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文字狱牢头->正文
 专栏新作
 - 和老五道口侃“猪”
 - 和老五道口侃“猪”
 - 和老五道口侃“猪”
 - 水调歌头《自嘲》(
 - 《七律》四首-五味斋
 - 文字狱牢头:演奏的
 - 文字狱牢头:我的朋

 
 
和老五道口侃“猪”(1)

文字狱牢头


第一次读小波的作品,来个读后感吧

送交者: 老五道口 200681410:25:24 [五味斋]http://www.bbsland.com

 

第一次看小波的文字,特立独行的猪写得很好看。但是其含义不敢苟同。王说了这么一句:因为我当时的生活也不见得丰富了多少,除了八个样板戏,也没有什么消遣。。。 然后就是主题:特立独行的猪。感觉上不是特别能够赞成这个想法。其实文章所揭示的正是人和猪牛不同的地方。如果你把自己当成了猪那你自然就只能是猪了。八个样板戏虽然枯燥,但是有心人还是能利用这点枯燥的娱乐。你要真能把八个样板戏从京剧的角度研究透了,文革结束后,你可以立即成为为数很少的京剧专家。那时再回头研究传统戏剧和更广大的戏剧领域,你仍然可以成为走在前面的戏剧专家。所以离开就事论事的范畴我们可以说,不是没有东西可研究,而是有没有心。不是没法儿生活而是你能不能在逆境中生活出个样儿来。人和人的差别正在于此。不要抱怨自己像猪,即便是在一个所谓有自由的社会,本质上还是没有安排自己的自由,五十步笑百步,尽管五十步近了那么一点。人不能是脱离社会现实的动物,除非去死。人确实和猪有共同点,都是被安排的。但人是有头脑的,勇敢冲出去的猪还是猪,而不逃跑的人还是人,做人要做有头脑的人,而不在于特立独行。

另外,我也是他的校友。嘿嘿

---------------------------------------------------------------------------------------------------

部分跟贴:

牢头一句话联想到的悲哀

送交者: 老五道口 200681615:53:53 [五味斋]http://www.bbsland.com

 

孩子的悲哀

牢头一句话 - 小波大概是为孩子悲哀,着实又让我脑袋瓜儿转了几转。饭后有时间,写几个字。

究竟我们想让孩子怎么样呢?像那只冲出去特立独行的猪么?这是教育孩子的大问题了。我自知自己的孩子即不会是爱因斯坦,也不会是王军霞,没有那个天份。99%的孩子都没有机会成为两者之一。估计我们这里的朋友能进1%的机会也不大。所以我只能根据孩子的天赋来使他们获得一技之长了,使他们长大后能有在社会中生活立足的技能。平庸啊,但确实如此。有多少人具有不平庸的天赋呢?能脱离这个社会么?显然不行。既然不行那就要让孩子在这个社会里有个安身立足的本事吧。一个没有安身立足本事的孩子想特立独行是不行的,他们今后的生活你能满意么?能安心么?他们自己长大成人后自己会满意安心么?我不会鼓励自己的孩子特立独行,如果孩子跟我说:我要特立独行!我会问他们:你们有在社会上生存的能力么?你们会满意且一辈子不后悔么?盲目的反叛是没有意义的。就象网上的愤青,永远嚷嚷的就是那么几句,可又永远说不明白真正的道理。这种特立独行没有丝毫现实意义。这样说来,我可能更会对盲目特立独行的孩子和他们的父母感到悲哀。

-------------------------------------------------------------------

8/16/06 - 这不符合你丫攀高枝的一贯作风嘛。攀者脑子里的基本思维是自己应该和被攀者有着同等的地位,换句话说,你丫老想不平庸,嘿嘿

8/17/06 - 你也误会了?是愤了点,但是和老五愤的完全两码事。

      •  - 牢头 (39 字节) (0)

8/16/06 - 不要一口一个不同意,莫非你没有过青春期?对于青春期的青少年来说,特立独行,这就是生活的本身,拉风么。

过了这个年龄,自然就好了。

青春期比较长的人,继续成长,就成了中老年义愤团的骨干——当然,他们更年期来得较早。

  • ------------------------------------------------------------------------------------------------
  • 附:王小波:《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   插队的时候,我喂过猪、也放过牛。假如没有人来管,这两种动物也完全知道该怎样生活。它们会自由自在地闲逛,饥则食渴则饮,春天来临时还要谈谈爱情;这样一来,它们的生活层次很低,完全乏善可陈。人来了以后,给它们的生活做出了安排:每一头牛和每一口猪的生活都有了主题。就它们中的大多数而言,这种生活主题是很悲惨的:前者的主题是干活,后者的主题是长肉。我不认为这有什么可抱怨的,因为我当时的生活也不见得丰富了多少,除了八个样板戏,也没有什么消遣。有极少数的猪和牛,它们的生活另有安排。以猪为例,种猪和母猪除了吃,还有别的事可干。就我所见,它们对这些安排也不大喜欢。种猪的任务是交配,换言之,我们的政策准许它当个花花公子。但是疲惫的种猪往往摆出一种肉猪(肉猪是阉过的)才有的正人君子架势,死活不肯跳到母猪背上去。母猪的任务是生崽儿,但有些母猪却要把猪崽儿吃掉。总的来说,人的安排使猪痛苦不堪。但它们还是接受了:猪总是猪啊。

