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谢盛友->正文
 专栏新作
 - 谢盛友竞选班贝格市
 - 记录我在家园的心路
 - 如何融入德国社会
 - 德文著作《留德岁月
 - 谢盛友:2012回顾
 - 谢盛友:交通灯遐想
 - 谢盛友:当儒道佛遇到

 
 
我曾经遇到的难民

谢盛友


 

我曾经遇到的难民

作者 : 谢盛友


他们并非国内的穷者,我生长在中国最偏僻的农村,在中国最贫困的地区当过小学教师,看见过中国的最贫穷的人,这些有本事盲流到欧洲的同胞,至少我敢说,他们不是中国的最穷的人。别的不说,有十几万人民币给“蛇头”,弄假护照,越过西伯利亚,流串到欧洲来,那肯定不是穷人;即使自己没有十几万人民币现金,能够通过放高利贷者借到巨额贷款,已经是不同凡响。

他们到达德国后,能搞到身份者,则暗地感谢“蛇头”有功;不能搞到身份者,暗地骂“蛇头”心黑,剥削他们这么多的高利贷。说实在,造成这股国际盲流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国际蛇头”,但是,如果“人蛇”不敢冒险,“蛇头”带动得了吗?看来事情并非那么简单。在德国办不到居留的难民,则到处乱串。为了还清家里的债务,有些人则不择手段。笔者听到几个令人惊讶的例子。一个福建男子生财有道,他由于是中共特工部队出身,复员后,又练了一身“密宗黑道”,来德国以前,在他家乡的一带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土霸王”,到德国后,在盲流队伍中,无人不认他为“大哥大”。他先“占有”一个女人,对外声称这是他的“未婚妻”。这女人想巴结他还来不及,当然甘当他的“未婚妻”。这个女人在一家中国餐馆当酒吧,她的“未婚夫”让她去勾引同一个酒店的跑堂。这女人多少有一点姿色,即便没有,在难民中因僧多粥少,只要有奶便是娘,没有主动送上门的“豆腐”不吃的。男的跑堂果真上当,睡了人家的“未婚妻”。谁料没吐几口痰,女人的那玩意就不管用了。“赶快去找医生,把那东西解决掉!”女的郑重地向男跑堂声明,不然这事捅出去,双方都没有面子。

男跑堂果然信为真,只好偷偷摸摸陪女人到妇科医生那里解决了这个棘手的问题。待堕胎证明到手后,女人告诉他,她将永远爱他,爱他一辈子,跟他永不分离。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大哥大”的生意开始了,他与男跑堂谈判:你要女人,我要钱,价格是三万马克,不然我毙了你,就象踩死一只蚂蚁一样,欧洲到处都有我的“弟小弟”,看你往哪里逃?!

男跑堂当然觉得自己一条命比三万马克重要。这几年来,他起早摸黑地在中国餐馆里干,终归有一点储蓄,也正是看中这一点,“大哥大”才使出“美女记”。男跑堂后来想,交了三万马克,还可以得到一个“媳妇”,这钱放在身边,不知哪天统统给“卡西诺”赌馆了。这样一想,也值得,于是,约好地点交钱。三万马克到达“大哥大”手里以后,女人就不见了。突然间,有一天男跑堂接到她从外地打来的电话,在电话里啼啼哭哭,要男跑堂再用一万马克去把她“救”出来,说她被黑社会拐骗了,被关在一个地下室,电话里的呼救声,简直差点弄断男跑堂的心肠,如果不是他身无分文,这回又该上当了。上次为了凑齐三万马克,还欠人家一万五千债呢?这回又要一万,岂不是雪上加霜?这回他不再上当了,“横下一条心”,不救这女人!并发誓一辈子只找女人不结婚!

 “大哥大”和“未婚妻”合演的这部悲喜交结的胡闹剧到此结束。但是,据说与男跑堂一样享受同等待遇的男同胞,在德国不止十个。因为“大哥大”在德国没有弄到居留身份,后来去了意大利,继续他的“行骗工程”。有一回,他给在德国的这个男跑堂打电话说:他现在正处于黎明前的黑暗,不久的将来,他会成为欧洲最有钱的华人。他说,世界上哪个富豪不是无赖?只有掠夺才能先富起来,世界上哪个大资本家不是靠压榨起家的?哪怕是一个发达的国家或地区,也是靠压榨而富裕起来的。美国没有掠夺中东的石油?德国没有压榨南美的资源?日本没有吞吃中国的财富?……发达资本主义现在是黎明,在此以前,它们通通有过一段黑暗的历史。如今我也一样,尽管我处于黑暗的时代,但只要我这样干下去,我终将会迎来灿烂的黎明。

另外有一个浙江难民,他没能搞到难民身份,则怪自己干活的中国餐馆的老板没有尽力帮忙,言下之意是,你老板有钱,我现在身份没有弄到,你得给我出钱,出路费,让我逃亡到欧洲其他国家。老板当然不愿出这冤枉钱,弄不好逃亡在路上时,若被警察抓到,他反咬一口,你老板反而成了协助盲流的“蛇头”犯罪分子。老板不干,但他要干,他要干,你老板就得干,不干也不行。他两天三次给警察局打匿名电话,告你餐馆雇用黑工,或告你餐馆贩卖白粉,或告你餐馆老板开暗娼妓院,不给政府缴税……警察上门多了,老板也知道了,这是谁干的。他上门要钱时,也直言不讳,是我干的又怎么样?不管“白道”还是“黑道”,只要能够敲诈到钱财的就是好道!老板无奈,只好送他一万马克,他拿到钱,先是致谢,然后说:“这钱,等我黑暗时期过去后,我定会如数归还!”老板苦笑地回答:“让我们共同奔向黎明!”


写于 1993年 6月 , 修改于 2008年 7月 21日 , 德国班贝克



后记 :
这是15年前亲闻的真实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