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赵碧霞->正文
 专栏新作
 - 湖南卫视节目俗不可
 - 走进姜克美
 - 寒江冰钓缘慕鱼 收获
 - 寒江冰钓缘慕鱼 收获
 - 寒江冰钓缘慕鱼
 - 言必行,行必果---我
 - "湘江"浩

 
 
赵碧霞:过敏测试

赵碧霞


过敏测试

我第一次做过敏测试时,大约是2002年的春天。当时,我不明原因地打喷嚏,流鼻水,头昏脑胀,动不动就咳嗽等等。我原以为是感冒,看了几次医生后,情况没有任何改变。最后医生怀疑我是过敏,要我做一个过敏测试。

果然不出所料,一测试下来,我手臂上密密麻麻的几乎都是红点子,那就意味着我对许多花粉过敏。

知根知底知道自己的病情后,我就十分注意随季节的转换服用朋友们推荐的药或保健品什么的,以至于那时候,只要有人说什么要抗过敏,我一定去服。所谓病急乱投医,是药宁信其神。不知是乱服药发生的功效,还是我当时的身体中还有很强的抵抗力,结果,从2003到2005的三年时间里,我几乎我大碍。也就是从那时候以后,我以为,过敏再也不会搅乱我的生活。想到平安健康的未来,我心里为之着实高兴了一阵。孰不知,从今年开春以来,尤其是从复活节以来,我原本日趋平静的生活和我那本不算健康的身体,被卷土而来的过敏搅得天翻地覆,让我终日不得安宁。其主要反应是:莫名其妙地打喷嚏,流鼻水,头昏脑胀,动不动就咳嗽等等;许多水果不能入口,入口则嘴麻;数种干果不能沾口,沾嘴则难受;常处于一种类似感冒的状态。

原以为再度侵扰的过敏,会如过眼云烟,不会在我不堪受苦的身子里扎根长住,因此忽略了对其采用长久作战的战术,而常抱随遇而安的态度。对之只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胡乱服药,见方就用;稍好则窃喜,稍恶则忧烦。如此时好时坏地拖了近一个月,到后来我实在无法再忍受了,就约了专科医生,想再作一次过敏测试。原因我2002年以前住在另一个地区,我的病历及有关档案都存在当地,它们都是不能调移的,因此,要知道我现在的病况,我不得不受二茬罪。

当专科医生听完我的陈述,就叫护士在常规测试的基础上,增加过敏测试的范围,即豆类,核桃干果类,苹果,桃,樱桃等。

经过约一个多小时的等待,我终于可以测试了。想必这里与我遭受同样痛苦的人一定不少,因为护士快捷而熟练的手法已告诉了我一切。只见她首先在我的左手的手肘与手腕之间大面积地消毒,完了之后用黑笔在消毒的区域矩阵似的描了26个点,然后在这矩阵里一排一排地点上一种透明的液体,再用小针头在液体点上刺一下皮肤。那针刺得不深,就象蚊虫叮咬了一下,如果不专注看,一般是不会有感觉的。可我天生怕见血,心里难免紧张,尤其是当场见着血,心里更难受。这叫做欲看不忍,不看不罢。尽管护士手法熟练干净,但每见她刺一针,我心里就紧张一下。护士见状,就极力安慰我,说一点也不疼。“又没刺在你身上,当然说话轻松”,我心里这样想着。好不容易刺完左手,护士又叫我伸出右手。还好,右手感觉要轻快些,因为只用17个点。

没想到,右手还没刺完,左手就开始反应了。开始只觉得有几个点麻痒难受,接着就如蚊虫叮咬过一样,起包,红肿,尔后就越来越难受。我当时那种感觉,就如武打小说描写的那样,高手对付宁死不屈或拒不招供的战败者的一招最奏效的法宝就是,点某些特殊的穴位,使其感觉如万箭钻心,一身奇痒无比。

酷刑吧?别急,这才刚开始。见惯不惊的护士似乎并没有理会我的痛苦,反而叫我按常规在外面等待15分钟。随着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我两只手有十几个点都开始不同程度地反映了。熬吧,那短暂的十几分钟里,眼见那红点一个个地如“异军突起”,而我抓也不能抓,挠也不能挠,那种干着急,急得人心里直发慌。尤其是,当你看到,那原本白细的皮肤上,无情的红点一个个蚕食开来,边变成密密麻麻的疙瘩,又痒又麻,简直就是酷刑。如果此时要我招什么,我一定没有小说中共产党员那样坚贞不屈,我一定会什么都招了。总之,猜想我当时的表现,一定不会“淑女”。然而,同室等待的病友见状,都投以友善,理解,同情的目光,有的还友好地安慰几句。唉!这是怎样的一种受罪哟!

好不容易度过了艰难的十五分钟,护士根据记时器的呼叫准时来看结果。她根据包块的大小和红肿的程度来判断和评估。真是难以置信,我的过敏最严重的可达到了4+。难怪我最近承受了最艰难的过敏,严重到我连许多水果和干果都不能入口,一入口就嘴皮发麻。这可要命了。试想,从此以后,我的生活中的多少乐趣会因此而不复存在,尤其是我那永无餍足的口福,将禁口难开了。

原以为,找到了过敏源,就有可能找到治疗的办法。哪知,这只是一个梦想。据称,全世界的专家目前都无良方。既无良策,咱们的日子还得过呀。怎么办?医生建议,尽量避免刺激源,即远离某些花粉地,尽量不吃能引起过敏的食物。最后,黔驴技穷的医生只给我开了一些常规而基本不管用的药,并用上了杀手锏,叫我注射一种类似于预苗的药,春秋两季各注射一次。

其实,过敏可能不算什么大病,但如果你一旦粘上了它,你就有可能永无宁日。据说50%的加拿大人或多或少都有此症。呜乎,难道加拿大从此就成为“怏怏大国”?

(2006 6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