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赵碧霞->正文
 专栏新作
 - 湖南卫视节目俗不可
 - 走进姜克美
 - 寒江冰钓缘慕鱼 收获
 - 寒江冰钓缘慕鱼 收获
 - 寒江冰钓缘慕鱼
 - 言必行,行必果---我
 - "湘江"浩

 
 
赵碧霞:可爱温馨的家(5)

赵碧霞


左折腾,右倒腾,其间搬家数次。到1996年夏末,我们终于在蒙特利尔的南岸寻觅到了一个相对理想的生意。而且,更令我高兴的是,我们的家就安在了楼上。这个家,算是截至那个时期我在加拿大以来住得最好的,最大的房子。房子虽有近百年的历史,但主人还是保持,装修得很好,让人一看,就能嗅出它曾有的风光与辉煌。在那里,我们曾接待过一位从国内来考察的地位很高的老师。那位老师见我们住得如此奢侈,感触很深,最后说,我们的住房,比国内的部长还阔气。我不知道这样的赞誉是溢美,还是事实,――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句话传达出了一个信息,即房子还不错。

现在,让我领诸位去参观参观我当时的住房吧。房子有四间睡房,两个盥洗室,一个大厨房,一个大客厅,还有一个特大的阳台。――说它特大,是因为其面积差不多有整个住房这么大。在这套房子里,我曾多次接待过,招待过,留宿过许多朋友,当然也包括一些来自中国的友人等。也就是在着套房子里,我曾一次大宴宾客;那是我大女儿五岁,小女儿两岁的岁宴,前来聚会的朋友多达67人。

我为各位走马观花地介绍了这套房子的轮廓与气势,接下来再看看细部吧。整个住房都铺着长绒细软的地毯,且是几种不同颜色的搭配,如主睡房是色调温暖的淡红色,突出原房主的浪漫情调与家庭温馨,另外两个睡房则是淡蓝色的地毯,给人以安恬与静谧的感觉,我的两个孩子只使用了一间,再有就是银灰色地毯铺就的客房,――一间罕见宽敞的房间,约有四五十平方米,空旷,舒适,明亮,毫不掩饰地展示出了房子本身应有的档次。书房,即另一间无人居住的房间,浅色地毯铺就,是孩子们的琴房。――每天,忙忙碌碌的我们,很少涉足其间。

我相信,在这套住房中,最令我们全家流连的,应该是客厅了。

首先,临阳台的那边全是玻璃窗户,采光极好,我们可从那儿与阳光为伴,看风雪起舞,赏月缺月圆,而当我们都餍足这些都观赏时,我们则可将目光转向全幅满壁的色彩浓烈的金秋巨幅照。不知那是怎样的一种技术――大约是现在的喷绘技术,那一幅约五米长,三米宽的宽幅照,将加拿大枫林中的秋天的灵魂全部捕捉到了。画面上,金黄灿烂的枫叶,被斜刺穿透过的缕缕阳光映照得光彩熠熠,满地的落叶也在余晖的亲吻中,变得绚丽多彩。如果用气象万千来描述这幅照,恐怕不尽其妙,如果用辉煌壮丽来比照,又难达其境。总之,你可设想,你在那一站,整个秋日的情怀,整个金秋的壮阔,整个秋天的灿烂,都全部浓缩在其中。你不需车马劳顿,就能赏完秋景,读尽秋意。由于这幅巨照神形尽妙,能以假乱真,许多来访的朋友,都会毫不迟疑地拍照留念。我也在此为我本人,尤其是小孩拍了许多照片;当一些不知情的朋友见到那些照片时,没有一人怀疑那些只是用我家的墙壁的背景照照出来的相片,都无一例外地赞颂我在金秋季节里,在浓浓的大自然的秋色中选到了绝妙的风景。

其次,这客厅比邻厨房,那时我在“日理万机”的岁月中时间呆得最久的。当我在厨房“大展宏图”时,我的两个女儿就在客厅里唱歌跳舞,嘻戏追逐。“看儿床前戏”,人生乐趣,莫过如此。

再往下看,看看厨房吧,那里除了窗明几净,宽敞整洁外,那里也是我的用武之地。在那里,我已记不起曾经宴请过多少新朋旧友,也不知奉献过多少美味佳肴。

就是在这里,我们住了四年,享受着真正意义上的人生生活;也是在那里,我们为自己的未来奠定了一定的经济基础。说实在的,我是非常喜欢这个家的,因为它让我再次沐浴了家庭的温馨和快乐。但是,作为一个普通的人,我免不了有人间的七情六欲,我更免不了有世俗的追求。尽管这房子以给我带来了许多美好的回忆与幸福的生活,但我的欲望似乎好没有得到完全的满足,我向往住更好,更新,更高级的房子。

2001年,一次无心插柳的机会,我们搬到了紧邻的另一个小镇,住家是典型的平房加地下室,建于70年代初。房子不大,除了建筑年代较近外,其余的均未达到我所追求的指标。不过,这幢房子虽然居住面积不大,但它有一个于我们非常实用的游泳池。前一栋房子虽说也有游泳池,但因年久失修而在我们搬进前就被前房主弃置不用了,因此,我们未在那里受益。而新房子的游泳池,却是又大又新,自然成了孩子们的天堂。

我们是六月底搬入这栋房子的,那正是本地最热的时候,孩子们见了游泳池,真是如鱼得水,整日快活地在里面扑腾扑腾,尤其是我那未满六岁的小女儿,居然就在那个夏天学会了游泳。到第二年夏天,我丈夫和邻居一道,以原来的阳台为起点,增扩了一个大的凉台,再接一个廊桥,一直到游泳池跳水处。其中有一段,如“长桥卧波”,很有气势,也如曲径廽廊,凭添古色古香。自从这凉台完工后,甭提孩子们有多开心了。每天,她们就从阳台起步,顺着那廊桥飞奔而去,纵身跳进那青波碧水之中,一阵翻江倒海下来,早将那夏日的暑气荡涤地“一干二净”。而我则在阳台上安置了一套夏日纳凉的躺椅,凉伞,餐桌。那凉伞为蓝白二色相间,寓意蓝天白云,悠闲惬意,而这蓝白两色之于我,还有一个特定的含义,即那似曾相识的颜色让我时时想起我出国前十分珍视的窗帘。当我有闲时,我最爱躺在那宽大的凉伞下,任清风抚面,或看白云悠悠,困顿时,双眼一沉,一场春秋白日大梦伴我“逍遥”。何等惬意快哉!

我在这里居住了两年,享受了两年的春光融融,夏日暖暖。时间虽短,我的家仍然温馨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