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谢盛友->正文
 专栏新作
 - 谢盛友竞选班贝格市
 - 记录我在家园的心路
 - 如何融入德国社会
 - 中国的“国母”是不
 - 刘少奇前妻谢飞生命
 - 没有国父,哪来国母
 - 德文著作《留德岁月

 
 
谢盛友:中华民国在哪里

谢盛友


谢盛友:中华民国在哪里


新年钟声敲响,突然间想起,祖辈奋斗的中华民国2011年一百岁了。中华民国,早就不是秋海棠了,摇摇晃晃,竟然也一百年了,今天在哪里呢?刚刚通过的欧盟议案,欧盟所有国家只承认台湾,并不承认中华民国。


小时候,中华民国在“水深火热”中。上小学的时候,课本里告诉我们,台湾同胞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台湾同胞吃不饱穿不暖,只好吃香蕉皮。而我们是共产主义事业的接班人,生在红旗下,长在社会主义蜜缸里。但是,写教科书的大人忘记告诉我们,海南岛本来盛产香蕉,为什么我们连香蕉皮都没有。

戈培尔(Paul Joseph Goebbels,1897-1945)是纳粹德国时期的宣传部长,被称为“宣传的天才”,以铁腕捍卫希特勒政权和维持第三帝国的体制。戈培尔的名言“谎言重复一千次就成为真理”(德文:Man muss eine Luege nur oft genug wiederholen, damit sie zur Wahrheit wird. )在中国不符合中国的国情,至少不与时俱进。
在中国,戈培尔的这句话应该反过来讲,因为某些谎言一开始就是真理,然后重复一千次一万次。

长大了,中华民国在引号里。大学毕业后担任翻译,不久后帮助中国科协筹建中国科技翻译家协会,在筹建工作中我读到一份新闻出版署的文件,应该是翻译守则之类,其中有一条,五十知天命,仍记忆犹新:翻译要杜绝政治错误,比如,台湾一定要写中国台湾;中华民国一定要加引号 。


后来啊,中华民国在台湾。1995年,当时的中华民国总统李登辉,于母校康乃尔大学欧林讲座发表题为“民之所欲,常在我心”的演讲,突破性地提出 “中华民国在台湾”。李登辉聪明过人,既有“中华民国”,亦有“台湾”,其意为“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承认中华民国当前处于台湾的现状。

这么聪明的李登辉,也有人感到不爽,反对者统独皆有。统派反对者的主要论点为,“中华民国在台湾”是自我放弃大陆的主张,将中华民国自限于一台湾,自贬国格。独派反对者的主要论点为,中华民国在国际上并不存在,是幽灵国家,“中华民国在台湾”将台湾贬为幽灵国家之一省,自贬国格。

国际人士,不懂中文,更不懂中文引号,也不在乎中华民国在台湾还是在哪里,经常将“中华民国”(Republic of China)与对岸的“中华人民共和国”(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混淆。据说,不少人甚至把写给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信,寄到中华民国总统府公共事务室。

陈水扁解方程:中华民国在中国,中华民国到台湾,中华民国在台湾,中华民国是台湾;台湾是台湾,台湾不是中国。这样的一元多次方程,反而给对岸中南海说因得果:民主是个好东西,民主是台湾的东西,是不适合中国的东西。难怪,中南海和陈水扁都统一了口径:台湾不是中国人的东西。

2010年11月12日,欧洲议会以压倒性票数支持给予中华民国免申根签证待遇,申根签证国家共有包括西欧,北欧,东欧与南欧的二十八个国家,其在外交上都不承认中华民国,只承认台湾。在欧洲议会眼里的台湾,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台湾。

现在呢,中华民国在哪里?2010年保钓四十周年纪念,我问老保钓如何看待中华民国。答案是,中华民国已经是历史。在德国问题研究所里,我小声问一位老前辈:“中华民国今后是否会奥地利化?”老教授回答:“中华民国早就奥地利化了,问题是中南海如何看。”

有一点谁都敢肯定,中华民国书写历史,将留在历史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