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俞力工->正文
 专栏新作
 - 评李登辉的使命
 - 评台湾外交部制作的
 - 两岸服贸协议不是左
 - 两岸服贸协议的受阻
 - 台湾服贸风波感想几
 - 台湾“服贸事件”与
 - 克里米亚的公投与带

 
 
谁是倭民、汉奸?兼与张召忠将军商榷

俞力工


谁是倭民、汉奸?兼与张召忠将军商榷

 

台独思想之起源应当是个值得大家冷静探讨的问题。或许,这才是了解许多问题和自我认识的借镜。

 

  台湾割让与日本之初期,反抗与镇压活动不断。据多方资料介绍,台湾遭日本殖民当局杀害的人口大约在20万上下。然而到了上世纪20年代,抗日活动大体销声匿迹。及至1943年日本兵员不足时,日本当局甚至能够不采用暴力而征得20万上下踊跃报名的台湾兵(相当军夫),其中,精挑细选、编入正规军的有数千人(若资料有误,请方家指正)。

  1943年正值什么艰苦抗战时刻无需我赘言,台湾人究竟是彻底“皇民化”了?还是出于保护自己、对敌人亲善的“斯德哥尔摩情结”?还是纯粹出于赚取更高薪资的考虑?这问题,本人不敢妄作答复。或许,三种因素都带一些。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其关键性不在于台湾人如何、如何,而在于我们对此历史现象的价值判断如何、如何。

  由于中国近代存在着“为自表清白,动辄捉汉奸”的习惯。元朝百年,清朝近280年,凡受外族统治的汉族,都成了“汉奸”。除此之外,凡不能跟着国民政府抗战到底、实施焦土政策、战到最后一兵一卒的沦陷区老百姓(精华地区人口至少占总数的2/3),包括受日本统治的台湾人民,也都成了汉奸、伪民、倭民。在这种思维影响之下,有哪个台湾人愿意承认自己是皇民、汉奸?同时为了替台独思想开脱,最好的“辩解”就是指称“台湾人普遍认为(当年的)国民政府比日本还坏”。

  台湾独立思想从什么时候开始抬头?光复之后?或者二二八事件之后?这显然不符合实际情况。对台湾政治情况稍有观察者,均知道台独运动不过是1968年美国趁着中国文革乱局,大肆宣传“台湾地位未定论”之后、首先在台湾知识分子群体中开始酝酿、发酵,并形成规模的运动。然而,六、七十年代之交,刚好不是国民政府白色恐怖最严重、最腐败的时期,而是经济起飞的开端。所以说,台独思想固然具有殖民地文化背景,但壮大起来还得靠美国的推波助澜。此时的问题早已不是“国民政府比日本殖民当局还坏”,而是“抱美国大腿比北京政府更加牢靠”。于是乎,对台独分子而言,为取得政权继续诋毁国民政府这一招依然有效,而且,按其要求,全体外省人也应当即刻归化为“新台湾人”。实际上有点多此一举的是,泛蓝分子中也有不少人希望走什么“德国模式”、“互相承认”、“一边一国”的路子。就因为如此,“中华民国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已形成了泛蓝、泛绿的交集点。再进一步,就是如何争取“不否认对方的存在”(马语)与“正式承认对方的存在”。

  那么,北京政府如何因应呢?光复之后直到李、陈政府为止,老共为了打击国民政府,也口口声声地“国民政府比日本还糟”、“二二八造反有理”。但随后却发现台独问题严重到了可以影响疆、藏的地步,于是又觉得国民党还有可爱之处。至于究竟谁比谁糟?二二八事件究竟是怎么回事?老共似乎毫无深入了解的兴趣。侥幸的是,由于陈水扁政府的贪腐无度,再次把国民党推向执政舞台,但此时此刻的政府,已是一个修理得直不起腰的政府。

