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谢盛友->正文
 专栏新作
 - 谢盛友竞选班贝格市
 - 记录我在家园的心路
 - 如何融入德国社会
 - 德文著作《留德岁月
 - 谢盛友:2012回顾
 - 谢盛友:交通灯遐想
 - 谢盛友:当儒道佛遇到

 
 
谢盛友:悼岳母

谢盛友


 

谢盛友:悼岳母

 

苍天不延慈母寿,深憾难酬半子心!


岳母,姓刘,名宝芬,2011年6月9日走到人生终点,我们未能恪尽孝道,愿母亲的在天之灵宽宥我们。在岳母病重和我们奔丧期间,我们得到上海教育局和老干部局领导,以及各位好友的真诚关心、无私帮助和温暖慰问,在此一并感谢。

妈妈山东蓬莱人,抗日战争时期当任过儿童团团长,1949年以后在上海读书和工作。岳父张道荣(2008年逝世)也是山东蓬莱人,曾为“三野”的一员(“三野”全称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当年跟随陈毅元帅,打到上海。

妈妈到上海定居以后,就读师范学校,毕业后工作,担任过上海多所小学、中学教师,小学校长和中学校长,离休前是上海工读学校校长,多次被评为上海优秀教师和全国优秀教师。

妈妈,你走了,我们接受这个不能够、不愿意的现实。妈妈, 你一路走好!

妈妈,我们相识于广州中山大学康乐园,当年我与你的大千金谈恋爱,毕业时党支部书记动员我们一起去西藏,我们不愿意,因为那里用不上我们的专业,后来被迫分散,张申华去了北京我去了湖南,一南一北。


自古忠孝难两全


我们谢家人从小被教育,长幼有序,所以我强迫申华陪我到广州电信总局,给你和爸爸拍电报。你们来了,我决心在你们面前,亲自坦白我们的人生规划。你和爸爸妈妈认可了我们的婚事后,你对我说:“小友,你好好努力,做一个忠于党忠于人民的翻译官!”

我不敢直面直接反驳你:“翻译,应该是忠于原文、忠于原意!”

人言“自古忠孝难两全”,妈妈,我是“忠孝两不全”。人言“久病床前无孝子”,妈妈,我们这些海不归,从决定留在欧洲的那天起,早就被打上“不孝”的烙印了。

1995年,你和爸爸第一次来德国探亲,你让我开车出去,想看看德国的农村。一个小时过后,你问我:“小友,为什么还没到农村?”我说,这就是农村。你不信,我只好停车。下车后,我们看了几个农村朋友的家庭,你还是不信。我带你和爸爸去看 一个养牛的庄主,那里的每一头牛都有自己的户口,一个“身份证”。告别农庄后,我们继续开车,一路上你一直问我:“小友,这些房子是私人的?这家工厂是私人的?这些土地是私人的?……”

在回家的路上,我们休息喝咖啡,你突然间老泪纵横:“中国农民呀,不论我们如何狡辩,我们都不得不承认,我们真的对不起你们。人家搞资本主义,把农村建设成这个样子,德国的农民生活是这个样子。我们搞社会主义,中国农民的生活是个什么样子?……”

妈妈,十几年来我都希望读懂你的眼泪,小友无才,至今尚未读懂。

母爱是奉献,母爱更是信任


1984年春节,我第一次到上海,那时,我跟申华还没有结婚,你却用你几个月靠加班费、积存起来的“私房钱”,给我买了一双皮鞋。这双皮鞋我一直穿到德国来。如今,你离我而去,我静静地在这里深思,才懂得这份礼物的真正意义,原来妈妈希望我的脚勤快些,常回家看看。妈妈,对不起,小友很笨,今天才明白这个道理。

妈妈,“常回家看看”这五个字,对于我们这些海不归,字字重千斤。

1999年,我带你和爸爸去柏林见我的朋友龙应台,从柏林回家的路上,我们可能太兴奋,谈话太多,我开车迷路。一路上,你们要我“做好人做到底”,继续帮助和提携你们最小的女儿张谦,我承诺。

妈妈,你最小的女儿已经成家立业,拥有自己的超市,同时为你带来了最小的外孙女。几个月前,你看到了张谦的女儿乐乐,多么可爱的一个孩子,她一到医院、一到你的病床前,就亲亲你:“乐乐,来了。”

妈妈,小友很感恩,也很知足,因为有你这位妈妈,有你这位信任我的妈妈。小友至今做了一些事,但绝对不是一个好人:


深恩未报亲先去
未及床前唤母声
遗下终生不孝恨
痛留欧洲渡人生


谢盛友,写于2011年6月19日,德国班贝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