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谢盛友->正文
 专栏新作
 - 谢盛友竞选班贝格市
 - 记录我在家园的心路
 - 如何融入德国社会
 - 德文著作《留德岁月
 - 谢盛友:2012回顾
 - 谢盛友:交通灯遐想
 - 谢盛友:当儒道佛遇到

 
 
谢盛友:当儒道佛遇到基督

谢盛友


 

德国中国文化年随想


 

谢盛友:当儒道佛遇到基督


 

【谢盛友/德国专栏作家】



德国总人口的千分之一 


 

蒂洛•萨拉青对中国和中国人的印象还不错,他2011年1月29日接受《柏林日报》采访时,大力称赞中国人,强烈要求德国人向中国人学习,尤其借鉴中国人的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经验。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2009年12月31日给出的统计资料,在德国有来自大陆的中国人79 870人,来自台湾的4 670人。显然,这些数字是指在德国拥有中国护照的中国人,至于已经入籍德国的中国人则不包含在里面,德国华人还包括来自香港地区和越南、泰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家的华人。不论如何,华人大约只占德国总人口的千分之一。

根据德国《焦点》杂志2010年7月14日发布的资料,有19.6%的德国人有移民背景,而根据联邦统计局的资料,2005年的这个比例是18,6 %。这组数字至少说明一个问题:具有移民背景的德国人越来越多。

萨拉青,这位前德国联邦银行董事会成员、社民党人,在他出版的《德国自取灭亡》一书中,指责穆斯林移民不愿意融入西方社会。他要求对外国移民进入西方社会进行严格筛选,提出更高的要求。同时,他还警告德国人,不要沦落成自己国家中的外国人。他在书中写道:“在德国生活的穆斯林就要遵守这里的法律,不能压制妇女,强迫婚姻,要管好他们的子女,让他们别走上歪路…… 不是我们去适应移民,而是他们应该来适应德国。”

德国收视率最高的私人电视台RTL在节目中公布了该台进行的民调结果:对于萨拉青的观点,22%的受访者表示 “完全无法接受”,61%的人“部分接受”,9%的人表示“完全同意”。

萨拉青指出,穆斯林家庭孩子多,出生率高,从长远看,穆斯林有朝一日会成为德国的多数居民。德国正面临本土人口萎缩的危险前景。“按照现在的人口发展趋势,100年以后德国本地人口将只有2500万人,200年后就将只有800万人,300年后则只有300万人。”
自2003年以来德国人口在不断减少。就连联邦统计局也预测说,人口下降的趋势还会继续下去,而且会更加严重。然而联邦统计局的预言只局限在 2060年之前。这个时段之后情况会怎么样则无法估算。因为到那时人口将如何发展,取决于现在所无法预见的许多政治和经济因素。在人口发展最好的状况下,比如出生率超过现在每个妇女只生育1.4个孩子的比例,比如人的寿命继续提高,还比如每年有20万移民进入德国,如果这三个因素都存在,那么2060年在德国生活的人口将达到7700万人。

尽管萨拉青发闷:“我可不希望我孙子和重孙生活的国度以穆斯林为主,或大片地区讲土耳其语或阿拉伯语,妇女们戴着头巾,每天的生活节奏都要依祷告的召唤而定。”但是,他为什么对中国和中国人如此友善?可能一个原因是他接触的都是儒生儒商,儒家道家文化对德国“距离产生美”,而且“天高皇帝远”,对德国人没有任何威胁。

中德无宗教冲突

从严格意义上来讲,儒教不是宗教。儒学的宗教性一直是国外儒学研究的一个重要方面,儒家价值系统之一包涵 “多元主义”。多元主义态度是一种敢于进行自我批评的态度,主张面对其他宗教主动积极地与之对话,并在对话中进行自我反思和自我发展。所以,儒家与其他宗教,包括与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均可以相互融合。不同宗教之间的融合不是坏事,在融合过程中人们会进行新的创造,从而对宗教的发展是有利的。

大多数德国人信仰基督教,而佛教和道教在中国有深厚基础。基督教同佛教所阐述的事情在不同的层面上。佛教说的是人与人的关系(普渡众生)和人与自我(自我修炼)的关系。佛教徒的终极目标是成佛,脱离轮回。基督教关心的是人与神(自然)的关系。基督徒的终极目标是回到天父的家园。但是,佛教同基督教也有很多类似的地方。比如说,佛教认为人降生到这世界上的时候就带着前生的孽障,这些孽障要经过今生的信佛、修炼才能去除。基督教认为人生出来就带有原罪,这原罪要信奉了神才能洗净。佛教认为人人都有佛性,都可以成佛(完美的人)。基督教认为人生来就有神的品质(因为人是神按照自己的模样造的),都可以成为神所喜悦的人(完美的人)。

