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茉莉->正文
 专栏新作
 - (图文) 茉莉:《诗从
 - 茉莉:撑藏语-孩子
 - 西方人怎样解读西藏
 - 茉莉:仿苏格拉底追
 - 茉莉:藏族精英的反
 - 茉莉:西方人为什么
 - 茉莉: “农奴曲”老

 
 
茉莉:撑藏语-孩子们发起的文化自救

茉莉


 

 

        撑藏语:孩子们发起的文化自救
 

                                                                                    
                                    茉莉
 
 

  2010年8月,当广州市民为“保护粤语”而集会抗议时,心怀痛苦的唯色在她的博客上写道:“广东人可以为粤语走上街头,而藏人呢?……身为‘少数民族’的我们,眼看着拉萨小学校的门口悬挂这样的标语:‘我是中国娃,爱说普通话’、‘普通话是我们的校园语言’却不敢吭声。”
 
  为什么西藏人不敢吭声?唯色和她的朋友认为,广州数千人集会游行挺粤语可以和平落幕;假如在西藏,数十人游行挺藏语会立即逮捕,打入黑牢,给安上“藏独分子搞分裂”的罪名。
 
  然而,事情并非如唯色等朋友想得那么悲观。两个多月之后,在藏区发生了一场规模较大的“撑藏语”运动。这次运动之所以至今未遭当局镇压,是由于发起者——藏族中学生的策略和理性。年轻一代西藏人为拯救民族文化的和平抗争,于此时拉开了新的序幕。
 
 

   ◎ 学生年少理性,当局定性“误解”
 

  在10月19日最先发起抗议的,是青海黄南州藏族自治区同仁县(藏语称安多热贡)的数千名中学生。从照片上看,那是一些稚嫩的藏族孩子,有的年龄只有十一、二岁。他们穿着校服,手里举着小黑板,整整齐齐地走向街头。孩子们高举的藏汉文标语上写着:“我们需要藏语课。” 
 
  引发这次抗议的导火线,是青海教育当局制订的汉语授课新政策:从今年开始,试行把中学里藏文和英文之外的所有科目,都变为汉语教学,藏族学生也被要求用汉语回答问题。同仁县学生们首先发出呼声:“我们不同意这项决定!”
 
  由此引起了各藏区学生广泛的响应。青海果洛州、海南州、黄南及海西洲天峻县等地,不少学校都爆发了成百上千、甚至几千人的示威。“撑藏语”运动从青海蔓延到了甘肃藏区。北京中央民族大学数十名学生也在校内举行游行。
 
  由于2008年的西藏骚乱遭到当局的血腥镇压,这次藏族学生自发的撑藏语运动,令我们这些海外观察者为之担忧。但是,这次的示威者都是一些上学的孩子,他们谢绝其他藏人如寺院喇嘛的参与,自己井然有序地排队上街,根据中国法律,理性地喊出:“还我合法权益,维护母语使用”的口号。
 
  在军警遍地戒备森严的西藏,往日杀气腾腾的当局,这次无法对这样年幼的孩子下手。10月29日,青海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桑杰发表文章说:“10月19日以来,我省部分州县部分中学生因受鼓动,对‘双语’教育改革方针存在误解,陆续发生上街游行、集中上访事件。”就这样,对藏族孩子们保护母语的自发运动,当局只能克制地定性为“误解”。
 
  可是,藏人的这种“误解”却是如此普遍而深刻。青海六个自治州300多名藏族教师签署《关于提高民族教育质量必须坚持以母语教学为主导的语言的报告》,青海西宁地区部分藏族退休干部和老教育工作者发出《关于青海省藏汉双语中长期改革问题的意见》,27名流亡藏族作家发出了呼吁书。藏族知识分子们争相表达他们对“汉语全面取代藏语”的忧虑,呼吁当局公正解决藏族学生的合理请求。
 
 

   ◎ 粤语只是方言,藏语代表民族
  
 
  我们可以说,正是广东的“挺粤语”运动,触发并鼓励了藏区的“撑藏语”运动。二者的相同之处是,两地人民都是在争取自己平等的语言权利,他们面临的是相同的问题,由于遭受普通话的侵蚀,粤语和藏语都有相当严重的萎缩程度。同时,当局准备或正在推出的新政策,使两种语言都面临消失的危险。
 
  但粤语毕竟是汉语的一种方言,它只是发音方式与普通话不一样,在书写上使用相同的汉字,主体语法也基本相同。同时,粤语使用者大都认同自己的汉民族身份,因此,“挺粤语”只是汉民族内部的强势语言和弱势语言之争,并不构成民族冲突。
 