  台独理论家胡乱把台独思想推诿到“国民政府的无能与腐败”身上固然轻松,然而无法自圆其说的是,为何国民政府、共产政府先后在大陆更加胡作非为的地区却不见任何独立运动???这点说明,台独思想绝对与殖民地历史有关,而且,这是中国数百年亡国史里的一个重要环节,其主要责任在于无能的满清政府和贪得无厌的日本,至于“皇民化”、“殖民地化”的台湾老百姓,根本就与接受满清统治276年、“剃发易服”的汉族人民一样,毫无责任可言。我们这些两岸亡国奴的后代,命运、处境不过是彼此、彼此,玩弄“捉汉奸游戏”根本就是件相当荒唐的事。

  具体地说,明末清初如果有哪位明室遗老遗少不顾自己的无能与失责,而指控臣服异族统治的全国老百姓为“汉奸”;或者,甲午战争失利、割让台澎与日本之后,出现哪为高官与谋士指责台湾人民为“倭民”、“皇民”,我认为该切腹自杀的是指控者,而非追求自然生存权利的无辜百姓。为何老百姓没有任何责任?原因很简单,他们早透过纳税把卫国责任交付了中央政府与“天降大任”的士人。

  言及此,不得不提提最近拉起“捉汉奸”大旗,把元、清时代与抗战时期沦陷区老百姓一并归列为汉奸的张召忠将军。其实,远的历史根本就无需多加赘言,一个能让神九升天、核弹头积压数百枚的军事大国竟然在钓鱼岛、南沙岛屿问题上束手无策,对此首先该切腹自尽的当然是负有国防责任的武将与要员。

  张先生到处“捉汉奸”之余,还一板正经的建议“该好好研究中国的汉奸文化”。对此建议,本人愿做一个及时的响应:

中国人的“捉奸狂”严格说来出于几个误区:一是不了解中外历史上战败投降、失利议和、甚至与优势民族妥协、融合、甚至改变传统宗教信仰等等等等,不仅仅是社会常规,也是手无寸铁的老百姓维护自然生存权利的唯一出路。当前国际上最新的发展就是塞尔维亚即将加入北约组织,同时也正在部署北约军队驻扎该国。难道塞尔维亚人都生得一副贱骨头,不把肢解南斯拉夫祖国引为国耻,且都投敌求荣吗?当然不是如此,而是他们要活下去。如把视野再拓宽至当前“大中东计划”下的牺牲者,如伊拉克、利比亚、巴勒斯坦、黎巴嫩,我们除了看到大批知识分子流亡海外,少数激进分子采取反抗行为,又何曾见到成天为基本生活需要奔波的老百姓揭竿起义呢?难道这广大群众都心甘情愿地接受列强、异族统治吗?果真这些老百姓群起进行武装反抗,结局不外是亡国之外加上灭种。那么,促成如此结局的“奸”究竟是谁呢?

其次,受点儒家文化皮毛影响的士人往往自诩为“杀生成仁,舍身取义”的志士,而忽略了中国文化还有老庄“听天命”、“乐感”、“乐生”、“不怕死但不找死”的重要一面。如果个个老百姓都成了不屈不饶的屈原,别说是台湾的日治时代,或者是蒙满统治期间,甚至可追溯到外族入侵的魏晋时代,早就把所有汉人杀个精光,根本轮不到我们今天去议论谁是皇民与汉奸。这就说明,“捉奸派”非仅不了解人类历史与社会常态,甚至不了解中国儒家文化的精神价值在于:独立的士人阶级严格律己,对芸芸众生却是充满悲天悯人的关怀。

 

  简言之,台独现象不能脱离其殖民地历史背景,这不是台湾人的责任,而是与“剃发易服”一样,都是中国历史的悲剧。如今武人与谋士要想彻底治疗民族创伤、洗雪历史耻辱,最好的办法就是即刻收回钓鱼岛和南沙群岛。如果无法履行人民托付的职责,首先该想到的是切腹谢罪,而不是往历史伤口撒盐巴,或在老百姓堆里捉汉奸。俞力工  2012/0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