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湘君->正文
 专栏新作
 - 湘君:幸福生活的90
 - 湘君:是癌,还是钙
 - 湘君:婚姻,让崇拜
 - “我愿意!”
 - 善小亦有善回应
  
  

 
 
善小亦有善回应

湘君


湘君性子迂,以前在国内机关工作时,一直学不会机关那一套城府,官腔和盛气凌人。如果有人来办事,总是对人家客客气气的,能办的事,便赶紧给人家办好,生怕人家等久了。不能办的事,也会好言好语给人家解释。偶尔,也去其它机关办事,有两三次,竟受到意料之外的热情接待,惶惑之中,人家说话了:“你可能不记得了,上次到你们机关办事,就是你接待的。”自己本没有刻意行善,却能得到这样善的回应,很让人感动,因为这感动,所以一直在心底保留着一分不经意的善。

记得不知从哪里看来或听来的一个故事,说甲乙两家人住在一个套间内,共用厨房。有一天,厨房的灯泡坏了,两家人都怕吃亏,谁也不去换灯泡,便赌气摸黑做饭。结果呢,第二天早晨,楼下的垃圾箱里出现了甲家烤焦了的大闸蟹和乙家烧糊了的大龙虾。这个故事,也许并非真的毫不走样地发生过,但却绝对在情理之中,因为我们周围的确有太多的人会一“精”如此。

湘君刚结婚时,也是因为机关住房紧张,和另一家人共住一套三居室。因为另一家有个5岁的小男孩,所以他们分得两间卧室,湘君则分得一间卧室和阳台,其他如客厅,厨房,卫生间等,则公用。管分房的总务科长私下担忧:这样两家人住在一起,以后还不知道会有多少矛盾。搬家之前,湘君与夫人一起温习了一遍上文提到的灯泡的故事,决定以善意对待另一家人。首先,因为厨房太小,我们便把厨房让给他们,自己在客厅做饭。其次,主动提出公用阳台,因为人家若无阳台,晾晒衣服的确会十分不便。最后是具体事情,能让则让,尽量不让对方吃亏。就这样,虽说两家人在一起略显拥挤,虽说对方主妇只是纺织女工出身,但相处一年有余,却十分愉快,一次矛盾也没有发生过。事实上,对方对我们也相当友善,也从没让我们吃亏。同在一个屋檐下,双方以善意相待,与双方满怀警惕地相互戒备,计较相比,在感觉上的差别,极端的时候,真可以如同天堂与地狱啊。

还记得在大学时,有一天傍晚,与一位同室兄弟在校园散布,迎面走来一位住在同一宿舍楼的兄弟,经常照面,却不记得有否打过交道,人到近处,四目交汇那一刻,不经意地对他点头到了声“你好”,对方没有回应,十分诧异地瞪着我,从我身边走过。接着,同屋讥笑我的举动是热脸蹭人家冷屁股,我对他说:“我损失了什么吗?我什么也没有失去,相反,极可能,我已经交到一位新朋友。”第二天,差不多同一时间,与同一位室友在校园散布,很巧,顶头又遇见昨天那位同楼兄弟,这一次,没等我开口,对方远远地就冲我点头说“你好”,竟叫出我的名字。这样一种善意的回应,让同屋感慨不已,也让湘君心里暖融融的。其实,人与人之间,善意的表达常常就是如此简单,我们放不下的,往往只是那一点无谓的矜持与清高。

如今,在网络空间里,湘君的宗旨依然是与人为善,希望以善意对待每一位网友,相信这样的宗旨,已经为自己赢得了不少朋友。当然,也许自己做得还不够,言辞之间,还是使有的网友受到伤害,如果是这样,在这里郑重道歉,向所有被俺言辞伤害过的网友说声对不起,也请你们相信,俺是无心的。

因为相信善的回应,所以,从来不相信“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样的信条,总觉得从一段较长的时段来看,善良人终究是不会吃亏的。还有一句古语,叫做“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有人考证说,这里的“毒”字不应作“毒”,而应作“度”,“无度不丈夫”,在意义上才能与“量小非君子”连贯起来。遗憾的是,一字之差,竟使整句话的善恶观念完全颠倒了,不知因此而败坏了多少人心,造就了多少恶行,令人扼腕。

也许,善,在与恶的交战中,手段不应该是以恶制恶,如果以恶制恶,这世界就多了一分恶,而少了一分善。善与恶交战,最好的武器乃是善本身,乃是善的历练,善的持守。

补注:此贴只关乎人际关系,而与任何政治理念无关。

二00四年四月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