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赵碧霞->正文
 专栏新作
 - 湖南卫视节目俗不可
 - 走进姜克美
 - 寒江冰钓缘慕鱼 收获
 - 寒江冰钓缘慕鱼 收获
 - 寒江冰钓缘慕鱼
 - 言必行,行必果---我
 - "湘江"浩

 
 
寒江冰钓缘慕鱼 收获意外归满载(2)

赵碧霞


钓鱼

我们事前租定了木房,我们一行到达后被安排在可以容纳20 人的木房。回想我们的领头人在筹划这次活动的时候,有人曾夸张地向我们描述过这里的环境,说那冰钓的木房又脏又臭,即满屋的鱼腥味和收拾鱼时必然留下的肠肠肚肚等,听得我当时就有打退堂鼓的顾虑。可是,待我们进房一看,完全不是我们听到的那种状况。恰恰相反,我们的木房非常整洁、干净,房间里配置的家具也足够完善:两个沙发,一张长长的餐桌,还有一台微波炉,房间里甚至还有暖气。这样的配置咋一看起来就如普通的别墅,但实际上是不同的,因为在木房的地板的两头,各开有一条长约3米、宽近30公分的槽沟,下面则是在冰上凿开的豁口,低头望去,清冷的河水正川流不息地流淌着。如果你将目光上移,你会发现,在槽口的上方,各有一排挂钩,满挂着已经系好鱼钩的钓鱼线。

我们安置完毕,听工作人员给我们讲操作要领。其实,说是要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注意事项,不外乎就是用他们提供的所谓鱼饵来钓鱼。这里需要一提的是,这所谓的特别的鱼饵,实际上是猪肝或牛肝,钓鱼时,将它们撕成1 公分左右的小块儿,挂在鱼钩上,让有铅坠的部分先沉入水中,一直到河底,然后垂钓人凭感觉向上收线提高1-2公分或更多,意即使有鱼饵的部分悬在特定的水位,让主要在那个水位游弋穿行的鱼儿容易看见。可以想象,一排鱼线悬挂着,下面有铅坠,有鱼饵,当鱼饵咬钩时,鱼线自然会晃动,这时,只需钓鱼人快捷而迅速地提起鱼线,将还在嬉咬不实的鱼儿钩住,那就几乎大功告成了。

我这个人就是见新好奇,眼见这么好的环境,我的欲望立即调动起来,好想好想一下子钓到许许多多的鱼儿。于是,我迫不及待地上满了10 根鱼线的鱼饵,快速而又利索地将鱼线放了下去,然后,就目不转睛地盯着,即紧张又兴奋。就这样,我开始了每一个钓鱼人都必须完成的功课:耐心地等待。

我知道,钓鱼的人可基本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姜太公似的,钓鱼在意境而不在收获,他们钓鱼的目的是想趁着清风丽日,目纵蓝天白云,忘情山高水长,“在乎山水间”;当然,我还可以将那些追求同样境界的“独钓寒江雪”的人归入这一类。另一类钓鱼人就是心急火燎,期望鱼钩下水,就能立即见效,恨不得一杆钓尽天下鱼,收获丰盛。我自己就属于第二类钓鱼人。我每次钓鱼,都恨不得一放线后大鱼小鱼齐上钩,直忙得我手足无暇。

也许,我的这种急不可耐的情绪发出了感应的“全波”,不一会儿,我左手边的鱼线就开始有轻微的晃动,经验告诉我,那是鱼儿咬钩了。说时迟,那时快,我未等那鱼线再晃动第二次,就灵敏轻快地一提拉,哈哈,第一条鳕鱼钓上来了!简直没想到,这么快我就“立竿见鱼”,我真是激动万分;同去的朋友也跟着我大呼小叫;那种激动,那种兴奋,难以用言语描述。其实,鱼并不大,可能只有半斤左右,但它可是我们一行人的“零的突破”的收获。我们都欢天喜地,又是照相,又是鉴赏,忙得不亦乐乎。

