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俞力工->正文
 专栏新作
 - 评李登辉的使命
 - 评台湾外交部制作的
 - 两岸服贸协议不是左
 - 两岸服贸协议的受阻
 - 台湾服贸风波感想几
 - 台湾“服贸事件”与
 - 克里米亚的公投与带

 
 
(图文)钓鱼岛争议问答

俞力工


钓鱼岛争议问答

 

钓鱼岛在哪儿?有何地缘特点?

钓鱼岛列屿指5个无人岛、3个岩礁,总面积约6平方公里,位于湾东北部,是大屯山脉的延伸,与湾同属东海水深不足200公尺的大陆架岛屿。钓鱼岛的东侧为大陆架的终点,以一道水深达2500公尺的“黑水沟”(亦称冲绳海槽)与宽阔海槽另一侧的琉球群岛相隔。自明、清开始迄今,中国普遍视“黑水沟”为中、琉之界。

 

日本一方主张钓鱼岛为其领土,所衍生的领海、专属经济区大幅往西扩展,纳入整个黑水沟与钓鱼岛海域。中日两方所定的海域线,构成相当6个台湾面积的重迭争议区。 如此大片领土、权利区一旦沦失,无论对我国防安全、资源开发,或渔民生计,都产生巨大影响。譬如,日本可利用钓鱼岛为前沿基地,轻易隔离中国东海、南海海防,使其失去互相支援能力;或把钓鱼岛当作跳板,进逼大陆及台湾,不过是一箭之遥,涉水而过。

 

历史上钓鱼岛与我们有何渊源?

钓鱼岛远自明朝已有中文命名。1372年琉球国开始朝贡后,诸多中国册封使途经钓鱼岛前往琉球时都留有该岛屿的航海记录;此外还有多种海防图将钓鱼岛纳入边防势力范围。清康熙1683年以降,台湾纳入中国版图,正式把黑水沟定为中、琉之界;同时若干地方志与府志(如《台湾府志》、《重篆福建通志》)均指出钓鱼岛隶属台湾府宜兰县管辖(时称噶玛兰厅)。除中方史料外,许多十九世纪法、英、美地图也将钓鱼岛明确划入中国版图。如此大量中、外史料,再加上中国渔民生计长期靠此渔场依存,展示六百多年来该岛群不仅与我们关系密切,甚至早已形成不可切割的有机体。

 

迄今,日方不顾中方的大量史料证据,却以中方的个别地图、文字记录并没“概括钓鱼岛”,或具体指出为“中国所有” ,而对中方的史料一概否定。我们必须说明,古时的史料不可能样样周全,因此日方不得忽视大端、断章取义,或歧视性选择少数最不完整的史料进行诡辩。至为关键的是,日、琉方所能展示的同时期史料,要么证明钓鱼岛与其无缘;要么证明它属中国所有。

 

钓鱼台是如何遭人窃取的?

历史上,钓鱼岛这个守护黑水沟的前哨,先后两次遭强权窃取,且都对中方权益产生严重影响:

 

  第一次发生于1879年日本侵占琉球(冲绳)之后。此时日本首次发现钓鱼岛的存在,继而产生觊觎之心。日方经初步调查,知悉早有中文命名,同时获知己方的暗中调查与登岛行动,已为中方所警觉。于是18851021日,日本外务卿井上馨便对内务卿去函称“清国报纸等盛载我政府占据台湾附近的清国属岛之传言,对我国怀有猜疑。于此频频敦促清政府注意之际,我们若遽尔公然建立国标,反易招致清国之猜忌…至于建立国标之事,须俟他日时机。请诸位注意,已调查大东岛一事及此次调查之事,恐均不刊载官报及报纸为宜…。”

 

  十年之后,即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井上馨久候的“时机”终于随中方战败来临。次年114日,日本内阁通过决议将钓鱼岛划归冲绳县管辖,此时距417日签订割让台、澎的“马关条约”仅3个月。

 

问:日方据此认为他们占领的是无主岛,与“马关条约”无关,因此不属“开罗宣言”规定的“日本该放弃的领土”。是这样吗?

日本为避免引起争议,将钓鱼岛划入版图后,对外密不宣布,甚至18963月的天皇敕令及同年12月的八重山行政区详表均未纳入钓鱼岛。为掩人耳目,1900年又私下改其名为“尖阁列岛”。彼时国际社会的 “无宣布义务”仅仅涉及占领无主岛,而钓鱼岛却为中国领土,因此实际构成窃取行为。中国不知情之下,自然认为该属岛会依“马关条约”随台湾一并割与日本。二战结束时,不论是于情、于理、于法,或窃取,或割让,都应当按“波茨坦公告”的无条件投降规定,以及,依照“开罗宣言”有关“在中国所窃取之领土,如满洲,台湾及澎湖群岛等归还中华民国”的安排,将钓鱼岛归还原主,恢复中、琉以黑水沟为界的常态。

 

  第二次钓鱼岛受侵犯发生于二战尾声。美国先是对琉球进行军事占领。由于战后国际局势激烈转变,为了对共产集团进行围堵,便开始扶持与利用日本,于1951年召开了没有中方参加的“旧金山会议”。这个不为中国政府承认的会议,通过了所谓的“旧金山和约”,其中第3条做出“北纬29度以南的西南诸岛等交由联合国托管,而美国为唯一施政当局”的规定。“北纬29度以南的西南诸岛”是个笼统地理概念,大体指琉球群岛,并不涉及附属台湾的钓鱼岛。

 

  19531225日,美国为了把琉球北端的奄美群岛当作“圣诞礼物”归还日本,刻意通过第27号令,重新制定了托管区范围,其中,把奄美群岛剔除出去的同时,把钓鱼岛却给加入托管范围。此举为单方行动,不具任何法律依据,甚至抵触《联合国宪章》第七十八条 “凡领土已成为联合国之会员国者,不适用托管制度”的规定,对中方自然无效。当时韩战惊魂未定,岸阋墙也日趋紧张,于是次年国民政府又与美国签订了“共同防御条约”,协防台湾海域,因此国民政府一方也不可能料到十多年后协防措施会节外生枝,造成1968年酝酿美国“把钓鱼岛行政权随琉球归还日本”的局面。

 

问:为何日方一再指出两岸战后发行的若干地图与报导“承认钓鱼岛为日本所有”?

这种主张是避重就轻、歧视性选择资料的故技重施。首先,1947年后,中国先后处于国共阋墙、两岸割据,与周边地区发生严重军事冲突的张局面,因而无暇顾及钓鱼岛这弹丸之地;此外,日本更其名为“尖阁列岛”,中方并未认知“此即钓鱼岛”;再者,我方出版物受日本资料的误导,实际上还是受日本侵略之影响所致;更何况,日方对己不利的类似制图与报导,也比比皆是。

 

问:我们的底线为何?

  如今,日本不但已逾越“波茨坦公告”所规定的“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之其它小岛。”而且得寸进尺,践踏二战和平条件,侵犯我钓鱼岛领土。如此背信忘义的行径,早已引起两岸四地民众的极大愤慨。收复钓鱼岛前哨,坚守黑水沟,是我们自古以来不容挑战的底线。(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