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赵碧霞->正文
 专栏新作
 - 湖南卫视节目俗不可
 - 走进姜克美
 - 寒江冰钓缘慕鱼 收获
 - 寒江冰钓缘慕鱼 收获
 - 寒江冰钓缘慕鱼
 - 言必行,行必果---我
 - "湘江"浩

 
 
赵碧霞:天生我材必有用

赵碧霞


天生我材必有用

――观舞蹈“千手观音”

2005年2月30日

今天是大年30。过年了!

今年,家里才有了真正的过年气氛:按照传统的方式张灯结彩,挂上了大红灯笼,走马灯,其它如“福”临门,中国结等许多节日饰物也都已纷纷张挂出来。

到加拿大16年来,我们还是第一次以最彻底的传统方式过最彻底的传统年。说彻底,是因为我丈夫从中国带回了传统的,民间的,民俗的饰物,用之装饰,理想的和实际的效果立即就烘托出来了,原汁原味的过年气氛也才真正显现出来了。至于守岁,吃元宵等必需的节目,我们自然不会少。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我们虽也在异域欢度春节,也一样地邀友聚餐,也一样地激情满怀守年夜,但总觉得缺少了什么。而今一比较,立即就找出原因来了:原来是没有那浓烈的有中国味的气氛。

一大清早,我就急急忙忙打开电视,迫不及待地等着大年30的迎春新年晚会开场。当热热闹闹,气势恢宏,盛况空前的晚会带着融融春光,隆隆喜庆铺天盖地,震撼而开幕时,那欢声笑语,那载歌载舞,以及随后的美轮美奂的万千气象在争华竞奢中,堆涌着天下华丽,世上锦绣,人间奇观一一演出时,我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有点造作,娇饰。那笑,不像是发自肺腑的喜悦;那哭,也不像是来自心灵的感动;那热闹,好像是矫揉造作之堆砌。这也许就是我们常说的审美疲劳,视觉疲劳,或曰众口难调之难周全。的确,二十多年来的春节晚会,年年如此,模式不变,呈式化,概念化,一方面,麻痹了观众的审美意识,但与此同时,又提高了观众的带有倾向性的审美情趣。观众对晚会的要求愈来愈高,口味也越来越挑剔,要求推陈出新的愿望越来越强烈。导演们煞费苦心,使尽了千般花样,百般手段,演员们更是标新立异,出奇创新,但都难满足观众年年提升的胃口。这不,连我这个门外汉都开始了鸡蛋里找骨头,对一台荟萃了千百艺术家心血的精彩晚会横挑鼻子竖挑眼。

不过,今年春节晚会最好的节目,以我之孔见,当推聋哑人表演的集体舞蹈“千手观音”。

第一次看见千手观音像,应是24年前的事了,即1981年。当时的我,还是大学一年级的学生。那年的暑假,我们同一个寝室的六个女孩子,相邀集体去爬峨眉山。就在那一年,四川发生了特大的洪灾。滔滔的洪水,骇人听闻的泥石流,都未能阻止我们年轻人探索祖国大好河山的步伐。风雨中,我们慨然面对汹涌澎湃的洪水集体祷告,求老天爷别再哭泣,别再伤心,赶快把断线的眼泪擦干,让我们能平平安安,顺顺利利地爬上峨眉山。说也奇怪,老天爷似乎读懂了我们的虔诚,听到了我们的祈祷,竟让我们如愿以偿。

峨眉山的金顶佛光令我至今难忘,峨眉山上那些跳皮的猴子更是久久地萦绕在我的记忆中,峨眉山上那扑面而来的清爽的空气,那潺潺流水,青翠碧绿好像永远都伴随在我的左右,那一线天,清音阁,洗象池等等,总也会勾起我的美好回忆和无限遐想。而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一种感官上的赏心悦目或视觉冲击,而真正震撼我心灵的东西,或者说真正让我身心俱舒畅的,是我第一次看到了千手观音塑像。