因为以前没有钓过这种鱼,对其特征还不是很了解。待大伙都激动过了,我才有机会慢慢欣赏我的成果。只见这条鱼,瘦长的体形,细细的尾巴,大大的头,浑身光滑无鳞。一比较,一鉴别,我几乎可以肯定,这种鱼,就像是就是我们平素在吃火锅时常吃的黄蜡丁(?)鱼。以前,我经常在超市里买到这种鱼,不过是冰冻的,但用来吃火锅挺好,一是口感不错,二是一烫就熟。

鳕鱼在我手中努力摇摆着,试图挣脱;因其光滑柔软,我几乎有点把握不住。想到一会儿它就会成为我们大伙的口中美食,心里又生一丝丝怜惜。人啊人,我们真是应了民间所说的:天上飞的除了飞机不吃,地上四条腿的除了桌子不吃,其它什么好像都能入口。

昨天似乎就是我的钓鱼日,我“把守”的十条鱼线好像很给我面子,动静多一些,鱼咬钩频繁一些,用不着多等就是一条,十多分钟后,我竟钓了好几条,令我大喜过望,朋友们立即给我封了一个“鱼婆”的雅号。就在我得意洋洋,收获丰盛的时候,朋友们把守的线也纷纷开始活跃起来,一忽儿也战果颇丰。看着他们你呼我唤,拉钩、拍照,一个个忙得不亦乐乎,好不热闹;大家开心得像孩子,欢呼得像过节;那种欢天喜地的气氛,令人久久难忘。至于刚钓到的鱼,他们就随意扔在门口;或许刚离开水中,那些鱼在没有了适合它们生存的环境中,一种生存的本能使得它们蹦达乱跳,过不了多久,它们就被冻僵了,再也不能动弹了。如果从生命的意义来观察这一现象,我们这样的行为其实是很残酷的。

据说下午1-3点是钓鱼的最好时间,我们钓到中午12点多,就开始午餐,以便我们有丰裕的时间和足够的精力来迎接激动人心的高峰时刻。虽然我们是来钓鱼的,但我们的午餐也不马虎,甚至还可以说十分丰盛:肉包子、夹肉馍、炒面、虾、卤牛肉,还有一瓶高档的白酒。说起来很奇怪,在我们吃午饭的时候,鱼儿就是不咬钩,它们好像集体午休似的,没有一点动静;也许,鱼儿与我们有感应,不愿搅扰我们,让我们好好吃饭。

见好久没有动静,我就习惯性地要整理整理一下鱼线,结果发现有的鱼钩上的诱饵已被“狡猾”的鱼儿“偷走”,我于是换上了冻虾——据说这是最好的鱼饵。我刚一放下线,就有鱼咬,快速提起一看,已经钓到了一条比较大的鱼。见到好鱼饵的功效,我索性将大部分的钩都换上虾。果然,没容得我全部放线,鱼就似乎成群结队地来咬钩,忙得我顾此失彼;这边,刚拉起一半的线,与鱼儿开始你进我退的拉锯战,那边,鱼儿提到一半就挣脱了;有的鱼似乎很狡猾,只碰钩,但不咬实,让我白忙乎;有的鱼,应该很聪明,咬钩只吃一半,我一拉钩,鱼儿就意识到危险,放弃到嘴的“美食”,临险而成功逃亡。可以说,真正咬实钩的,是那些太贪婪、太蠢笨的鱼儿;它们一口咬住,直入脏腑,被我生擒活捉,令我拔钩都难。但真正好玩的是那类半聪明半傻的鱼儿,它们与我斗智拼耐心,我如果技高一筹,它们就被我钓上来,我如果失误,它们则全身而退,安然无恙。

好诱饵给我带来了丰收,我的朋友们也从中多多收益。我这边手忙脚乱,他们的鱼线也开始忙乎,那些鱼线像互相感染似的,这里动,那边晃,牵一发而动全身。于是,他们纷纷收线,大获全胜,一条条大小不等的鱼儿,随着他们拉线的风姿,前仆后继,都来我们的小木房里做客。由于来的“客人”太多,我们只得用塑料盆将它们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