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赵碧霞->正文
 专栏新作
 - 湖南卫视节目俗不可
 - 走进姜克美
 - 寒江冰钓缘慕鱼 收获
 - 寒江冰钓缘慕鱼 收获
 - 寒江冰钓缘慕鱼
 - 言必行,行必果---我
 - "湘江"浩

 
 
赵碧霞:采蘑菇(3)

赵碧霞


如此清香新鲜的蘑菇宴,吃得我们开心,但有时也吃得提心吊胆。因为我们有时对某些蘑菇的属性把握不定,而参考书上又没明确记载,食或是不食就成了我们面临的主要问题。碰到这种情况,大家就你一言我一语,各抒己见,直到将那些似是而非的品种一致通过再食用。但有时候也不尽然,也有争论不休,无法达成共识而忍痛割爱的时候。就一般情况而言,我们的原则是,贪口福适量,我们的生命最重要。

但最有趣的是一次一人力排众议,据理力争而闹出笑话的故事。那一次,我们大家都对一种蘑菇的食用性表示存疑,但有一位朋友坚称没有问题。经过几轮唇枪舌战,众皆服之,然少少啖之;而这位朋友为了表明其坚定不移的态度,较之众人则多食了一些,以显出坚持真理的英雄本色。饭后不久,这位朋友需要外出办事,而我们大家对刚食过的蘑菇一直心存怀疑,就叫几个朋友随车前往,以防意外。行至半路,这位朋友回想起众人吵吵嚷嚷“不信任”的轰炸,对自己刚才坚持真理的信心发生动摇。他越想越心疑,越心疑就越担心,一担心,信心就崩溃,竟将车停在车道上。众人不知其所以然,急问情况。这位朋友说,我觉得我中毒了,我额头开始冒冷汗了。大家一听,吃惊不小,就在那里七嘴八舌地商量该怎么办,更想到自己也逃脱不了中毒的厄运,也都开始疑神疑鬼起来。时间飞快地流逝,慌乱的大伙也没人能急中生智,找到解决的办法。幸好,就在大家不知所措时,这位朋友就像刚服完一剂灵丹妙药一样,顿觉神清气爽。一场子虚乌有的担忧就这样过去了。看来,这位朋友的见识是对的,只是大家的不信任,无形中给他了许多压力,以至于发生了在我们圈中永远谈笑的故事。

采蘑菇,我们获得了极大的乐趣;开蘑菇宴,我们大大地饱了口福。我们一帮人,一到了秋天,就开始摩拳擦掌了。每年,我们都会到一个不同的地方,或赏枫叶,或摘苹果,或观雪鹅南迁,既玩又采,还带野餐,一举多得。地方不一样,玩法不相同,但我们采蘑菇,总能次次如意,从来没有无功而返。在我的记忆中,我们采摘过不同种类、颜色各异的蘑菇,采得最多的是鸡腿菇、平菇、牛肝菌等,其他还有如松茸、雪菇、蜜菇等,我们都有所得。

这里提到的牛肝菌,很有必要书写一笔。

记得那是我们两年前的一次集体外出活动——专门采蘑菇。我们事先约好,去我家不远处的天然公园采。当天虽然冷风飕飕,但我们一行人兴致都很高,我们在林中穿行了一两个小时,但一无所获。空手而归,大家心有不甘;继续前行,天公似乎不作美,一个个都透心凉的我们,如果再嗅不到蘑菇的踪影,很难再有毅力坚持下去。那情那景,我不敢说我们像一群溃不成军的、无精打采的散兵游勇,但我们当时至少更加深刻领会了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的艰苦。就在我们决定集体大逃亡的时候,我们意外发现了一个正在营业的咖啡厅。大家不由分说,集体进场,一人一杯热乎乎的咖啡,加足了身体里的热量。稍事休息后,想到今天可能无功而返,而现在又充足了电,我们应该有所作为,不枉此一行。于是,我们一群人,像是着了魔,又一头转进了森林,大有找不到蘑菇誓不回头的英雄气概。

能想象吗?当我们走在积满树叶的羊肠小道上,一大群人,手拿树枝,在飕飕的寒风中,拨草翻叶,勾背弯腰,双眼直直地盯着地上,一个个表情严肃,像是在探宝,又像是在演练兵法“打草惊蛇”。我们找了很久,每一寸土地都不放过,眼见就要走出树林了,我们还没见到蘑菇的影儿。天空渐渐暗下来,天气也越来越冷,我们像打了败仗一样,情绪低落,失望之极,都准备好了接受第一次无蘑菇可采的现实。

突然,走在前面的一个朋友说,快来看,这里好多牛肝菌。,呼声未落,我们一群人像注入了一剂强心剂似的,立即围上前去。啊,真多!一团团褐色的蘑菇,丛丛叠叠,躲藏在厚厚的落叶下。落叶枯黄,蘑菇褐黄,稍不留神,真很难在厚厚的积叶中发现。直到了怎样在积叶堆中发现宝贝,当下我们打开了火眼金睛,摆开了阵地战。

我们一扫刚才的阴霾,一个个心奋异常,情绪高涨,像快乐的小鸟,只听得叽叽喳喳,一会儿这边传出发现一大堆牛肝菌的喜悦声,一忽儿,那边大声嚷嚷,报告发现连绵不断的牛肝菌的地方。好一个沸沸扬扬、人声鼎沸的热闹场面;那喜悦、那欢乐、那激动人心的狂喜,就像是我们在空旷的原野一不小心发现了钻石一样。

傍晚时分,我们每人都采了一大包色泽鲜美、水质饱满的牛肝菌,实在是拎不动了,加之林中的光线很暗,我们很难分清枯叶和牛肝菌,才恋恋不舍地离开那片牛肝菌群集的宝地。临行前,我们大家约定,这就是我们这帮人的自留地,不经我们全体同意,以后任何个人不得私自造访,我们必须对外保密。

据说,在中国,牛肝菌算是高档的菌类,价格昂贵,一般人不敢问津。而在我们这里,我们竟可以在我们的自留地里随意采用。在自由的土地上,我们是多么的富有。

由于受家庭的影响,我从小就喜欢吃蘑菇;可惜,我们当时没有机会去野地亲自采。现在,我们既可在市场购买,也可亲自去野外采摘,可以随时大饱口福。能有如此优厚的条件,我对蘑菇更有一种狂热,用我丈夫的话来说,我现在是“见了蘑菇连命都不要”。当然,就我现在来讲,与其说我喜欢吃各种各样的蘑菇,还不如说我更喜欢去大自然中采蘑菇。那种发现蘑菇时的喜出望外、欣喜若狂,那种亲自动手采蘑菇的兴致勃勃、心满意足,总是让我有喜不自胜的感觉。尤其是,当冬天来临,大地没了生机,万物少了生趣,而发现与采蘑菇的激动人心的场景,总是陪伴着我,那一个一个的细节,就像电影一样,使我在漫长的冬天有了生动而鲜活的回忆。

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采蘑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