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俞力工->正文
 专栏新作
 - 评李登辉的使命
 - 评台湾外交部制作的
 - 两岸服贸协议不是左
 - 两岸服贸协议的受阻
 - 台湾服贸风波感想几
 - 台湾“服贸事件”与
 - 克里米亚的公投与带

 
 
对国共内战与国家统一的几点看法

俞力工


对国共内战与国家统一的几点看法

 

 

(一)朝鲜战争不是个施用杀手锏的全面战争

 

  不打没把握的仗好像是人人都懂得道理。

 

  请问,毛决定参战之前与交战之时,从何判断美国不打全面战争?如何揣测他们不使用原子弹?如何判断一旦美国使用这种占绝对优势的大规模毁灭性武器,苏联一定会挥舞原子弹支持中国?或者,如何判断美国会因为当时苏联也拥有了原子武器,就不敢贸然对中国投掷原子弹?

 

  这些都是无从判断的事!也就是说,投入这场战争完全是孤注一掷,拿人民的性命、国家的元气做赌注。

 

  至多,我们能说他敢打,不怕牺牲。这种人物历史上也不少见,区别仅仅在于运气好坏。

 

  对我而言,分辨政治家与政客的基本衡量尺度就是对人的性命与物资建设的态度。缺一点,扣50分。

……………….

(二)什么时候农村包围过城市?

 

农村包围城市总是事实吧!

 

  对这点,我觉得很值得讨论。“农村包围城市”是1927年共合作破裂、城市武装暴动失败后,毛泽东提出的方案。如果从井冈山算起,一直到1945年,似乎并没有太多包围的成绩(纯从军事角度看),至于国共内战爆发后,打得也是大规模运动战、阵地战,与“乡村包围城市”毫无关系。几天来大家叙述的苏联的协助,取得日军的装备等等,都说明打胜仗需要一定的物质基础,而不能单靠小米加步枪。

 

  不能否认的是,老共草根性较强,能够与民众打成一片,同时又善于政治教育,因此比起国民党的作风,更加能够争取民心。但是,同样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几年大量出现的追忆农会发展的报道:几乎清一色地强调“农会多为地方流氓所把持,鱼肉乡民的程度不下于传统地方官僚”。

 

  中国农村,据梁漱溟的调查与研究,一般长工家庭经过5/6年的努力,不难攒到购买一块耕地的积蓄。该情况除了少数天灾人祸时期,已在商业自由基础上的中国大地延续了数千年。农村里除了流氓无产阶级之外,有谁会去动“使用暴力分田”的脑筋? 

…………………

(三)生命的价值,强国的基础

 

    当苏军反败为胜、步步紧逼柏林之时,希特勒便表示:德国民族既然打不过劣等民族,便失去了生存价值。因此他宁可选择玉石俱焚一途。一个独裁的特征,就是把自己的命运当作国家、民族的命运;得意时,否定他国人民的生存价值;失利时,又诅咒本民族的生存价值。斯大林、毛泽东都有类似倾向,“人口”不过是他们下注的筹码,豪赌之下有赢有输。

 

    十九世纪搭上工业化便车的国家,基本上都成了第一世界;晚搭的,或不让搭的都成了命途乖蹇的第三世界。落后国家并非不懂自强不息的道理,无奈实力对比太过悬殊,瞬息间便可亡国灭种(一如利比亚)。直到今天,大体情况非但没有实质性改变,霸权主义扩张甚至还急速扩张。

 

    中国自1949年以来固然取得了一些成绩,但只要看看人均收入和“不均收入”(悉尼指数)的排行名次,就知道真正站起来的只是一支权贵阶级的脚。一旦国难当头,哪支脚踩哪一支还无法预料。

…………………

(四)游击神话与文明观点

 

    X先生的一些观点,一些话,毛泽东都说过,譬如死上一亿,还有四亿...

 

    共产党靠打游击起家。游击战是个什么概念?说穿了就是手持轻武器对敌方正规部队进行骚扰的活动。也就因为是手持轻武器,绝对造成不了严重破坏。相反,也很难逃过对方机械部队的追杀,更难避免敌方迁怒于老百姓而对老百姓进行报复。因此,二战期间,西方多把沦陷区的自发性的零星游击队活动视为犯罪行为。游击战术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打了就跑,丢下的跑不动的老弱妇孺却弃之不顾。因此在世界战争学里从来就属不入流的下三烂。除了编写神化故事外,历史上也从来没发生过靠游击战术打败正规军的事。然而,就只有毛泽东会把游击战术提高到战略哲学的高度。回顾中国近代战史,老共的游击战时代,一向就是溃败时代,尤其“长征时代”,更是上万人一路跟人民抢粮食、打白条的时代。到了解放战争时期,打胜仗靠的也不是什么游击战,而是有了机械部队的正规战。歌颂游击战的基本出发点,不是什么军民鱼水情,而是无视人民的生命。这也是建国后不断斗争的潜在原因之一。严格说来,中国共产党重视生命,提出人民生命至上的观念,还是直到汶川地震才表现出来,而这已经是2008年了。

 

    X先生的战争观念还停留在冷兵器时代。那个时代武器杀伤力小,锄头、斧头还可发挥一点作用,因此“全民皆兵”还有一点点道理。到了普遍使用枪炮炸药的热兵器时代(18/19世纪之交),鉴于其大规模杀伤力,国际社会便逐渐拟定、完善战争法,严格规定军、民的区分,以及制定了一系列不加害非战员(平民)、不破坏民用设施的条例。换言之,不论平时、战时,保护平民成为任何文明社会的基本原则。对这一切,山沟里出来的毛泽东一窍不通还可以原谅,自称为社会学家的X先生还恋眷在毛的皮囊里,就让人觉得稀奇了。

 

……………………..