      对生活做种种设置是人特有的品性。不光是设置动物,也设置自己。我们知道,在古希腊有个斯巴达,那里的生活被设置得了无生趣,其目的就是要使男人成为亡命战士,使女人成为生育机器,前者像些斗鸡,后者像些母猪。这两类动物是很特别的,但我以为,它们肯定不喜欢自己的生活。但不喜欢又能怎么样?人也好,动物也罢,都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

      以下谈到的一只猪有些与众不同。我喂猪时,它已经有四五岁了,从名分上说,它是肉猪,但长得又黑又瘦,两眼炯炯有光。这家伙像山羊一样敏捷,一米高的猪栏一跳就过;它还能跳上猪圈的房顶,这一点又像是猫——所以它总是到处游逛,根本就不在圈里呆着。所有喂过猪的知青都把它当宠儿来对待,它也是我的宠儿——因为它只对知青好,容许他们走到三米之内,要是别的人,它早就跑了。它是公的,原本该劁掉。不过你去试试看,哪怕你把劁猪刀藏在身后,它也能嗅出来,朝你瞪大眼睛,噢噢地吼起来。我总是用细米糠熬的粥喂它,等它吃够了以后,才把糠对到野草里喂别的猪。其他猪看了嫉妒,一起嚷起来。这时候整个猪场一片鬼哭狼嚎,但我和它都不在乎。吃饱了以后,它就跳上房顶去晒太阳,或者模仿各种声音。它会学汽车响、拖拉机响,学得都很像;有时整天不见踪影,我估计它到附近的村寨里找母猪去了。我们这里也有母猪,都关在圈里,被过度的生育搞得走了形,又脏又臭,它对它们不感兴趣;村寨里的母猪好看一些。它有很多精彩的事迹,但我喂猪的时间短,知道得有限,索性就不写了。总而言之,所有喂过猪的知青都喜欢它,喜欢它特立独行的派头儿,还说它活得潇洒。但老乡们就不这么浪漫,他们说,这猪不正经。领导则痛恨它,这一点以后还要谈到。我对它则不止是喜欢——我尊敬它,常常不顾自己虚长十几岁这一现实,把它叫做猪兄。如前所述,这位猪兄会模仿各种声音。我想它也学过人说话,但没有学会——假如学会了,我们就可以做倾心之谈。但这不能怪它。人和猪的音色差得太远了。

      后来,猪兄学会了汽笛叫,这个本领给它招来了麻烦。我们那里有座糖厂,中午要鸣一次汽笛,让工人换班。我们队下地干活时,听见这次汽笛响就收工回来。我的猪兄每天上午十点钟总要跳到房上学汽笛,地里的人听见它叫就回来——这可比糖厂鸣笛早了一个半小时。坦白地说,这不能全怪猪兄,它毕竟不是锅炉,叫起来和汽笛还有些区别,但老乡们却硬说听不出来。领导上因此开了一个会,把它定成了破坏春耕的坏分子,要对它采取专政手段——会议的精神我已经知道了,但我不为它担忧——因为假如专政是指绳索和杀猪刀的话,那是一点门都没有的。以前的领导也不是没试过,一百人也这不住它。狗也没用:猪兄跑起来像颗鱼雷,能把狗撞出一丈开外。谁知这回是动了真格的,指导员带了二十几个人,手拿五四式手枪;副指导员带了十几人,手持看青的火枪,分两路在猪场外的空地上兜捕它。这就使我陷入了内心的矛盾:按我和它的交情,我该舞起两把杀猪刀冲出去,和它并肩战斗,但我又觉得这样做太过惊世骇俗——它毕竟是只猪啊;还有一个理由,我不敢对抗领导,我怀疑这才是问题之所在。总之,我在一边看着。猪兄的镇定使我佩服之极:它很冷静地躲在手枪和火枪的连线之内,任凭人喊狗咬,不离那条线。这样,拿手枪的人开火就会把拿火枪的打死,反之亦然;两头同时开火,两头都会被打死。至于它,因为目标小,多半没事。就这样连兜了几个圈子,它找到了一个空子,一头撞出去了;跑得潇洒之极。以后我在甘蔗地里还见过它一次,它长出了獠牙,还认识我,但已不容我走近了。这种冷淡使我痛心,但我也赞成它对心怀叵测的人保持距离。

      我已经四十岁了,除了这只猪,还没见过谁敢于如此无视对生活的设置。相反,我倒见过很多想要设置别人生活的人,还有对被设置的生活安之若素的人。因为这个原故,我一直怀念这只特立独行的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