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谢盛友->正文
 专栏新作
 - 谢盛友竞选班贝格市
 - 记录我在家园的心路
 - 如何融入德国社会
 - 中国的“国母”是不
 - 刘少奇前妻谢飞生命
 - 没有国父,哪来国母
 - 德文著作《留德岁月

 
 
从张丹红写起

谢盛友


 

从张丹红写起


作者:谢盛友


在德国读新闻传播学毕业的人,或多或少都是“沉默螺旋”的后代(我们的教授的教授 ---伊丽莎白•诺艾尔-诺依曼 Elisabeth Noelle-Neumann提出沉默螺旋理论The Spiral of Silence)。

这些后代中也有部分华人,他们或回去任职于两岸三地的主流媒体,或留在欧洲任职于欧洲的主流媒体。到了这把年龄,不是什么主任,什么长,就是加了个形容词“资深”,比如什么资深记者、资深评论员、资深主播。

“沉默螺旋”的后代个个都不沉默。

“沉默螺旋”后代的我成了独立媒体人。我仍然很自豪,我办报没拿过红蓝绿任何分毫,也没有接纳过德国政府或任何基金会的一分钱。人言“办报是慢性自杀”,我仍然坚持我的梦想,如今在欧洲独立实践,终归有一天“凤凰涅盘,浴火重生”,将来终归有一天我会在中国大陆独立出版发行一份独立的报纸。

任职于德国之声的张丹红女士近日红遍全球的华文媒体。

根据德国之声官方有关张丹红讨论的通告:
过去几天里,互联网上以及诸多中文媒体中,就本台工作人员张丹红展开讨论。有误报称,张已被解职。事实是:张女士作为德国之声中文广播部的编辑还在继续工作。
德国之声的工作人员作为他们广播对象地区问题的专家,在德国乃至国际媒体中,是屡被问津的访谈客人。张女士过去以其篇幅众多的报道,在德国之声内外,证明了自己的专业能力。
在她接受的为数不少的媒体访谈中,有一次她的一些表述和德国之声所秉承的主导理念不相符合。德国之声主导理念中,也包含为民主,自由和人权伸张的内容。
就这一事件,德国之声有义务调查外界提出来的种种相关指责。在如上调查结束前,惯常的一个做法是暂停针对公众的活动,其中也包括在话筒前的工作。这就是本台目前对张丹红一事的处理方式。
(引文 完)

这样的事情不仅仅针对华人“沉默螺旋”的后代,德国人“沉默螺旋”后代也有同样的遭遇。根据报载,德国体育信息通讯社记者迪特·黑尼希(Dieter Hennig)2008年8月初因长期以来“明显亲华”而被解职,此事一度引发德国媒体的普遍关注。

如果我们还有记忆,德国著名电视(NDR)主持赫尔曼(Eva Herman)2007年9月在一次电视节目中说,纳粹对家庭的态度是积极的,而后赫尔曼立刻被解雇,她作为新闻记者可能触犯渎职罪,而被迫接受刑法调查。调查归调查,但是,她的事件在德国引起很大的争议。赫尔曼说,虽然纳粹有许多不好的方面,比如希特勒,但是纳粹也产生了许多积极的东西,比如对母亲的尊敬。她的评论之所以引起争议,是因为纳粹对生育众多子女的母亲给与奖励,认为他们对雅利安民族壮大做出了贡献。

发生这样的事情,毕竟是遗憾的事情,至少不是媒体界什么光彩的事情。

张丹红任职的德国之声,其预算来自德国国会,显然,德国之声的价值取向必须与德国政府一致。张丹红在签约时应该是确认的。德国之声暂停张丹红“针对公众的活动,其中也包括在话筒前的工作”。这就是德国之声对张丹红一事的警告(Abmahnung)。根据德国的法律,若警告无效才紧跟着解雇。德国雇主雇员的劳工合同,其主要内容必须符合德国《民事法典》§§ 305 ff. BGB的规定。

我仍然坚持:新闻记者要跟权利一条心,而不是跟权力一条心。

西方社会成功走向现代化,有一个很重要秘诀,用权利 (right) 去限制和制约权力 (power) 。

所谓权利,就是权力不得以任何手段加以禁止和侵犯的自由行动空间。权利和权力是一对既相关联又相对立的概念。简单说来,前者指普通人做出某种行为或者获得某种利益的可能性,而后者则指公共机构可以强制他人为某种行为的力量。一句话,权利更多的是利益,而权力则主要是强制力。

也可以这么说,权利是被管理者应有的,权力是管理者拥有的。若政治化解释,权利是人民应有的,权力是政府拥有的。

新闻记者必须跟权利一条心,而不是跟权力一条心。

人类社会权利与权力的斗争永不停止。别说老百姓要与权力斗争,争取自己的权利,新闻记者也要争取自己的权利,才有德行。


写于 2008 年 9 月 2 日 ,德国班贝克


(谢盛友:欧洲《European Chinese News》出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