(五)德国经验与中国危机何在

 

    德国经验似乎是各取所需:台独试图嫁接的是“互相承认为主权国家,双双持有联合国席位”部分。北京歌颂的是分裂后“最终统一”的部分。马英九似乎试图在“不否认对方的存在”方面偷垒。我介绍的是“西德政府如何争取东德人民”的部分。四者动机、内容截然不同,千万别把我的意见任意曲解。

 

    谈及武力统一,老共果有决心,有如探囊取物,根本用不了XX先生所预测的两三年,而逼降过程至多是三五天。台湾方面估计也不会有超过港澳太多的实际反抗行动。唯一的未知数是,西方的反应难以预料。至少我相信其集体反弹动作会远大于XX门事件。综观西方空前的团结现况,以及他们对全球媒体宣传与金融、贸易的控制,我担心国家整体受到的打击会远远超过收获。战略机遇期如何妥善利用,值得大家深思。XX兄或许认为时机早已成熟,而国内的种种畸形状况却让我对孤注一掷毫无信心。我的基本看法是,国家稳定,今后还有立足强国之林的可能;一旦崩溃,中国将伊拉克、利比亚化,永无翻身之日。

……………………..

(六)少点原则,多点法律

 

1. “力争和平统一,不排除武力统一”的立场错在哪里?

2. “一国两制”的提法错在哪里(既然承认“一中”)?

 

    XX兄的问题,我不想从对错的角度讨论,而是从实用角度分析其可行性与必要性:

 

北京政府有个偏好,喜欢发表一些“原则”,而这些原则实际上都已在权威性的国际文书(国际法)中有详细规定。譬如,和平共处5项原则,不首先使用核武,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就一般情况,国际社会要是愿意遵守国际行为守则,多在乎法律规定,而不会理会个别国家的原则。因此,多半是多余。

 

就“力争和平…”而言,从策略上说,我会强调台湾问题是个内政问题。至于是和是战,完全要看形势发展,不必画地为牢。更何况目前的台湾依然牢牢受美国控制,同时大多老百姓与老共也没有内战经验,对这么一批人进行武力威胁,不智,也不勇。如果为了对付少数台独顽固分子,大可动用刑法条例进行通缉,或缺席审判。这样反而突出内政内涵与赏罚分明。

 

    “一国两制”方面,我也多次为文作过分析。简言之,港澳于回归前就是地方政府,前后地位不变。台湾从法律角度看,是个“地方上的事实政府”(不是地方政府),这是内战造成的“实际有效占领部分领土”的结果,法律地位远远高于“地方政府”。在举行和平谈判前,便提出这种“非等价交换”的条件(把台湾与港澳问题等同起来),不是很明智的做法。除此还要考虑美国因素,即便台北政府答应,美国也不会允许。因此,这种号召也是白搭。美国方面除非发生真正有求于北京的状况,大概不会松手。按照老兄的主张,为维护中国人的尊严,那就非打不可了。

 

    我也相信这是比较可能的结局,而且也不认为会造成太多伤亡。我有一个一块长大的邻居,曾任台湾中区防卫司令(三大防卫区之一)。他也赞同我的观点,即真要打起来即刻投降。但是,我还是企盼多少学点德国经验。这样,对两岸都好。

…………………..

(七)时间对谁有利?

XX兄的讨论的确可引起椎心之痛。

  照理,大陆一方在武力方面具有绝对优势之后,应当势如破竹地完成统一任务。囿于美国的牵制以及两岸的差异,而不得不以维持现状来求得一时安宁。好的方面是给与双方一个稳定发展与磨合的机会;忧的是台独势力坐大、台湾年轻一代渐行渐远,于是乎,显得统一手段除了武力之外别无其它选择。

  大陆进行改革后,以空前的速度发展经济,取得的成绩不容抹煞。然而同时必须考虑在内的是:美国的法西斯化以及整个西方世界的屈服,也可能会给中国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就大陆本身而言,人口、生态、资源、老龄化、犯罪、社会道德、两极化、泡沫化、资金外逃、滥用外汇、贪腐等等,也随着“量”的发展而产生“质”的变化。

  XX兄问及,时间对谁有利?这其实也是我的问题,只不过寻得的答案不及XX兄的肯定与乐观。不乐观的原因除了大陆的畸形发展外,尤其在于我们对国际形势有不同的观察。我绝不相信中国会成为一个集体军事制裁的对象,但却很怀疑是否经得起国际社会的集体杯葛、妖魔化和经、贸领域的封锁。届时,四面楚歌的中国空有核武而“无的放矢”;单单为了平息内部反对力量,便可能血流成河。

  最近一位曾到大陆留学数年的台湾年轻学生,意外地对我形容大陆各个机构(指政府单位及国有企业)都是独立的“共谋集团”,我以为此观察非常写实、贴切。

  每个单位都致力于谋求各自集团的利益,公共为虚,共谋为实,国家整体便只剩下虚幻的数字了。不言而喻,这是一种无形的切割、分裂运动,严重性远较台独为大。

  台湾方面,我不觉得是个问题。如果光复之后一夜之间能够让五十年的日本影响萎缩到日本料理,将来统一之后,重建国家、文化意识应当是更加轻而易举。但是,如果大陆一方不自检点,不只是台湾无法收回,本身就可能按西方战略家的构想,肢解为七、八大块。

。。。。。。。。。。。。。。。。。。

后记:上文论述均为保钓论坛的近期讨论摘要,并无次序安排。2011/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