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赵碧霞->正文
 专栏新作
 - 湖南卫视节目俗不可
 - 走进姜克美
 - 寒江冰钓缘慕鱼 收获
 - 寒江冰钓缘慕鱼 收获
 - 寒江冰钓缘慕鱼
 - 言必行,行必果---我
 - "湘江"浩

 
 
儿时的游戏

赵碧霞


                                              儿时的游戏

 

回国探亲, 看见现在中国的孩子,业余时间似乎很少,他们除了学习,还是学习;据告,他们从幼儿园开始就背负起沉重的包袱,比如认字、背诵诗歌、弹琴、学习绘画等等,到了小学,他们为了考上重点中学不得不一心扑在学习上。为达到此目的,他们几乎被迫一大早起床,经过整天填鸭式似的学习,到晚上还得挑灯夜战,有时熬夜至深夜方能就寝。这些孩子们学习如此地紧张,以至于他们有时在梦中还背诵课文、思考着考试,更有甚者,他们的周末也被安排得满满的,比如各种技能的学习,或者一些强化的训练,压得他们揣不过气来。如果他们有幸能忙里偷闲,他们最大的乐趣,大概就是看看电视、玩玩电脑什么的。就目前我所看到的、听到的而言,他们在电脑上所能玩的,大概就是电子游戏了,而其它一些在我看来似乎更好玩的游戏,他们几乎无缘接触。

除此之外,现在的孩子似乎非常幸福,物质丰富,吃穿不愁,连玩具都是高级的。可是在我看来,他们的玩耍方式却千篇一律、枯燥乏味,如果与我们少年时代的娱乐方式比起来,那几乎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我们的那个时代,虽物质匮乏,但我们在精神上确实十分快乐的,而且,我们的那种快乐,是单纯的快乐,简单的快乐,我们非常容易满足。比较现在的孩子们玩的游戏,我们那时的游戏简单、方便,而且,参与的人可多可少;当大伙在一块儿一起蹦啊、跳啊,欢声笑语,响彻云霄。

我现在时常都会忆起我们那时的游戏,其中最常见的就是跳绳或跳橡皮筋。说起这两种游戏,我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是很好的游戏方式,既让人娱乐,又可使我们锻炼身体。我记得,我们常常是几个人,有时甚至十几十个人在一起跳绳。开始时,我们分配两人摇绳,其余的一个接一个跟着领队的在令人眼花缭乱的、快速旋转的绳子中快速穿过跳一下,然后跑一圈,回到原地重新开始,如此周而复始地跳。在行进途中,如果谁没有接上,就被罚下去摇绳。这种玩法,十分壮观,也十分有趣。有时,我们分成两组,像编织穿花那样,开展激烈的竞技;有时,我们还加一些稀奇古怪的跳法,将穿花、快速跑跳等结合在一起,那欢乐,那喜庆,真正营造出欢天喜地的气氛。

跳绳固然好玩,跳橡皮筋则更有意思。因为我们跳皮筋时,有我们专门的小曲。比如,我们在跳绳时这样唱道: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玩这种游戏,可谓有动感,有韵律,有音乐,置身其中,可以浑然忘我,完全可以到达一种境界。不仅如此,我们还将这种游戏玩出花样来,那就是一级一级地晋升,即从脚踝到膝盖,再到腰,到胸,直至脖子,然后还有什么小举、大举等技能要求很高,或是比较复杂的玩法,如果玩的人弹跳好、技术高、中途又不出错,能够从头到完整地跳一圈,就像是经过复杂的层层迷宫,如果能够顺利杀出突围,就算赢了。这里所说的一级一级地晋升,就是说一次一次将橡皮筋渐次升高,直至我们的脖子部位。说实在的,能玩到这种水平的,应该都有玩体操的灵敏。

还有一种游戏就是修房子。我们先用粉笔在地上画一定规则而对称的方格图案。玩时,用各种纽扣串成的小环,即如古时候的一贯铜钱那类的形状,由玩者单足在方格中跳踢小环,并按一定的规则踢向规定的图案,就如军事上的吧向,射中目标后就可继续玩下去。这里面有许多讲究,可惜,那些规则现在都已基本忘记了。

扔沙包也是我们那时爱 玩的一种游戏。这种玩法其实很简单,就是先用皮类或布料缝制一个小袋,里面装满沙。玩时可有两人或多人扔沙包,如果能接住就算优胜。试想那场面,沙包扔来扔去,众人穿梭其间,如在枪林弹雨中,那惊险,那灵敏,该是多么有趣!

插标,这也是我们当时必不可少的玩法之一。具体的器材制法很简单,即将一根筷子劈开,在中间夹一根针,用细绳将筷子将劈开地方系好,以保证针不掉出来。玩时,将制作好的筷子平放在手心,然后迅速翻手让针掉下去,决定输赢就看那绑有针的那一头是否能稳稳地插入沙地里。

修子,也是我们常玩的游戏。所谓的"",在我们成都地区,指的是用猪的肘子骨制成的。在那个年代,吃肉都是一件奢侈而不易实现的事情,谁要是能用从猪肉里的肘子骨做成一套完整的子,一定会令同伴们羡慕不已。一副子共有八个肘子骨,每个四面,有耳朵,肚子,背等。由于我家很穷,我在我的童年从未完成我的心愿:自己亲手做一副子。现在想起来,修子的玩法也挺有意思,那是考验人的反应和灵敏程度。我们玩时,是将以沙包向天空上扬,在沙包落下来之前,迅速将""翻面,然后将沙包接住,看玩的人能否在极短的时间内,能否按顺序依次将子的面翻完一圈。

我们小时候,还有一种称不上游戏的玩法,那就是爬树。那时的成都,满街都是遮天蔽日的法国梧桐。梧桐树枝繁叶茂,我们时常爬在树上作迷藏,或者,几个小孩同爬一棵树,在树上讲故事。

美好的童年,愉快的童年,无忧无虑的童年,还有那些让人记忆犹新的娱乐及花样翻新的游戏,都令我们享乐了童年的幸福时光,比起现在的孩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比他们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