  然而,藏语却与汉语没什么关系。这种源远流长的语言,是公元7世纪时,由松赞干布派出的学者,受印度的梵文影响而创制出来的。一千多年,西藏文化所建构的灿烂文明史,其卷帙浩繁,渊博深奥的文学,都是建立藏语的基础之上的。
 
  因此,藏语承载着一个民族厚重的文化,它储藏着藏民族丰富的智慧和记忆。作为精神图腾,它代表着一个民族的存在。因此西藏人很恐惧,一旦藏语消失,藏民族文化就失去了灵魂。语言的存亡关系到民族的存亡,他们因此悲愤地指出:“消灭一个民族,首先要消灭这个民族的语言。”他们普遍认为,中国当局正在有计划地消灭藏语藏文,从而巩固对西藏的统治。
 
 

   ◎ “把一种奇特的文化连根拔起”
 
  
  西藏的流亡诗人和地下诗人,经常在他们的诗歌中抒发母语被毁灭的痛苦。例如,年轻人读不懂石碑上的文字,妹妹“向没有藏文字和糌粑味的学校走去”,孙儿已经听不懂奶奶说什么了。他们控诉中共当局在西藏制造悲剧:“ 把一种奇特的文化连根拔起毁尸灭迹。”
 
  几十年来,中共官方一直有个不成文的说法:“藏文程度越高,宗教意识越浓厚,思想越反动。”他们因此视藏语为大汉族统治的眼中钉,把“教育改革”——以汉语取代藏语当作一项重大的政治任务。北京官员传达多年前万里委员长的指示:“少数民族本来没有文字的就不必有文字了,少数民族当中有文字的也应该让它消失了,全都统一使用汉文。”就在08年藏地抗议后,甘南州委书记陈建华还在大会上训斥藏人学生:“学藏文有什么用?学了藏文能出得了土门关吗?藏族中小学是在培养什么样的人?是在培养接班人呢还是在培养阶级敌人?”
 
  千年雪域,西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历来只讲藏语这一种语言。那里,曾有六千余座寺院、政府或民间的学校承担教授藏语的任务。自从1959年之后,这一切被大汉族政权强行改变了。此后,绝望的西藏人为拯救母语所做的抗争,从未停止过。
 
  早在1962年,十世班禅喇嘛就上书“敬爱圣洁的周恩来总理”,批评中共在西藏侵犯藏族的各项权利,其中包括:使藏文成为不被需要的民间文字。这封“七万言书”导致班禅喇嘛在秦城监狱被关押十年之久。1988年,西藏大学几百名学生举行示威游行活动,提出了少数民族使用母语的权利。1989年,青海省甘南藏族中学的学生举行示威游行活动,也提出了类似的要求。此外,西藏三区的各界人士以各种方式发表意见,如递交报告书、在各种藏文刊物上发表文章,召开讨论会等,一再向当局提出少数民族使用母语的重要性。
 

   ◎ 北欧重视母语和民族身份认同
 

  “假如没有了母语/ 我还能寄生于哪一具躯体?/ 假如没有了母语/ 在人的世界里我永远只是会说话/ 却无法表达心迹的哑巴。”这是藏族诗人热巴格绒泽仁吟诵的诗歌《我是靠母语为生的寄生虫》。这首诗是从“撑藏语”的年轻人心里发出的呼喊。
 
   在北欧教中文多年,笔者作为瑞典教育机构聘请的母语教师,对瑞典独特的母语教育制度深有体会。根据瑞典教育法规,每一个母语不是瑞典语的小孩都有权发展其母语。官办的母语中心共开设了105种语言课程,提供有移民背景的学生学习母国文化语言的机会,从而提升移民孩子的身份认同。
 
  北欧的土著——只有八万人口的萨米族,其语言受到国家的保护。在萨米人居住的地区,自治议会规定萨米语和国家语言(如挪威语、瑞典语)是同时使用的语言,当地的公务员被要求能熟练地使用萨米语。
 
  而在当今西藏,不但外来的汉族统治集团成员只讲汉语,就连大部分藏族官员也不说自己的语言,而只说汉语了。“藏语无用”早已是一个普遍的现实。只会本族语言的藏人,无法去当地的邮局、电信局、商店以及政府机构办事,因为法律没有保护藏民族语言的条款,没有规定有关机构必须使用“当地民族通用的语言”。
 
  由青海藏族学生发起的“撑藏语”,是一次波澜迭起的民族文化自救运动。中国当局不得不有所表示,他们除了给学生做了“误解”的定性之外,还表示在教育改革之前会听取民意。这似乎是一个缓和的迹象。但是,只要西藏人民没有获得真正的自治权利,其语言权利的保障还是无法令人乐观。
---------
 
原载香港《开放》杂志2010年1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