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赵碧霞->正文
 专栏新作
 - 湖南卫视节目俗不可
 - 走进姜克美
 - 寒江冰钓缘慕鱼 收获
 - 寒江冰钓缘慕鱼 收获
 - 寒江冰钓缘慕鱼
 - 言必行,行必果---我
 - "湘江"浩

 
 
赵碧霞:看病难(1)

赵碧霞


看病难

我左手的无名指上有一个小红包块,又痛又痒,折磨我已一个多月了。这期间,我做事不利落,还不能蘸水,可洗衣烧饭都得与水打交道。实在没有办法时,比如一些日常家务,如洗碗,做清洁等,我都几乎让孩子们代劳。孩子们实在不能胜任的,我就带上手套,辅助右手完成任务。照理说,这样一来,我的左手得到的待遇已经十分优渥了,可那红肿不仅没有消去,痛没有减弱,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了,以至于疼痛发作时,我莫名难当。是什么原因我得遭受如此痛苦的煎熬呢?这得回溯到一个月前的欧洲之行。

那是在巴黎旅游时,在我们下塌的旅馆,由于房间窄小,尤其是进门的过道特别小器,仿佛人一转身就会碰到四壁似的。而其中最大的缺陷是,就在那窄窄的过道里有一间厕所,其门与房间的大门相对,如不留神忘记了关厕所门,再开大门时就很容易两门相碰,夹伤开门的手。在离开巴黎的前一夜,我在开门时就不幸夹伤了我左手的无名指。当我被两门相夹时,那剧烈的碰撞似乎将我的手指头挤碎了,我当时痛得撕心裂肺,本能地一声大叫,待抽出那可怜的手指头一看,血肉模糊,滴答滴答的鲜血不住地流淌;我的两个女儿见状,吓得六神无主,急急忙忙跑到隔壁的房间去搬救兵去了,而我则立即用纸巾将猝不忍睹的指头包扎起来。

一同去旅游的住在隔壁的朋友正好带有名为“附离子”的药,据说这种药疗效好,很神奇。我本已是痛得病急乱投医的了,眼见有特殊功效的神药,就迫不及待地用油膏调敷。俗话说,十指连心,即使是灵丹妙药,药效发挥作用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我那受伤的指头,痛得我齜牙咧嘴,甚至泪水汪汪。也不知过了过久,药效开始发挥作用了,我手指的痛楚慢慢减缓,不知不觉,我进入了梦乡。

从欧洲回到家后,我尽量照顾好受伤的手指,既不沾水,也不干任何会影响手指头恢复的重体力活,而我两个懂事的孩子,也是轮流帮我洗碗,包括为我洗澡,甚至还承担家里她们力所能及的家务事。得益于孩子们的精心照料,体贴和帮忙,一个星期后,我的手指头开始愈合结疤,两个星期后,痂开始脱落。眼见伤口好得如此之快,我心里暗自高兴,以为从此万事大吉。于是,我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开始正常地操料家务了。

哪知,我那娇嫩的手指,痂落外而里不实,外表看已无大恙,可里面的肌肉似乎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痊愈。由于恢复不彻底,我就开始做事,结果几天后,我那受伤的无名指就开始肿胀。朋友们看后,以为是里面脓肿,都建议我去医院做一个小手术,即开刀放脓。我心想,不就是放脓吗?小事一桩,遂自己用针在红肿处刺了几个小洞,然后咬着牙硬往外挤脓,结果,脓没见挤出一滴,自己反倒痛得浑身冷汗直冒。事后我用酒精消完毒,心里还暗自佩服自己的勇敢,同时,我还感到庆幸的是,这次又不用去医院无谓地消磨时光了。

因为来加拿大十八年以来,我最怕的一件事就是去医院。所谓怕去医院,不是指生病后必须去医院的怕,是指在医院等待的时间过长,怕没有什么大病都会等出病来。我在加拿大待的时间不算短,但我去医院的次数几乎可以说是屈指可数。而就是那么一些寥寥数次的光顾医院,让我每次都备受痛苦,那长长的等待,那种无聊与无助的等待,那万般无奈的等待,真可以让小恙的病员急出大病来。因此,如不到生死攸关的时候,我决计是不去医院的。尽管这里有完好的医疗设备和完满的医疗制度,更有看病不花一分钱的良好的医疗条件,有人情味浓浓的嘘寒问暖,但我就是怕进医院;尤其是在医院每次都看到那些忙忙碌碌,行色匆匆的医生,护士,但就是看病不见进展的时候,我心里就忍不住窝火,可是,每次,我都的毕恭毕敬的等着。

有了这样一种算是偏执的观念,我就力争不去医院。可是,这次,我这小小的指头,一快占我肌肤不足千分之一的地方,就因那纠缠不去的肿痛而影响了我的日常生活。我早盼晚盼,就盼那丁点儿的小指头痊愈。可这小可恶似乎偏要跟我过不去,非但不好,反而还越来越恶化。

接下来的几天,情况更加糟糕,我如果再不去似乎就有生命之虞,而且,我还想到了白求恩大夫,就是因为手指在动手术时划破了皮,后不幸得了败血症而魂归故里,就开始怕了。加上朋友们也一个劲地劝逼,我最后终于鼓足勇气,去了一家医疗诊所。

可事不凑巧,由于前一天的暴风雨,很多地方都停电,我当日去的那家诊所也未能幸免。我为此又庆幸了一回,自我宽慰自己,看来不是我不想看病,而是老天不要我看病。话虽如此,我的肿痛并不因为我的心存侥幸而有所缓减。迫不得已,第二天中午,我又去了同一家诊所。可到那里一看,电还未来,但人们告诉我说,大约还要等一个小时就会来电了。我心想,既然如此,我就先将我的医疗卡放在那里,视为派队,然后利用这空歇时间,将与我同车去的女儿送去跳舞,估计来回时间刚好。但接待人员坚决不让我将卡放在那里作排队用。最后我们共同协商出了一个解决办法,即承认我已来此排队,待会儿回来时有优先权排在前面。

大约下午2点15分,我又回到了诊所。此时,大厅里已挤满了人,台面上也已排了十几张卡。我迳直走到登录处,将卡交给办理人,她们似乎也认出了我,就没有刁难我,为我掛了前几位号,然后叫我在大厅等。

由于我已有看急诊的经验,知道在一般情况下没有几个小时是见不着医生的。因此,我那出随身携带的杂志,一边胡乱地翻着,一边耐着性子等着。很快,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没有人叫我。我心里开始有点不悦,但也无奈,因为我知道,一切着急上火都是于事无补的。终于,在4点半左右,一名护士把我领进了一间小单间。我知道,即使到了这个地方,我还得再等。

我等在那里,像一个局外观察家那样,见几个护士忙里忙外,两三个医生川流不息地在别的房间进进出出,就是不见有人到我这里来。我愈等愈纳闷,愈等愈心焦,怎么他们就不到我这里来呢?

到后来,我实在犯急了,就想去找他们理论,这个念头刚一闪,一位较为年长的医生终于过来了。待他询问完有关情况后,我就强烈要求他为我动一个小手术,将肿块割掉。医生摇了摇头,根本不理我的那一套,自以为是地确立了下述治疗原则:先打预防针,然后吃抗菌素消炎,回到家后用盐水洗,用油膏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