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赵碧霞->正文
 专栏新作
 - 湖南卫视节目俗不可
 - 走进姜克美
 - 寒江冰钓缘慕鱼 收获
 - 寒江冰钓缘慕鱼 收获
 - 寒江冰钓缘慕鱼
 - 言必行,行必果---我
 - "湘江"浩

 
 
赵碧霞:可爱温馨的家(4)

赵碧霞


出国以后,和丈夫住了三个月的集体宿舍,尔后搬进了我们的魁北克友人尚达尔的家,住了近一年。那是一幢相当大的,可谓真正意义上的豪宅。主人对我们十分友善,几乎把我俩当成他们的儿女。我们同吃同住,中西合壁。都道邻家风光好,可惜不是自家园;借居友人乐怡然,无奈却有分离时。

我俩在国外开始有真正意义上的小家,那是九十年代初了。那时,我们已搬到蒙特利尔。我和丈夫分别找了一份小工,租了一套在当地惯称的四半(所谓几半,是指几个房间加半个不成其为房间的厕所连盥洗室)。那是一套不起眼的小四半,房租费出奇的便宜,一个月仅二百八十加圆,还包暖气。我们刚搬进去时,可谓家徒四壁。我们刚开始工作,舍不得花钱,但又没有东西来装备我们的蜗居。于是,我们效法许多比我们更早安家的留学生们走过的路,我们要发扬中华民族的艰苦朴素,勤俭持家的光荣传统,到大街上去探寻宝藏,变废为宝。

蒙特利尔是一个十分特别的城市,其中景观之一就是搬家。每年七月一日,几乎全城都在搬家。过中原委大都因为房客与房东有矛盾,于是待约定的租约到期时,即六月三十号,倾城忙碌。在那些前后的日子里,如果有心去检抛弃的家具电器等,只怕没有场地来放置。除此之外,在平常的日子里,也有不未交房租而被赶的,也有偷偷搬逃的,当然,也有喜新厌旧想时时更新的。因此,每逢垃圾倾倒的日子,到大街上随便转悠,一定收获甚丰。基于我俩还是穷人的理由,也得益于蒙特利尔这种特殊的生活习俗,我们每天小班后,没事时就去街上转悠。发现有人扔沙发,我们就赶紧往回拉,发现桌子就往回搬。我们通常“不虚此行”,硕果累累。一时间,我们捡到了床,觅得了书桌。那时,青春热血的我们,苦中作乐的我们,美滋滋,乐陶陶,捡一样,高兴一阵,发现一件,兴奋半天,没有几周,我们就将家庭建设得象模象样了,几乎样样齐全。当时唯一花了一千多加圆购买的奢侈品,大概就是一个286型的电脑了。哦,还有一个家当是花了钱买来的,那就是一盆像棕又像竹的植物。购来时,只有半人高,到后来,也许是沾了人气,竟蓬蓬勃勃地蹿长,高得大大超过了我的头,为满屋带来了生机碧绿。就也许就是我们常说的欣欣向荣吧。

在蒙特利尔,由于我们没有及时找到一条快速致富的捷径,生活中不安定,不稳定的因素太多,以至于我们几乎是年年搬家,有时甚至是半年搬家――不过,我们可是良民,即使半年搬家,也都是交齐了房租,得到房东的许可才离开的。搬家,使我厌倦,搬家,使我心力交瘁,搬家,更使我没有家的感觉。啊,在那些苦难的日子里,我饱尝到了居无定所的苦恼;毫无止境的“颠沛流离”以及身体的漂泊,心灵的漂泊,我多么怀念曾经拥有过的稳定而温馨的家。

有了孩子,应该说是相对地安定下来,应该是好好建立一个稳定的家的时候了。那应是1992年11月左右,既我的大女儿出生前的一个月,我们卖掉了经营近一年的生意,买了一套全新的家具,搬进了一间稍为象样的四半。那时,我父亲的到来,女儿的出生,都为我的家庭增添了喜庆,温馨和甜美。那时段,是我到加拿大后最开心,最愉快的时光。

可是,好景不长,为了生计,我们又决定搬家。搬家前,我心理盘算着,只要买了房子,家就可以固定了。我一旦动了这个念头,心思就止不住了。但是,我们根本没有怎样购房的经验,也没有多少朋友可以咨询,就草率地,匆匆地在我们新购的生意旁购下了一幢两个小五半带地下室的房子。那是1993年的八月,是我们第一次购置房产。当时一心想有一个稳定的家,全想不到在作出如此重大的决定前,应该多比较,多参观,多调查等等,只觉得购完房就如释重负了,有了房就有了自己的家,就有了自己长久居住的家。于是,楼上出租,自己住一楼和地下室。可殊不知,人算不如天算,我们的生意差强人意,不达我们预订之目标,权衡利弊后,我们打算立即脱手。

没了生意,房子在一时期内于我们就没了任何稳定等的意义,因为我们的经济基础还不足以厚实到守着房产,坐享其成的时候,我们还得打拼,还得在生意场上去闯荡。于是,我们又匆匆决定,将我们自住的房子出租,自己临时住地下室,待机会来时,我们可以重出“江湖”。

我们当时那地下室是没有装修的,我那仅有半岁的女儿整天哭啊闹啊,爬在楼梯口,指着楼上,要住楼上,要到楼上去睡觉。到了晚上,她坚决不睡,我们只好开着车,让她在颠簸和晃荡中入睡。那是多么凄惨的日子,那是多么令人伤感的日子。在那样的条件下,我是多么向往有一个温暖的家,可爱的家啊!还好,我们在底下室只住了两天,就及时改弦更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