的天平更是长期向美欧等西方国家倾斜。重要的是美国刚刚启动第二次量化宽松政策,把自己推到了众多国家的对立面。在此情况下,对于美国主张自然应者寥寥。而且,奥巴马对美国影响力减弱并没有清醒的认识,一些亚洲国家愿意美国参与亚洲事务,更多的是基于平衡的考虑,但是如果把这种考虑理解成为是对美国“领袖”的期盼,那么则是奥巴马对亚洲政治经济现状的误读或者说是自我感觉过于良好。

  美国未来在亚洲的政策,大体可以分短期和长期目标。短期目标是经济层面,如何扩大美国在亚洲的贸易份额,籍此拉动美国国内的经济发展,是奥巴马政府急需解决的问题。而长期来看,美国的亚洲政策还是希望在全球战略重心转移的过程中,维护美国的全球利益。中国的崛起,毫无疑问地对美国构成一定的挑战,因此,拉拢和利用亚洲各国制衡中国,是美国现在和未来的亚洲战略基点。可以预料,美国的巧实力和中国的软功夫的交手,未来亚洲会有很多好戏可看。

  回到白宫的“限期”说。白宫为奥巴马解围战书并没有得到多大的回应,无论是国内还是中国。美国中期选举后,政治焦点转向国内的经济复苏问题,人民币汇率的政治色彩减弱。美国那些国会议员,其实心里很清楚,即使人民币上升40%,也解决不了美国的失业问题。最有力的证明就是,那些被民主党竞选广告批评为把工作机会让给中国的那些共和党候选人,多数当选,而即将替代波洛西成为众议院议长,被称为将是最有权势的共和党人的约翰伯纳,曾在今年9月众议院通过的逼迫人民币升值的议案中,投了反对票!如果中国并未在明年一月胡锦涛访华前交出美国希望的“成绩单”,美国会怎样?白宫没有说,实际上也无法说出什么。

11.16.2010 于LA 疏桐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