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赵碧霞->正文
 专栏新作
 - 湖南卫视节目俗不可
 - 走进姜克美
 - 寒江冰钓缘慕鱼 收获
 - 寒江冰钓缘慕鱼 收获
 - 寒江冰钓缘慕鱼
 - 言必行,行必果---我
 - "湘江"浩

 
 
赵碧霞:看病难(2)

赵碧霞


我将信将疑,打完预防破伤风针,立即去药房买药,然后,怀着希望,天天遵医办事。一个星期下来,我的手指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我耐着性子,又一丝不苟地按照医嘱流程治疗了一个星期,结果我的无名指疼痛非但没有丝毫减弱,反而殃及我的中指和小指,我感到那两个地方的疼痛也日甚一日地剧烈起来。这下我开始发慌了。于是,一天,我安排好了一切,吃完晚饭后,大约七点的样子,我驱车去了我所居住地区的大医院。

来到候诊室一看,等候的病人已不是我想象的那样人头攒动,拥挤不堪。但我明白,没有两三个小时的等候,我是不可能离开此地的。象平时那样,我将医疗保险卡递进窗口,里面的工作人员叫我等护士来问询(已确定病情的轻重缓急――他们称为“评估”)。大约十几分钟后,护士呼叫我的名字。我应声前往。护士依照程序,量体温,问病情,看手指,然后叫我去挂号。其实,我早已心领神会,凡不属于急性的,人命关天的如心脏突发病之类的,他们的处理方式就是按部就班。

挂完号后,我就自觉地等在一旁,拿出事先准备的杂志翻看。这一看,两小时过去了,杂志也翻完了,可还没人叫我。我那本已十分平静的心情,开始有点烦躁不安起来。

我左顾右盼,见与我几乎同时来的病人大都不见了踪影,我觉得不能再这样继续无休止地等下去了,就去找护士理论。护士耐心地给我解释了一通,不外乎就是病情不一样,等待处理的时间也不一样,并安慰我不要着急,劝我耐心等待。

又过了半小时,我终于听到叫我的名字。我随护士的指点,进入待诊室。利用穿堂而入的机会,我大致数了一下,大约有十几张病床,加上过道兼厅里见到的病床,我猜,我们当时的病人约有二十来号。

在待诊室里,十来个护士,行色匆匆的样子,有量血压的,有测体温的,有抽血验血的,有检测心电图的,有做记录的等等,好一派“繁忙”的景象。

而医生,我只见了三个。

我安静地等在护士为我指定的诊室里,又拿出随身携带的另一本小书《重订增广》,仔细地读着。那是我第一次从头到尾读完了《增广》,可医生还未进门。

那就再等吧。足够的耐心,平静的心情,除此之外,别无选择。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一个批头散发,上穿普通护士的深蓝色短袖,下着一条随意的牛崽裤的中年妇女走进了我的诊室,并告诉我说,她就是医生。这令我感到有点意外。因为我第一眼见她时,还以为她是一名护士呢。

医生听完我的述说,又看了看我的手指头,立即就说,先照一张X光片看看吧,并告诉我,她这就去安排护士来照。我本来是怀着极大的希望来求治,没想到医生就那么一眼就诊毕,而且还不是什么通常意义的“医疗技术处理”,仅仅要求先照片。为此,我心中十分疑惑,照什么片呀?又没伤着骨头。可是,这是在医院,医生的话就是圣旨。

又等吧。我左等右等,大约有过了半个小时,还不见有护士来为我照片。一看时间,我来医院已经耗掉了近四个小时,还不知道我的伤势到底如何,这漫漫长夜里,我不知还会等多久。想到家里的两个女儿还没人照顾,心里就忍不住开始着急了。心急就慌,一慌更急,实在忍无可忍,我拦住一名护士问,但护士告诉我,她们都忙,叫我回到诊室再耐心等候。

我当时真是气得七窍生烟,但又无处也不敢发作。回到房里又等了一会儿,仍无人搭理,心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再也静不下心来,就又走出病室,正巧碰到刚才为我诊断的医生,我不由分说,拦住她,要求自己去照片。她顺手递给我早已开好的X光单子。我如获至宝,满心欢喜地赶到X光室。见那里只有两个人在等,我如释重负,心想,这里大概不需要等太长的时间吧。

果不出所料,几分钟后,一个身材丰满的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带着一脸的和详,亲切地将我迎进了X光室,然后,一边询问情况,一边操着机器,不经意之间,就完成了伟大的“创举”。当几分钟后,那为女医生将那装满检查结果的大信封递到我手上时,我几乎是千恩万谢,感激涕零。

我再次回到诊室,又白白等了十几分钟。于是,我改变了常规战术,在那些川流不息的人中寻找熟悉的身影,当我终于又瞅到为我诊断的女医生时,立即将我的检查结果递给她,没想到是一句冷冰冰的话――继续等。

我其实知道,我的手指骨头没有任何问题,医生的诊治方法完全是多此一举。我内心企盼的就是让医生为我处理一下脓肿。没想到,在我盼星星,盼月亮的时候,医生再次出现了,手里拿着一张开好的处方,并且还告诉我说,那是任何药店都可以买到的普通消炎药。我大失所望,与她理论,请求她小小地开一刀,被她断然拒绝。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伤心又失望,我近五个小时的等待,换来的却是一张于我没有任何意义的处方,一张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废纸。我不禁怒由胆升,摔门而去。

看病盼疗效盼好,我却看了满肚的怨气。这正是,看病练耐心,惟有长叹息。看病难,难看病,我劝所有的公民,注意身体健康,尽量不要去医院活受罪。(2006 8 17

补记:关于这里的医疗制度,就我的孤陋寡闻,我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之一。首先,看病不花一分钱,小病自付小部分药费,不超过20%,余者都由保险公司或政府保险支付;一旦住院后,吃喝啦撒全包,并且被伺候得比爷们还好;其好处比天堂还享乐--我早已写好文章,只是没时间打出来与大家分享。那么,为什么还有许许多多的抱怨呢?是因为好制度总是被滥用。许多人有事无事小病小恙都去医院,弄得医院总是人满为患,而政府的预算不可能多到承受无穷的需求。于是,政府对每一个医生限定看病人数,逾者没有拨款支付。于是,医院要平衡,医生要平衡,这样一来,在看急诊时,其弊端就暴露无遗。除了人命关天的重症急症,急诊每次没有三五个小时甚至十个小时的等候,是见不到医生的。如此好事被滥用和政府的调控杠杆发生作用后,真正需要诊治的人成了医院无穷等待的受害者,于是怨声载道。另一方面,根据我先生的观点,西医是治不好病的。那就是为什么医院里永远人满为患,为什么人们总是隔三差五到医院走一回。就我的红肿而言,我最后是根据我先生的建议,凃敷和内服了中药“七厘散”和“正骨水”等才最后消肿去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