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专栏作者
解滨水井
一娴谢盛友
施化核潜艇
小心谨慎张平
捷夫茉莉
凡凡湘君
         专栏作者
容若俞力工
柳蝉赵碧霞
开心雨半窗
木然梦梦
上官天乙特务
圆月弯刀小放
         专栏作者
杨柳岸程灵素
法老王铁狮子
谷雨金录
莉莉小猫务秋
蓝精灵枚枚
有点红妆仙子
         专栏作者
索额图辛北
细烟王琰
水栀子多事
施雨汗青
男说女说林蓝
任不寐文字狱牢头
         专栏作者
老秃笔尹国斌
樱宁吹雪
少君老郸
白鸽子摩罗
朱健国王伯庆
小尼酒心
         专栏作者
伊可京东山人
润涛阎老么
风雨声望秋
峻峰直愚
王鹏令梦子
老黑猫俞行
 
[ads_url_inside]
 
State Farm Drama
网墨文集
 万维网读者->网墨文集->捷夫->正文
 专栏新作
 - 习近平玩儿微博 引外
 - 深度报道:令完成案与
 - 深度报道:令完成案与
 - 深度报道:令完成案与
 - “习马会” 西方媒体
 - 中美南海军事对峙:外
 - 习近平为何遭拒绝?!

 
 
万维专稿:温哥华,正处在疾风暴雨前夜!

捷夫


万维专稿:温哥华,正处在疾风暴雨前夜!


入夜,当经过温哥华市中心黑斯汀东街(East Hastings St.),昏暗街灯之下你能见到大批流浪人群。起先还以为这是事出偶然,但在每次都目睹同样的情形之后,渐渐知道这正是被多次遴选为“世界最佳居住城市”温哥华背后的一片阴影;它不仅笼罩着东黑斯汀街区,也同样笼罩在温哥华民众的心头。

温哥华,正处在疾风暴雨前夜!

最近,温哥华英文报章和加拿大全国性媒体共同谈论的一个话题是“DTES [(Vancouver) Downtown Eastside]----(温哥华)市中心东端”。原来,DTES及其所隐含的全部辛酸与丑恶竟然与“世界最佳居住城市”的排名一样,早已“誉”满全球了。

(温哥华)市中心东端(DTES)”是指环绕东黑斯汀街区的一大片地区,包括唐人街、煤气镇(Gastown)、奥本海默(Oppenheimer)、斯特拉瑟克纳(Strathcona)、索顿公园(Thorton Park)、胜利广场(Victory Square)等社区,和邻近巴拉德湾(Burrard Inlet)的一小块轻工业区,人口不足两万。

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日益迫近,大温当局决定采取措施,将无家可归者以及位于东黑斯汀街区的流浪者收容所,迁至距市中心数百公里以外的北部内陆和其他一些地区,引起流浪人群、人权团体和扶贫与反贫困组织极其强烈的反弹;冬奥会前,一场政府与流浪者之间的对决即将展开。

温哥华,正处在疾风暴雨前夜!

DTES:一个被人忽视了的温哥华

同样著名的DTES与温哥华的瑰丽风光并非毫无关联。据资料记载,大温哥华实际上就是从DTES不断延伸、发展而来的,正如卑诗地方报纸“the Province200924日所言,“DTES孕育了温哥华(the Downtown Eastside birthed Vancouver)”。

然而今天的DTES、特别是黑斯汀东街一带却遍布流浪人的足迹;昔日曾经赋予大温哥华生命的那片故土黑斯汀东街,已经被无家可归者视为永久的家园。DTES不光充满辛酸,它还酿造着丑恶,这里又是吸毒者的天堂。

据美加媒体报道,在过去的十年中,加拿大吸毒人口与日俱增。除了在温哥华合法吸食的大麻之外,海洛因、快克(Crack)、可卡因、四号可卡因(IV Cocaine----即专用于静脉注射的粉状可卡因)以及冰毒(Crystal methamphetamine)的贩卖和使用在(温哥华)市中心东端、特别是黑斯汀东街一带极为普遍。

基于“逐渐减量可能最终导致戒毒”的理论,温哥华市政当局于1989年成为北美第一个实行“注射针头回收计划(Needle-exchange Programme)”的城市。目前,温市每年为瘾君子们免费派发三百万支注射针头,号称是“帮助他们戒毒”。然而这项引起争论的计划效果并不显著,与吸毒紧密相关的卖淫、嫖娼、抢劫、帮派械斗以及其他犯罪行为在DTES一带的案发率居高不下。

辛酸与丑恶:DTES在给温哥华抹黑?

联合国在公布“世界最佳居住城市”排名的同时,其实还公布过一项对加拿大来说十分不利的数据,即(温哥华)市中心东端“是全球艾滋病毒感染者人口比例最高的地区”,甚至可以与南部非洲的博茨瓦纳相提并论。不幸的是DTES所创造的这个“世界之最”,被“世界最佳居住城市”的耀眼光环掩盖了。

人们对DTES现状的议论很多。许多人认为“事情坏就坏在流浪汉身上”,是他们败坏了“温哥华的声誉”,使“西太平洋的明珠蒙羞”。万维读者网记者在与温哥华某些白人知识分子交谈的过程中发现,大温民众对DTES的现状十分担心,最极端的评论甚至还充斥着针对非裔、拉丁裔、亚裔和土著人士的种族偏见。

在冬奥临近、政府准备解决DTES难题、为世界“亮相一个光彩夺目的温哥华”时,社会上的争论也随之愈演愈烈。现在也有不少人站在无家可归者一边,支持“弱者”与政府抗衡,坚守DTES并迫使政府让步,这些人包括律师、教师等专业人士、左翼政治家、社会活动家以及人权和扶贫与反贫困团体,据说还有温哥华的一位前任市长。

为了冬奥,政府是否准备动粗?

2000年,加拿大联邦、卑诗省和温哥华市三级政府曾经就“共同解决DTES社会问题” 签订过“温哥华协议(Vancouver Agreement)”。昨天,温市警察总长朱小荪坦承“协议内容至今未能具体落实”;同时,他还再次提及“温哥华警局总部重返DTES的可能性”

在疾风暴雨到来之前,DTES却呈现着某种宁静。万维读者网记者27日凌晨再次驱车快速经过黑斯汀东街,沿途见到流浪人群仍然露宿或缓行于街头,几个半躺半坐的男女在手臂上注射毒品,腿上盖着棉被;三五辆购物车停放在墙角,里面都是装满空瓶空罐的黑色垃圾袋和其他杂物。

一个历史遗留问题将要在一场体育盛会之前加速解决,这本身虽有些荒唐,但政府当局力图“割除毒瘤”的决心似乎丝毫未减。而对决的另一方,无家可归者的怨气也在不断上升。听说有人在谈论“藏独”骚扰北京夏奥,威胁说“如果市政当局处理不当,流浪者就会大闹温哥华冬奥”。

卑诗媒体近日推出了一项引起广泛关注的DTES改造方案“凤凰计划(Operation Phoenix)”。在烈火煎熬与痛苦考验中,(温哥华)市中心东端真的会像凤凰一样获得新生吗?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osted on www.creaders.net: 2009-02-07 13:07:10
http://www.creaders.net/newsViewer.php?nid=377801&id=873386