道家的“天人合一”思想也和基督教的“神人合一”思想有相通的地方,但本质上有区别。基督教给我们解释生命是什么,我们人如何来到这个世界,离开这个世界后,会到哪里去。基督教看世界不是唯物的,更不是唯心的,而是唯实的,也就是说,我们人生活在这个世界,有客观的、物质的一面,是可以考察和研究的;也有灵魂和精神的一面,是需要体验和经历的。中国传统文化里的“天道”,是不是就是《圣经》里讲的天道(上帝本身、上帝的话)呢?至少我们知道的是,中国人强调讲究修炼,讲“诚”,以顺自然,达到“天人合一”。“诚”是天之道,人之道就应该思诚;思诚就是追求诚。无论在人前还是人后,都能做到言行一致、内外一致,没有丝毫的虚假不实。

儒道佛不威胁基督

康德说:“诚实从地而生,正义自天而降。”还说:“有两件事物越思考就越觉得震撼与敬畏,那便是我头上的星空和我心中的道德准则。它们共同向我印证,上帝既存在我头顶上的天空,也存在于我的内心。”

中国人倾向于物的相关性,侧重整体观察,而悟道的途径却是个体、内在体悟性的;西方人倾向于物的内在构成,侧重细分,而悟道的途径却是群体式、外在引导性的。从这里看,福音是需要传播的,当然教堂要建立在人最集中的地方,而中国人悟道的庙多建于深山密林的静谧处。

中国传统文化强调修炼悟道。道家鼻祖老子的哲学早就融入到中国人的血液中间,中国人把释道儒哲理实践到生活中,非常普及,所以说,中国人没有形成制度化的宗教。但是,西方的宗教是制度化的。西方教徒每星期日做礼拜,就是制度化。

基督教受到伊斯兰教威胁,不仅仅是因为伊斯兰教是以《古兰经》和《圣训》为教导的一神论宗教,更多地是因为穆斯林的信仰也是制度化的宗教。

儒家没有制度化的真神教会组织,没有制度化的组织上“修炼悟道”,所以,对基督教没有构成威胁。而基督教受到伊斯兰教威胁,关键在此。

中国人融而不入

周恩来总理曾指出:“华侨应当遵守所在国的法律、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应与当地人民友好合作,为所在国的经济、文化发展作出贡献。” “华人成为所在国公民以后,应当效忠入籍的国家,应当同当地人民一道为所在国政治、经济独立和文化繁荣作出贡献。同时也希望海外华人为促进所在国人民同中国人民的友谊,为两国之间经济文化交流起积极作用,以利于促进我国同华人众多的国家的友好关系。”

为什么萨拉青对中国和中国人的印象不错?因为中国人在德国基本上是“融而不入”,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德国社会容纳了我们这些中国人,改变国籍或没改变国籍的,在德国生活,就是被德国社会容纳,但是,我们并没有真正融入德国社会。

如上所述,中国人与德国人之间因为没有宗教的冲突,所以在德华人与德国人基本可以相安无事地和平共处。但是,要真正融入德国社会,并非易事。首先,你的德文要好,会说会写,通过阅读而逐渐了解德国文化,尤其是你居住城市的当地文化,当然你必须持“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认同德国的价值体系和法律制度,这是最基本的前提条件。

同时,作为一个中国人,对自己传统的中国文化,最起码要保持自信,有时要具备一定程度的优越感。哪怕你已经入籍德国,加入德国人的基督教会,你这“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的外貌,使德国人永远视你为中国人,不会因为你拥有德国护照,就认为你是德国人。如果你把传统中国文化也丢掉了(其实,是中国人,你就无法丢掉),德国人就更看不起你了,这时,你就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流浪者,至少是一个文化漂泊者。谙熟德国文化,在中德文化的比照中,感受差异,回望“自己”,反思“自己”,发现“自己”,定位“自己”。这是融入德国社会的一个必要条件。

“入国问禁,入乡随俗。”要融入德国社会,权利和义务是结合在一起的。有一个安定的环境,让你经商,赚钱了,也不好好纳税,怎样融入德国社会?长久下去,你参与和服务德国社会的愿望就越来越降低,最后是麻木做人。

除了尽义务外,融入其实就是奉献。比如说,当地残障小孩的读书问题、养老院问题、本地的公益性团体和体育俱乐部,你参与多少,奉献多少;参与和奉献,又是怀着什么目的和心态——这些都是融入德国社会的“鸡毛蒜皮”细节。

融入德国社会,不仅仅是你有能力跟德国人一起读小说、写散文,最根本的是,进入他们的啤酒馆,你能找到“家乡茶馆”的感觉。看来,我们这第一代移民,没有能力做到。

(文章来源:世界知识杂志2012年第10期,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