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俞力工->正文
 专栏新作
 - 评李登辉的使命
 - 评台湾外交部制作的
 - 两岸服贸协议不是左
 - 两岸服贸协议的受阻
 - 台湾服贸风波感想几
 - 台湾“服贸事件”与
 - 克里米亚的公投与带

 
 
综论台独理论与国民政府殖民论

俞力工


综论台独理论与国民政府殖民论
2014-02-16
 

  打從国民政府撤退至台湾,先后就出现过形形色色的独立论。以下,不妨列举几个较具代表性的主张:

  1、台湾民族自决论。该主张提出后不久,便必须面对“台湾人是否构成不同于汉族的民族?”的问题,同时,“是否台湾的原住民、客家人、外省人都有同样的民族认同?”继而,还得面对一个严肃的法律问题,即台湾人即便可以算个不同于汉族的少数民族,是否具有分离或独立权?现实的情况是,国际法上并不支持少数民族的独立权,而至多是主张他们应当具有行政自治权利。之所以如此,原因在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美国所提出的 “民族自决主张”,仅仅是作为制裁奥匈帝国、普鲁士帝国的特殊手段,而不是放诸四海的普遍原则。换言之,民族自决权不能与独立权画等号。如此这般,民族自决论便不可能成为独立的理论基础;

  2、新加坡模式。该模式不外是强调台湾像新加坡一样,“从来不属于中国领土”,因此,其移民有权在彼处建立独立国家。实际情况是,台湾自康熙以来便属中国领土部分。日本战败后,无论是依据物归原主原则,或“开罗宣言”,台、澎都必须归还中国,因此该模式也是不攻自破;

  3、居民自决权。居民并非像国家一样是国际法载体,居民本身也不像交战团体那样,可作为国际法承认的政治实体,居民非但在国际法上毫无依据,甚至还可造成任何地区居民都可闹独立的威胁。鉴于此,也就不了了之。

  4、人民自决权。该理论援引《联合国宪章》有关条例。然而,《宪章》所指的“人民自决”与独立权毫无关系,而是指每个国家的人民有权决定自己的国体与政体(譬如,是君主立宪,联邦,社会主义或其他)。因此,该理论又消失于无声之中;

  5、德国模式的“两国论”(也可称为“一边一国论”)。该理论当然不是追求德国的统一模式,而是仿效统一前的互相承认与双双进入联合国。问题在于,德国一度是战败国,而且由两大战胜国分别占领与控制,由是形成两个国家。中国则是战胜国,不可能接受他国的指手画脚,这无论是涉及台、澎的地位,或钓鱼岛,在国际法上均无前例可援;

  6、中华民国主权国家论。该主张的迷思在于,当前中国的分治是内战的结果与延续。分治不过表示最终主权问题未决,而两个交战政府各自有效管理部分领土。至于那些少数承认中华民国的国家,不过是承认台北政府为仍旧依据中华民国宪法、代表全中国的中央政府,而不是承认它为与中国无关的独立国家。如今,果真台北政府宣布独立,则所有邦交国还得重新考虑是否给予承认。此时,则可能部分趁机断交,另一部分则狮子大开口予取予求。此外,该理论的另一危机在于,非但美国(如2004年美国国务卿鲍威尔的当头一棒)与国际社会均不认同,还会迫使北京一方采取某种军事手段宣示内战未决状态。该结果,显然不是独立主义者所愿面对。

  7、当以上所有 的独立理论四下碰壁之时,最近又有人抬出“国民政府殖民论”。

  首先,最早的明、清移民,大多为所谓的“本省人”。如今,“殖民主义”一抬出来,则原住民最有资格请大家打道回府。再者,殖民主义主要是指十九世纪帝国主义对外侵略、扩张、掠夺资源所进行的种族主义政策,因此二战结束后,国际社会多有支持殖民地独立的共识。至于十九世纪之前的大帝国自然扩张所形成的多民族国家,却不属于殖民地民族独立的范畴。果真该理论能够成立,则一方面所有台湾人连同国民政府都得滚蛋,同时又牵连到北京政府对藏、蒙、疆等地区的合法统治,以及对台、澎的领土主张。还有,则是让所有的老帝国(包括美洲、纽西兰、澳洲)感到岌岌可危。其后果之不堪设想,或许只有原住民笑得出来。

  如前所述,当前分治状况完全是内战的结果。值得庆幸的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期以来,两岸基本上已结束军事敌对状态。此时,固然统一问题还上不了议程,但还不至于沦落到单方面否定文化认同、血缘关系的撒赖地步。台湾的前途只有一个,便是在维持和平现状的基础上与大陆一方建立互信机制。只要是促进和平,无论是签定和平条约,加强交流与合作都可列入考虑。唯一要避免的是强词夺理、惹是生非、挑起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