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捷夫->正文
 专栏新作
 - “习马会” 西方媒体
 - 习近平为何遭拒绝?!
 - 北京阅兵 世界震惊
 - 九三大阅兵 令中外各
 - “美国的王立军” 揭
 - “美国的王立军” 揭
 - 中美网络安全交锋 习

 
 
万维专稿:神秘莫测的中国大陆网络空间

捷夫


万维专稿:神秘莫测的中国大陆网络空间


2007年2月1日美联社报道说,最多不出两年,以增长率24%左右发展的中国大陆网民总数将超过美国。

该新闻来源是中国大陆的英文官方媒体中国日报,关于中国网民人数将会超过美国这一点,似乎中美媒体都没有什么异议,它们令人吃惊地保持了一致。其实最令人吃惊的还是中国官方媒体盲目的得意,中国日报可能忘了,对中共政府而言,网民爆增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天外有天 网中有网

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的管理,有着相当严格的法规,其中一些法规内容比较合理,例如控制色情和网络犯罪等方面的条款。但是另一些法律连同据之而行的实践,却带有与国际互联网本质相抵触的色彩:妨碍甚至禁止言论自由。

根据中国清华大学的权威统计,目前中国大陆的网民总数大约在一亿四千万上下,共有三千六百八十多万博客网站和数千万博客,仅Google的用户就多达近亿。这股近年汇入中国社会和大陆互联网社区的庞大人潮,构成了中国网络舆论的中坚。如果中共当局变得更聪明一些,它绝不会把这种社会巨变夸大为自己的政绩:因为事实上中国的网络舆论越来越使政府感到头痛。

于是在中国大陆浩瀚的网络空间,另有一张细密的网正一步一步地架设起来----它常备不懈疏而难漏。国际名声不太好听的“金盾工程”就是那张网堂而皇之的美名。据中国官方承认,这一工程仅前期(1998-2002)就耗费了六十四亿元人民币。

党不仅仅蒙上大家的眼睛

最近海外中文网络媒体广泛流传着一篇题为“党悄悄地蒙上了你的眼睛”的绝妙杂文。中共何止蒙眼,伟大光荣正确的它为蒙上人民的嘴巴、耳朵等其他感官也常常忙得不可开交。而当互联网日益普及,它的蒙蔽欲望就变得更加迫不及待。

政治评论家们常说,“中国大陆网络封锁技术与互联网在大陆的普及历史几乎一样长”。中国政府当局在防火墙技术开发及实际应用上的投资规模之大、技术手段之先进、对信息的筛选和封锁之严密,在全世界已“名列前茅”。所以在国际互联网中国大陆那一块天地中,网民们不光被蒙眼、蒙嘴、蒙耳朵,而且还被一双锐利的目光时刻注意着,说出来别害怕----他们就是鼎鼎大名、人数多达三十万之众的中国网络警察。

十分可悲的是,这种应用于二十一世纪的“中世纪把戏”效果并不理想。已有的技术手段赶不上最新技术的变化,国门大开趋势不可逆转,信息复制简单易行,又使中共本身陷入了一个无法解脱的窘境。愚蠢的孤立、封锁和打击已经为中国政府当局制造出无数政治、宗教和文化反对派;而与人数众多并且越来越多的网民为敌,其危险则更加不堪设想。

封锁互联网信息 中国并不孤独

中国大陆的互联网政治管制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同时,从技术上帮助中国政府实现这种政治管制的一些西方网络公司(如加拿大北方电信和美国思科系统等)也不断受到严厉指责。

在当今世界,中国对网络信息的控制和封锁虽已接近“登峰造极”,但并非绝无仅有。政治管制互联网信息,中国并不孤独----现在还有几个国家在陪伴着它。

据西方互联网研究机构的分析报告,沙特阿拉伯和伊朗也是世界上对互联网信息管制最严厉的国家。此外,北朝鲜是对互联网信息实行严格筛选和封锁的另一个国家,它的网络甚至屏蔽所有有关南韩的消息。很显然,在网络政治管制方面,沙特和伊朗更多地出自宗教原因;而北韩则与中国相同,更多地出自政治方面的考量。

该报告还说,凡是这种互联网信息被封锁的国家,其网民都有一套办法对付政府,比如依靠代理服务器。不过最聪明的可能还是中国网民,听说他们把敏感关键词稍加改变,就可以轻易钻过那张网,比如把“江泽民”只写成“江”。

和谐社会百家争鸣 几代中国人的梦想

平心而论,中共从坚持无产阶级革命与无产阶级专政到提出建立和谐社会,已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日前中国颇受尊敬的平民总理温家宝再一次提出“百家争鸣”,时值反右五十周年。

和谐社会和百家争鸣,是几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梦想,为此他们付出过惨痛的代价。这个口号今天由中共提出,已经大大出人意料。但关键的问题是中共究竟想走多远? 究竟能走多远? 它是真心实意还是虚晃一枪? 回答这一切都还需要时间。

 

突然想起英国作家、记者和政治评论家乔治·奥威尔(George HMS Orwell,1903-1950)的名作“一九八四年(1984)”。在他假想的集权国家中的国家政权有几句家喻户晓的口号----“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集中影射专制政权统治下的社会怪状和认知扭曲。

中国大陆网络空间似乎正拼命地从奥威尔笔下的那种桎梏挣脱着,可它总是刚刚迈出一小步,却又立刻被人拖着倒退一大步。中国的互联网,不光现状神秘莫测,它的前景也同样难以预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osted on www.creaders.net: 2007-02-03 23:21:13
http://news.creaders.net/china/newsViewer.php?id=705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