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谢盛友->正文
 专栏新作
 - 谢盛友竞选班贝格市
 - 记录我在家园的心路
 - 如何融入德国社会
 - 中国的“国母”是不
 - 刘少奇前妻谢飞生命
 - 没有国父,哪来国母
 - 德文著作《留德岁月

 
 
你好,邓老板!

谢盛友


 

你好,邓老板!


作者:谢盛友


你好酒楼的邓老板走了,不写一些文字,我的确无法交待。你好酒楼跟我的感情不同一般,当学生的时候在那里打工,洗碗、跑堂、经理什么都干过。1990年开张,当年我去试工,问:“老板怎么称呼您?”
老板:“我姓邓,邓小平的邓。”
“这么巧合?1984年在天安门广场青年学生:小平,你好!而现在德国的你好酒楼老板也姓邓,真好!”

在你好酒楼我流血出汗,天天拼搏,当年年轻力壮,干活不懂得什么叫累。我说过,没有在餐馆洗碗的生涯不是完整的留学生生涯。我也说过,干跑堂,一天做2200马克可以承受,超过2200马克,就很吃力。而当年我们天天超过2200马克,不过,睡一觉,休息一下,再继续干,所以我一直干到当经理的位置。

后来我一定要读书了,只好停止在你好酒楼的工作。不过每年的母亲节和除夕我肯定还去帮助邓老板,因为那是最繁忙的时候。
再后来我就自己开餐馆了,邓老板跟我成了邻居。邓老板邓太太很关心我们,经常给我们送来韭菜或其他特产。我们如果不在家,他们就把礼物放在我家门口,不用留任何纸条,我也知道,礼物是邓老板他们送来的。

邓老板是香港人,来德国之前已经在荷兰经营餐馆十几年,一路艰辛。在欧洲经营中餐馆,都同样遇到同样的困难。超过20年的餐馆,确实不多。我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不能说我们经营餐馆者不用心不努力,我看,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一家餐馆总是一定的客源。这些客源或是由于老板的魅力或是由于大厨的手艺成为常客,但是,由于自然规律,人的年龄的改变,客源也改变,常客走了,客源少了,餐馆老板人也老了,锐气减了,生意也就慢慢地清淡了,餐馆的寿命也就缩短了。

这是我个人的看法。当然,欧洲中餐馆生意难做有很多原因,但是,不是本文要叙述的范围。

邓老板的你好酒楼房租太贵,而且他的房东(购物中心的大老板)为人处事合理合法不合情。

如上文所说,你好酒楼开张10年后风光不再,生意额日益降低,而房东特别苛刻,不但不同意减少房租,而且在合同延期上处处刁难。今年5月底合同满期,房东同意延期,但是不同意邓老板转让。房东说:“要做就是你邓老板自己做,不然合同满期,一切设备清理干净,空房归还。”

房东这样的态度2007年4月已经知会邓老板,无奈中,邓老板决定2008年5月底“提前退休”。邓老板认为房东欺人太甚,2007年6月7月拖欠房东两个月房租,故意想“逼迫”房东上谈判桌,可是房东毕竟是房东,他把邓老板告到法院。

今年2月底邓老板邓太太来我家问我,该怎么办。我建议他们立刻付清房租,不然花冤枉钱更多,比如自己的律师费用、对方的律师费用、法庭诉讼费用,加起来比两个月的房租还要多。

因为两个月的房租已经超过一万欧元,这样的争议值的案子直接送到地方中级法院审判,不经过初级法院辩争这一关。面对这样的案子,法官肯定采用“证书取罪定案”(Urkunde),邓老板的官司必输无疑。也就是说,你邓老板有合同,你肯定必须缴纳房租。法官做这样的判决最轻松,谁也不得罪,众方欢呼,只有邓老板要忍受交钱。

邓老板听了我话,接受了我的建议,通过律师补交房租,要求对方撤回起诉。大家都平安了。

邓老板把房子也卖了,搬家回去荷兰,计划过他们的“退休生活”,谁知在搬家中邓老板心血管发作,去世了。几十年来,一年365天干活的邓老板就这样走了,他是一个好人,没过过一天的好日子。

你好,邓老板!如果你走了,是劳累的一种解脱,我为你庆幸;如果你走了带着遗憾,因为你没过过一天的好日子,我为你哭。

你在里头,我在外头。 我哭,你听见了吗?


写于2008年6月22日, 德国班贝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