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谢盛友->正文
 专栏新作
 - 谢盛友竞选班贝格市
 - 记录我在家园的心路
 - 如何融入德国社会
 - 德文著作《留德岁月
 - 谢盛友:2012回顾
 - 谢盛友:交通灯遐想
 - 谢盛友:当儒道佛遇到

 
 
25岁时那颗红心(照片)

谢盛友


25岁生日时留影


 

25岁时那颗红心(照片)


作者:谢盛友


25岁时我大学毕业。“一颗红心,两种准备”“一切听从党的安排”“好儿女志在四方”“何处无芳草”这些口号还记得吗?这可是我们当年毕业分配时的超红标语。

25岁的我有一颗红心,但是,我就一种准备:时刻都想跟张申华生活在一起。我承认,我这颗红心很自私,很“黑心”,与那些响亮的口号相比,我这红心显得很渺小,甚至可能应该受到批判。

我们是同班同学,快毕业分配时,学校党委书记找她谈话,要她带头到西藏去,因为她是团支部书记,共青团是党的得力助手,所以应该听党的话,党要干啥就得干啥。她是好儿女,但不愿到西藏去,如果到西藏去,必须改行搞政工工作。作为党的助手,她第一次抗拒党的命令,不去西藏。

不去西藏,那么你们必须“一颗红心,两种准备”,就得分开,服从分配!党委书记给我当时的女朋友这样一个说法。后来她被分配到了天津,我到了长沙。没过多久,她又调到上海,因为宝钢当年需要人。

25岁的我有一颗红心,但是,我就一种准备:时刻都想跟老婆生活在一起。她人在上海,我在长沙,怎么办呢?对,考研究生!到上海复旦大学去!那里有世界经济专业欧洲共同体研究方向。
设计院领导不同意、不批准,院长说:“我们与德国金属公司合作一个尾矿处理工程,需要你,你不能走!你应该感到荣幸,我们是把你当人才留下来。”

“院长大人,你不同意,我同意。我给你一个说法:工程完毕,我一定要跟我老婆生活在一起。”

院长给我一个说法:“工程完后,保证让你到上海。”院长的说法只能保证“放人”,我人到了上海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工作了很久很久,我根本无法获得上海户口指标。

深夜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睡,这怎么行?我在上海是一个没有户口的“黑人”。不行!我再自私也得黑白分明,我这“黑心”人不能继续做没有户口的“黑人”。 深夜睡不着,与老婆商定:到德国去团聚。

就这样,我们提着几个大箱子,1988年踏上北上的国际列车,经过蒙古、西伯利亚、苏联、波兰、东德,到达巴伐利亚自费留学。

整整25年过去了,如今回首来时路,我还是坚持25岁时的“一颗红心,一种准备”,我还是感谢25岁时的“一颗红心,一种准备”。

滚滚红尘,岁月流逝。苏芮演唱的《牵手》,依然那么脍炙人口,清晰铭记,旋律缠绵,语言独特。

昨天与妻子牵手散步,我说我还是“一颗红心,一种准备”。

“什么一种准备?难道你对现在的日子不满意?”妻子问。

下一个50年的日子我才最满意。我和妻子都是1958年生,巴西球王贝利1958年尚未满18岁,而贝利一举攻入6球,震动足坛,为巴西夺冠立下赫赫战功。
记者问:您对自己进哪一球最满意?
贝利答:下一个!

 “25加25 等于50,继续牵手,下一个50年!我才最满意!”我回答。


附录:
 
《牵手》歌词

作词:李子恒
作曲:李子恒

《牵手》

因为爱着你的爱
因为梦着你的梦
所以悲伤着你的悲伤
幸福着你的幸福
因为路过你的路
因为苦过你的苦
所以快乐着你的快乐
追逐着你的追逐
因为誓言不敢听
因为承诺不敢信
所以放心着你的沉默
去说服明天的命运
没有风雨躲得过
没有坎坷不必走
所以安心的牵你的手
不去想该不该回头
也许牵了手的手
前生不一定好走
也许有了伴的路
今生还要更忙碌
所以牵了手的手
来生还要一起走
所以有了伴的路
没有岁月可回头
因为爱着你的爱
因为梦着你的梦
所以悲伤着你的悲伤
幸福着你的幸福
因为路过你的路
因为苦过你的苦
所以快乐着你的快乐
追逐着你的追逐
也许牵了手的手
前生不一定好走
也许有了伴的路
今生还要更忙碌
所以牵了手的手
来生还要一起走
所以有了伴的路
没有岁月可回头
所以有了伴的路
没有岁月可回头


写于2008年12月2日,德国班贝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