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俞力工->正文
 专栏新作
 - 评李登辉的使命
 - 评台湾外交部制作的
 - 两岸服贸协议不是左
 - 两岸服贸协议的受阻
 - 台湾服贸风波感想几
 - 台湾“服贸事件”与
 - 克里米亚的公投与带

 
 
有关统一问题的几点看法

俞力工


 

             有关统一问题的几点看法

 

战略机遇期是干什么用的?

 

X博士似乎能知未来,甚至预测“战略机遇期”于何时结束,战略进攻期何时开始。

 

估计X先生仰仗的是种静态分析法,也就是说,把国防力量的加强逐年加码,到了2020年应当达到了“无坚不摧、无攻不克”的地步。届时只要如何如何,结果必定如何如何。

 

  静态分析的弱点就是排斥了其他的变数。就国际政治而言,变数真是太多,因此聪明的社会科学界一般都不敢把话说得太满,尤其是不敢太过依赖静态分析。

 

  我不敢揣测究竟有多少变数存在,但是却可信手拈来一点参考,作为“比较静态分析法”的补充:除了国家军事力量逐步强大之外,也要考虑到往后10年的“裸官”的妻子、儿女移民美国的数量越来越多,公家、私人存放彼处的黑钱与白钱(如美国债券)也越来越具规模。届时只要当局想动粗,美方或许只消扣押这批自投罗网的人质和物质抵押便可化解一场战争,并让中国政府唯唯诺诺。由此可见,从我们保钓人士的观点出发,为了维护国家、民族的利益,有些人还真是该杀,而且越早越好。

 

  谈及“战略机遇期”,此概念出自2001911事件。之所以是个机遇,原因在于美国当局为争取中国支持其反恐战争,而不再贬低中国为“流氓国家”,不再支持中国的边疆恐怖分子,同时把中国的“战略对手”地位提升为“战略伙伴”关系。我很赞赏中国当局认识到这是个从天而降的机遇,也期盼当局充分善用这个机遇。但是不论怎么着,绝对反对贪腐趁此机遇层层加码,民脂民膏顺势外流。

 

“一笑泯恩仇”对谁说?

 

  女孩子选择婆家不是观察送来的是什么礼物、传来的是什么话,而是审视未来的婆家是否能够活得安心。

 

  台湾80岁以下的老百姓与老共毫无恩仇可言,因此“一笑泯恩仇”也是多余的话。

 

  即便台湾当家的想笑,在老美控制下又不敢笑,“一笑泯恩仇”的号召对台湾当局也是毫无意义。

 

  显然,这是一句于事无补的废话,但为何乐此不疲,一提再提?原因在于,对台湾虽然无用,在大陆却有助于维稳宣传。对这种事,我们海外知识分子冷眼旁观也就罢了,实在犯不着学舌。

 

  怎么办?最好就是做到让台湾老百姓向往大陆而用脚投票,像当年东德老百姓一样冲破国际障碍。如果做不到这点而诉诸城下盟,当然也是一招,但却是个最不入流的招。

 

  現實政治非常殘酷,不會考慮到合乎、不合乎“時宜”。尤其是資本、利益、權勢的擴張,根本不可能帶有任何人文精神。但是作為知識分子,我們還是應當有自己的理想和主張。希望兩岸的優秀政治家也有点德国人的胸襟。

 

还有,人类社会问题不能以“一笑泯恩仇”或“向前看”来简化。这是“事后诸葛亮”的另一种极端,即“宗教诸葛亮”(从纠缠历史问题转化为迷信“一笑兴国”)。人与人之间,为了解决任何具体问题,还是免不了各抒己见与回顾历史。当前打开任何地缘政治专著,历史论述远远超过现况介绍,而有关前景的政策安排,不过是几笔带过。照“一笑”观点,议论既往的事都是无聊的口水战;所有受过委屈的人们也都该放弃一切诉求;而且,我们也就只能不顾是非,成天傻笑、苦笑了。不是吗?

 

不和平即武力解决

 

  “不和,即武”不是笑話,而是比笑話、廢話還起更多反作用的渾話。國際視野之下,根本不存在“台灣問題”。美國佬讓你分,就得分;要統,也得迫使老美鬆手。不考慮這基本因素,不朝這方向努力排除障礙,成天喊口號、表決心,最是鬧笑話。

 

  就“歷史”方面,遠的趙宋和平統一南越不說,港澳回歸也不談,西德政府統一東德之前進行過武力威脅嗎?南、北也門統一靠的是武力嗎?多年來,我再三強調,德國最值得我們吸取的經驗,就是不把東德人民視為異類。德國統一前凡跑到西德的東德人民均有平等參政權,而且還有人當過總統、外長、社民黨黨魁、總理辦公室機要秘書。這是何等的心胸與氣派.!大陸呢,大概就只有一個拼著老命游泳過海的林毅夫還值得信賴。

 

  問題不在台灣,嚴格說來也不全在美國,而在北京政府的短視與小氣。若是改革開放開始,便對台灣同胞一視同仁,市場主動向台灣全面開放,不要證件而來去自如。等不到今天,早就統一了。因此,真正的障礙在北京一方。

 

  德國統一之前,美、蘇所加諸的統一障礙不會小於美國對台海所設的障礙。經過西德政府的努力,爭取到東德的民心,其結果就不贅言了。事情就是這麼簡單,簡單到“德信”可以輕易化解美、蘇的障礙。

 

  大家都清楚台灣捏在美國手裡,因此不論誰執政,其決策能力都受限制,而且即便有意統一也不敢有任何表露與動作。在此情況下,大陸一方強調“不和即武”有何意義?唯一解套辦法就是爭取台灣人民,效仿德國經驗。不是嗎?

 

  談及統戰,我不知道老共對台灣是想和還是戰?如果想和還搞什麼統戰?如果主戰,台灣上下有誰願意心甘情願作為統戰對象?再說,如果中国之外周邊環境也找不到任何統戰對象,那麼就只剩下西藏、新疆和內蒙了。試問,那麼戰爭對象又是誰?是否有些小題大作?既然x兄那麼欣賞統戰,我不妨明白告訴你我的想法:統戰早就過時,統戰部這個怪物早就該改編成一支網絡戰隊伍,或隸屬軍情單位或其他单位之下。20111112

----------------------------------

 

 

后记:以上意见都是保钓论坛的内部发言,汇集一道,谨供参考。俞力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