我其实并不是佛教徒,即便是在大学时代,我对佛教的知识也是十分有限的。但是,我是在传统的中国文化中成长的,我从小就耳熟能详地听到过有关菩萨,观音等佛教人物或亲眼目睹有关的法事。比如小时候,我去过一些庙宇什么的,曾见识过什么神哪,菩萨呀,佛祖等,见那些一尊尊高大威猛的塑像高高在上地漠视这我们芸芸众生,我不懂其威力,也没有人给我解释,只是心中有一些怕怕的感觉――写出这样的文字可能对佛祖菩萨们有所不敬,但那确实是我少年时代的感觉。

作为四大佛教名山之一的峨眉山,山中自然供奉着无数的佛像及菩萨。而我们当时的所谓爬山,原本没有什么特定的目标,只是满怀年轻人的热血和激情,流于形式,走马观花,走到哪儿是哪儿,见什么好称赞什么,看什么赏心悦目盛赞什么,一路喜笑颜开,豪情万丈。但是,当我不期而然地来到千手观音像前时,我突然有了一种难以言传的神圣的感觉,就满怀一颗虔诚的心,驻足观看起来。初觉好玩,后越看越觉得妙不可言,再仔细审视,看出了不可思议,我的心随即有了“轰然”的感应:我叹服能工巧匠们的惊世作品,我更赞叹这尊金光闪闪的千千佛手给人的心灵撞击;我猜想着那一根根纤纤玉手的神秘力量,是否能叩开凡人心中的每一扇门,使凡人心中豁然敞亮。

在今年的春节晚会上,当那群身着鎏光溢彩的聋哑人演绎成动感的千手观音时,我除了眼界大开之外,更多的是心灵的震撼。

和峨眉山的千手观音相比,一个是流动的造型,一个是静止的塑像。舞台上,动感的观音,造型千姿百态,变化层出不穷,那精彩纷呈的队形变换,那美轮美奂的如梦似幻的意境,在二十几人的演绎下,是那么的婀娜多姿,是那么的有节律,整齐画一,显得既美妙富丽,又时时光彩夺目。瞧舞者丝丝如扣的配合,默契相应的招招式式,有谁能相信,他们全都是聋哑人,他们既不能用耳朵来听音乐的节奏,又不能用嘴发声来配合节拍。他们是如何在其无声的世界里,为我们创造出有声世界的恍如有血有肉的精彩美感呢?创造出他们根本无法感受的音乐与动感的天然妙合呢?是千手观音本身的力量,是舞蹈音乐的魅力,还是这群聋哑人他们的超凡入圣的神力?我找不到答案。

古人言,天生我材必有用,看了这出舞蹈,我更加深信不疑。是的,在常人眼里,聋哑人属残疾人范畴,他们或不能听,或不能说,因而常常被社会误解或怠慢,认为他们只需要照顾,不可能做成什么大事业。而一些残疾人自己,也往往因社会千百年来不公正的待遇而不能正视自己,他们或者怨天尤人,或者得过且过,有时甚至自暴自弃。可眼前,这群残疾人用他们的灵与魂奉献出来的美妙无比的舞蹈,使我们眼睛为之一新,耳目为之一亮,让我们不得不修正我们对残疾人的认识,我们从此必须对他们刮目相看。

事实上,许许多多的残疾人,虽然失去了某个部位或某种功能,但在另一方面,他们会得到超出常人的补偿,形成一种互补。我常听说,眼睛不好使的,其听觉多超常;手指残缺,脚趾多灵活。有得有失,老天爷是公正的。因此,对于残疾人来说,只要能做到取长补短,扬长避短,就能克服自身的弱点,发挥长处,走向辉煌。今天这群残疾人就向我们展示了这一自然法则。

春节晚会虽已落幕,但那流动的舞蹈“千手观音”会一直留在我的脑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